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是想直接去外面?(H)

作者:卟善字数:3007更新时间:2023-11-16 14:23:41
  那铺满桌面的散乱长发,白皙额角向下流淌的汗珠,嫣红湿润的柔软嘴唇,还有这双因情欲而绯红上挑的眼尾。
  昔日犹如淡雅兰花的女人,在她指尖的撩拨下蜕变成为性感的罂粟,这种成就感令琅狰欲罢不能。
  “嗯哈~,主人~慢~慢一些,嗯~~”酸麻的腰肢有些要受不住这般猛烈的撞击,湛琉玖娇声娇气的求饶声更加惹人怜爱。
  手臂摆动的速度慢了下来,琅狰俯身舔咬着湛琉玖的腿侧在上面留下点点红痕,同时她的呼吸明显沉重了许多,压低着声线轻轻唤着她的名字:“……琉玖,你是我的。”
  犹如执念一般……
  “是~,哦哼~,我是主人的嗯啊~”湛琉玖不暇思索地就说出了取悦眼前人的话语,可琅狰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她看向湛琉玖的眼神偏执又疯狂,尽管这个女人的一切都尽在自己的掌中,可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还是弥漫在她的心头。
  “继续说,主人我喜欢听。”说着,琅狰突然兴致勃勃地抽出手指,改用指腹在阴唇上挑逗着湿漉漉的穴口。
  “呃~主人,不要拔出去嗯哈~”声音颤抖,还带着几分恳求,可偏偏琅狰不为所动。
  湛琉玖夹紧了肉穴,情不自禁地抬起了腰肢,穴口一张一合地凑上前想要去吞琅狰的手指,可这人却坏心眼地躲开她的示好。
  注射过荷尔蒙针剂的人,身体都会变的无比敏感且性欲颇深,这种感觉不会比毒瘾发作差到哪儿去。
  “嗯~,求你了~主人,哈啊~主人,请你来干我好不好~”余下的理智已经不足以支撑湛琉玖的意识,她急的泪花在眼里打转,抱着自己双腿的手臂也不知不觉放了下来,伸去抓住了琅狰的手腕,将她带着往自己的身下送去。
  “求求你了~唔~,我最爱主人了,请主人来用力的插我吧~。”
  泪眼婆娑的湛琉玖苦苦哀求,琅狰感到自己的脸颊有些炙热滚烫,但她还是没有急于去舒缓女人的不适,而是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打在湛琉玖湿热的阴户上,同时低声到:“我不是说了,手不可以放下来吗?”
  话落,又是一巴掌打在相同的位置。
  “呜~~嗯啊~~”肿胀的阴蒂轻轻抖动,湛琉玖呻吟着加紧双腿,可迫于琅狰夹在她的双腿间,这种反抗只是徒劳不说,还带着敏感的肉缝流出了更多黏腻湿滑。
  “不~不要,唔呼~。”一掌又一掌之下,那处娇嫩已经红的像是剔透的花朵,直到琅狰的手掌停止了拍抚,改为揉捻顶上的红果。
  “啊哈~~,到了~,主人~嗯呃~到了~~”已经忍耐到极限的湛琉玖怎么可能忍受的住这种刺激,在琅狰灵活的手指把玩下她撑不到数十秒就泄了身体。
  淡粉色的两片薄唇含不住涓涓细流,一张一合流在桌面上。湛琉玖大敞着双腿躺在桌上,眼神满足又飘忽不定地看着天花板,像是丢了魂一样。
  “呼~~,主人,主人……”
  湛琉玖的脑袋昏昏沉沉,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快记不起来了,口中却还在不停呢喃着这两个字,身体只能感觉到快要融化一般的舒爽欢愉。
  这样不可以……
  湛琉玖本能地觉得这种事情很危险,再这样下去,她真的快要在这场游戏中输的一败涂地了。
  不光是自己的身体,就连她的意识都快沉沦在这种情欲之中。
  “对了,我还有个礼物要送给你呢。”女人的声音在耳边忽远忽近。
  意识模糊不清间,湛琉玖似乎看到琅狰走到桌子对面,从下面的抽屉中拿出来了什么,伴随着她的动作,还传来了微弱的清脆铃声。
  “来,看看喜不喜欢。”
  直到这人把自己桌上扶起靠在她身上时,湛琉玖才看清琅狰手中拿着的东西。
  那是一个通常给大型犬类佩戴的红色项圈,看材料应该是皮制的,中间的位置镶嵌有一块银牌,上面刻着琅狰的名字不说,底部还带有一枚金色的铃铛,她刚刚听见的声音应该就是这东西发出来的。
  琅狰想把这种东西给自己戴上?这女人还真的想把自己当狗一样对待吗?
