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νiPyZW.cOм 第四十一章兵临城下之后

νiPyZW.cOм 第四十一章兵临城下之后

    第二日,休息整顿过的埃里希便带着据说可以消除恶魔蛊惑的圣水,随同教廷派出的精英团队踏上了回程的路途。
    这浩浩荡荡的一队人虽然人多,但在多名牧师的辅助下却也行得快速且隐蔽,到格拉夫顿公爵收到消息,他们已经到达了主城的外围。
    凡娜莎从未见过父亲反常的样子,就在那个匆忙跑来传信的人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后,他便不发一言的紧锁着眉头走出了餐厅,随后便看到许多穿着盔甲的人在府邸频繁进出。
    “阿斯莫德,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感觉大家都很紧张的样子?”
    被阿斯莫德抱在腿上的凡娜莎看着窗户外匆忙来去的父亲的属臣们,觉得很不对头,生在还算平稳年代的她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
    “没什么,不要担心。”不过是一群蝼蚁寻上门送死罢了。
    一面由黑雾凝结成的镜子浮现在两人的眼前,镜中的画面便是此时城外的情景,一群身穿不同样式白衣的人立在城门外,队列的中间是凡娜莎熟悉万分的埃里希,虽然他这样愤恨的神态她从没有见过。
    她看到后排那几个穿着考究长袍的人衣服上绣着教廷的标记,有些吃惊,“他们是教廷的人,教廷的人来这里做什么?”
    突然赫伯特的身影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想到他之前做的事情,她担忧的看向阿斯莫德,“他们是冲着你来的吗?”
    阿斯莫德收紧圈着她的手臂,轻轻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把头抵在她的颈窝,“没事的,区区几个凡人伤不到我。”
    凡娜莎靠在他身上,纤巧的小手抓着他的手臂。虽然他这么说,但她还是止不住的要往坏处想,若是他们这次再拿出什么像上次那把匕首一样专门克制他的东西怎么办?
    察觉到她依旧不安,阿斯莫德挥散了那些雾气,紧贴她肩颈的唇细细密密的亲吻了起来。
    “乖,别再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可是……”
    凡娜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阿斯莫德霸道的封住了双唇,越来越激烈的吻让她的大脑渐渐停住了运作,除了迎合他外再无别的念想。本来只是被动承受的凡娜莎干脆转过身去勾着他的脖子,脸上担忧的神情也逐渐被娇羞所取代。
    “凡娜莎……你在做什么!”
    公爵夫人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如同一盆冷水浇下,瞬间熄灭了两人间愈演愈烈的小火苗。凡娜莎揪着阿斯莫德的衣襟不敢回头看一眼,生怕自己一转头就看到母亲失望或是愤怒的面容。
    格拉夫顿公爵在书房了来回踱步,教廷的大队人马来得悄无声息,把平日里疏于防备的他杀了个措手不及,因为不知其来意,他只能一面部署着城防,一面安排妻儿去往邻地暂避一下,即使有个万一,她们也能逃过一劫。只是不曾想妻子居然去而复返,身后还跟着低垂着头的女儿。
    “不是让你带着凡娜莎赶紧走吗?”
    “你那位法师朋友说不用了。”
    公爵十分不解看着自家夫人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提到阿斯莫德,“那是好事啊!夫人你是怎么了?”
    “这就要问我们的好女儿了。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公爵夫人深吸了一口气,扭过头看向无人的一侧,极力的克制内心的怒气。
    “我是真的爱他……”站在她身后被父亲注视的凡娜莎轻轻吐出这样一句话,让格拉夫顿公爵有些摸不着头脑。
    “凡娜莎,你已经有未婚夫了。”公爵夫人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重,“而且他还是你的老师。”
    “我会和埃里希说清楚的,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凡娜莎低着头,摆在裙子两侧的手死死揪着裙摆不放,她很惶恐,从被母亲看到她吻阿斯莫德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忐忑,一路上她都在设想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场面,她担心她和阿斯莫德在一起这件事无法被家人接受和认同。
    终于听出些门道的公爵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凡娜莎,他温顺听话的女儿难道是爱上了未婚夫以外的男人?等等,她的老师不就是……
    “凡娜莎你……”
    “我和阿斯莫德是真心相爱的。”
    看着她一脸的坚定不移,格拉夫顿公爵不知怎么突然就萌生了一个这样其实也不错的念头,毕竟阿斯莫德先生是那么的优秀,把女儿托付给他明显比埃里希那个混账来得可靠,想到埃里希他就忍耐不住心中的怒火,那个浑小子居然和教廷的人一起来他门前叫嚣,还说他被恶魔迷惑了心智,要他开门放那些人进来,真是昏了头了。
    “公爵大人……”
    一个慌张跑进门的卫兵打断了格拉夫顿公爵将要说出口的话,他惨白着脸,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来到公爵的面前。
    “外面、外面打起来了。”
    “打起来就打起来了,怎么跟见鬼了一样。”本就心情烦躁的公爵看那卫兵惊恐万状的样子就忍不住气血上涌,自己这方匆忙出战确实处于弱势,但也不至于一开始就溃败到让他这副鬼样子吧!
    “怪物……好多吃人的怪物。”他哆哆嗦嗦的描述着看到情景,“教廷那些人看到法师出现就开始动手,然后……地面就裂开了一条缝,底下爬出了好多可怕的怪物。”
    公爵匆忙跟着那个惊魂未定的卫兵走了,书房里就剩下凡娜莎和她的母亲。
    凡娜莎隐隐有些担心阿斯莫德,她好怕城堡那晚的场面会重现,她不想才和他在一起没多久就又要分开。母亲的目光不曾在她身上移开,这是她不用抬头都能够感受到的,她一面愧疚于让父母失望,一面又想要再争取一下,想着往日里和家人相处的点滴,泪水就盈满了眼眶。
    “母亲,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明知自己爱着他还答应埃里希的求婚,我会解除婚约的,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公爵夫人看着这个转眼已经这么大了的女儿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从小就宠着她疼着她,哪里让她受过一点儿委屈,她也是担心女儿在那些日子遭遇了什么,才提议要埃里希娶她,现在这一切反而成了让所有人都为难的事,从女儿的话语里不难听出他们早就相识,如果没有夹在其中的埃里希,看着倒也是难得相配的一对。
    心里想着“算了,让他们自己做打算”的公爵夫人拿出丝巾擦了擦凡娜莎脸上的泪水,叹了一口气,“和我说说他吧!”
    一时反应不过来的凡娜莎睁着水气弥漫的大眼睛望着母亲。
    “我总要知道我的女儿找了个什么样的男人来托付终身吧!他的来历,你们的相识,你父亲说的那些我不信。”
    听明白母亲话语含义的凡娜莎刚止住的眼泪又涌了出来,比起刚才哭得还要凶,“他是个对我很好很好的人……”
    ——————————————————
    大概就在下章完结吧,好纠结啊我好像要卡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