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被压在门上

作者:停车吃饭字数:2240更新时间:2023-09-17 16:09:47
  卧室内没有开大灯,只有床头亮着一盏小夜灯,沉宜屏住呼吸,脊背紧贴着门板不留一丝缝隙,陈鹤青靠得太近,将她完全圈在怀里动弹不得。
  她的体温还没降下来,此刻又有一个像火炉一样的热源笼罩着她,两人周围的空气仿佛被高温蒸腾到扭曲。
  沉宜抗拒地去推陈鹤青,奈何她手臂力量小,对方又人高马大的,她推到累了,陈鹤青还一动不动。
  “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不和他接吻,难道跟你亲?”沉宜甩了甩手腕,用力捶了一下陈鹤青的胸口,结果疼的还是自己:“这么硬干嘛,痛死了。”
  她这点力道对于陈鹤青来说不痛不痒,他握住她的手反扣在门上,掌心从下往上推开她攥成拳头的手指,然后十指相扣。
  他眼睑低垂,抬起她的下巴,眼睛里闪过薄薄的愠怒:“我倒是不知道你和他什么时候又这般恩爱了,记得不错的话,前两天我们刚好亲过。”
  “不记得。”
  “不记得也没有关系,现在我们来重温一下。”
  陈鹤青恶狠狠地吻上她的唇,风卷残云一般强势夺走她所有的氧气,唇舌博弈,一个猛烈进攻,一个毫无招架之力。
  沉宜不明白陈鹤青有什么好生气的,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她,牙齿磕碰到唇角,口腔里弥漫开淡淡的铁锈味。
  她扭头避开他的掠夺,他抬手摸了摸破皮的唇角,四目相对之下,房间里安静得可怕。
  沉宜咽了咽唾液,直视陈鹤青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点点他情绪波动的原因,一开口声音变得意外的沙哑:“陈鹤青,我会谨记自己在这场游戏里的身份,同时也请你不要忘记这场游戏因为什么开始。”
  我们彼此都不要越过最后那一道界线,保持现状,直到这个错误的游戏终结。
  你依旧是外人眼中洁身自好的陈鹤青,我还是和恋人相爱多年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沉宜,我们只在此刻相交、短暂的停留,最终奔向各自不同的结局。
  陈鹤青无法忽略心中的不快,大概是过往的人生经历都太过一帆风顺,只要他看上的目标,没有什么不能达成。
  阴谋也好,阳谋也罢,中间的过程再漂亮,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成功的点缀,锦上添花的东西。
  “我只是不喜欢别人和我玩游戏叁心二意。”
  沉宜抿着唇不说话,睡裙之下完全真空,她可以感觉到有什么液体从穴口分泌出来,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流。
  她不自在地夹紧双腿,想到刚刚自慰的时候性幻想对象还是陈鹤青,她的耳朵微微发烫,别扭地下达逐客令:“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麻烦你离开。”
  陈鹤青今晚留宿她家,那方胤博很大概率也是住在客房了,万一被方胤博发现陈鹤青在她房间里,她就是再巧言令色,方胤博就是再喜欢她都没用。
  谁能相信她和陈鹤青是没有关系,干干净净的。
  最糟糕的,这一切一定逃不过顾洁玲和沉昌明的法眼。
  沉宜的不自然被陈鹤青尽收眼底,视线落在她宽大的领口,白皙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胸口的布料贴着皮肤顺着身体曲线起伏,只有他知道这下面藏着怎样的美好风光。
  “这两天我不在,现在让我检查看看下面这张嘴有没有偷吃。”他说着,大手撩开她的裙摆,探进她的双腿间,湿透的小穴还在往外流着汁水,看样子是刚玩过没多久。
  他轻笑,手指毫不犹豫地插进穴口:“不乖,居然背着我自己玩。”
  沉宜心头一颤,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不是方胤博,万一他刚……”
  “是吗?”陈鹤青收起笑,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手指挤开软肉捅进更深处,整个人充满危险的气息:“激怒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贝贝。”
  这是陈鹤青第一次喊她的小名,不是在两人情浓意浓温存的时候,而是在她故意惹他生气的时候。
  她听过太多人说这两个字,可无一例外,从没有人在生她气的时候还这么叫,“沉宜”这个大名才应该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
  甬道内的手指增加到两根,沉宜全凭着背后木门的支撑,才不至于那么狼狈地摔倒。
  话已经说出口,断然没有再收回的道理,她懊悔自己控制不住的情绪让事态往更加糟糕的方向发展。
  可心中一点点积累起来的郁气即将到达阈值,急需一个发泄的途径。
  沉宜双手紧紧拽着陈鹤青的浴袍,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本来就有可能啊,他是我的男朋友……啊……”
  陈鹤青怒极反笑,俯下身子一口咬在沉宜的锁骨上,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
  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听自己女人嘴里一直提另个男人的名字,哪怕他们的关系仅仅是肉体上的来往。
  这无疑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
  “成年人要为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负责,希望你等会儿不会后悔。”
  “疼……”沉宜皱眉,一只手插进陈鹤青的头发,另一只手在男人的背上游移,疼痛带给她几分真实感,除此之外也让她内心的阴郁消解几分。
  这种自讨苦吃的行为,是她自己活该。
  手机屏幕亮起,在昏暗的房间内闪着幽幽的光,紧接着就响起铃声。
  沉宜有一种预感,打电话的人是方胤博。
  “让开,手机响了。”
  陈鹤青像是听不见一样,稳如泰山,将她牢牢困在原地,沉宜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他就立即欺上来堵住她的唇。
  手机没有响太久,不一会儿卧室内再度恢复安静,静到可以听见唇舌交战发出暧昧的水声。
  沉宜隐约听到开门声,紧接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心头一紧:“唔……等一下,好像有人过来了。”
  陈鹤青盯着沉宜惊慌失措的神情,手指拨开黏在她脸颊的发丝,沉着声音说道:“就这么怕被发现。”
  他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将她的一条腿抬高,挤进她的两腿间,火热的性器抵着她泛滥成灾的私处。
  “陈鹤青!你疯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