  “这个不行!”
  湛琉玖下意识地表现出抗拒的神情,身子在琅狰怀里用力挣扎起来,可相比琅狰的力量来说,她这点反抗不过是徒劳无功罢了。
  “乖,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定制的,你戴上应该会很好看。”琅狰云淡风轻的笑着,双手打开项圈的皮扣,而后轻轻拨开湛琉玖肩上的长发。
  红色的项圈束缚在那纤细白皙的脖颈上,琅狰垂头看着自己的手细细拨开卷入其中的发丝,最后扣上扣子,她的指尖停在那人柔软的肩膀良久,不舍挪开。
  “琅狰……你做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湛琉玖抬手勾住项圈的边缘,额边垂落下的碎发遮掩住了她的眼睛,令人看不清其中的情绪。
  琅狰没有回应她,只是她看不见的角度,挑起她一缕长发放在唇边轻吻。
  “我说过,要叫我主人的。”那人平缓的语调带着让人无法抵御的寒意,脖子上的项圈被这人用力拎起,下一秒湛琉玖便感到一阵窒息席卷了全身。
  “等,咳等等…!”
  “我只喜欢听话的狗,对于犯了错的狗来说,下场只有一个,知道吗。”琅狰的力气出奇的大,缺氧的感觉让湛琉玖的视线散乱,直到一片冰冷猛地贴在身上,让她猛然清醒了许多。
  此时的湛琉玖正贴在桌子后面的窗户前,外开的窗户微风吹拂很是舒爽,可对现在浑身赤裸的湛琉玖来说却带几分冷意。
  “这…这里…??”
  这个时间,外面的空地上有许多得到放风批准的囚犯,她们或远或近的分散在办公楼下,只要想抬头去看,就能看见楼上某扇窗户前赤裸着半个身子的人。
  “主人,能不能换一个位置,我……嗯~”话还没,雪白屁股就被身后这人重重拍了一下,同时一股拉力从脖子上传来,湛琉玖呜咽一声有些痛苦的皱起眉头。
  “好啊,那你是想直接去外面,让所有人看着你被我干吗?我不介意哦。”琅狰明明是笑着说这话的,可湛琉玖的却感觉到了这人绝对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求你了,至少别在这儿了……”看着下面匆匆走过的人们,湛琉玖除了感到难掩的羞耻,还有自尊的进一步破碎。
  她的恳求并没有琅狰改变主意,反正引起了琅狰的反感。
  “嘘,闭嘴,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别试图惹怒我。”琅狰说着,又是几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打的湛琉玖只能咬紧下唇闷声轻喘,她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这里距离楼下不是特别远,如果发出奇怪声音,那一定会吸引到别人的视线的。
  “唔~,呼嗯~~”
  湛琉玖眼中含着泪水,身体随着琅狰的抽打一动一动,臀部火辣辣的刺痛还伴随着阵阵酥麻。
  明明是很粗鲁的行为,可她的身体却隐隐的兴奋起来,私处不禁流淌出了更多的汁水,乳尖儿也更加硬挺起来。
  “唔~,主人请,请轻一点哈啊~~”理智率先一步失去了信号,湛琉玖色情地舔过嘴唇,目光逐渐沉沦。
  “还真是敏感啊,被打都能湿成这样?”琅狰贴近湛琉玖的后背,而后抓起那人脖子上的项圈向后拉过,女人白皙的脖子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
  “嗯~哈啊~~,主~主人。”
  微冷的嘴唇在这人的后肩上留下了一串红痕,琅狰从后向前握住了湛琉玖的胸部,手指收拢间也听见了这人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好舒服哦~~,主人,好哈~~”压抑的声音逐渐变大,又变为咬住嘴唇隐忍着声音,她仅剩的耻辱感还在苦苦挣扎。
  可琅狰知道这人的身体每一处弱点,只是手指轻轻肌肤就能感受到这人轻轻的颤栗,和绵长酥软的呻吟声。
  “呜~,主人~~”没有琅狰的手指插入,她简直就要疯了……
  “所以说,真不愧是我看中的母狗。”
  琅狰捏住湛琉玖的下巴,忍不住低声称赞,而后在这人卑微讨好张唇迎合下,俯身吻住了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