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νiPyZW.cOм 第四十章午夜长廊上的哭声

νiPyZW.cOм 第四十章午夜长廊上的哭声

    当天夜里,承受不住的埃里希找到多莉丝,向她询问杀死阿斯莫德的方法,给不出答案的多莉丝略有纠结的提出,或许他可以向教廷寻求帮助,毕竟他们的本职就与此相关。听从建议的埃里希立刻动身去往了教廷,连向公爵辞行都抛在了脑后。
    站在叁楼目送埃里希离开的多莉丝,转身去往了凡娜莎的房间,推开门走进去就见坐在床边的阿斯莫德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她静静看着他帮凡娜莎拢了拢被子,随后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神情是不可思议的温柔。
    “埃里希已经出发去往教廷了,他们的人一周内或许就能到。”
    被阿斯莫德带到房间外的多莉丝立在他身旁向他汇报着埃里希的行踪,站在窗前的阿斯莫德一脸漠然的听着,全然不负方才的柔情。
    “你就那么确定你要报复的对象会在那些人之中?”
    “教廷知道对手是您的话,必然会倾巢而出。”
    “好,那杀死了那些人,我们的契约就算履行完成了。”
    多莉丝看着他神情淡漠的转身往凡娜莎的房内走去,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您对凡娜莎是认真的吗?”
    停住脚步的阿斯莫德对她勾起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凭空出现的黑雾紧紧勒住多莉丝的脖子将她掐起,“这是轮得到你过问的事吗?”
    逐渐缺氧的多莉丝拉扯着脖子上的黑雾,原本白皙粉嫩的脸变得通红。
    “您……不能杀我的……”
    她摇晃着离地的双脚,奋力挣扎着,恶魔与人订立的契约中有不得伤害契约人的条文,否则将被立刻传送回地狱,这毫无威慑力的一条几乎是契约人最后的一重保障。
    “你以为单凭一纸契约你就能左右我,只要我想,没有什么不能的。”
    在多莉丝开始眼冒金星的时候,紧掐着她的黑雾散开了,跌在地上的多莉丝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敢往阿斯莫德的方向多看一眼,往日所见的温柔平和果然都只是针对凡娜莎一人的,阿斯蒙蒂斯到头来还是那个司掌淫欲的地狱主君。
    “从你将她带到我面前起,她便与你再无关系了,若你还想打她的主意,我会让你知道死亡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惊魂未定的多莉丝在地上坐了很久,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未留意,近来凡娜莎对她的冷淡也是显而易见的,大概她都知道了吧!自己杀死西维亚献祭,用她来引诱恶魔同自己订立契约,还要用她被奸污的场面羞辱埃里希的那些事情。
    她或许已经恨透了她,双目无神的多莉丝突然发出了像哭又是想笑的声音,在夜晚的走廊中回响着,有些瘆人。
    对凡娜莎她其实谈不上有多憎恨,也许都算不上讨厌,但是一想到曾经爱慕的埃里希因为她被人奸污就厌弃她,想要报复他的念头就一发不可收拾,既然他喜欢纯洁的女人,凡娜莎又是他的白月光,那她就要他亲眼目睹他纯洁的白月光被人玷污的景象,看着他所谓的未婚妻求着别人上她的样子。
    只不过终究是有些后悔的,在以前,她这个傻姐姐从来都不知道她的那些龌龊心思,永远都会把她当作最亲近的人推心置腹,现在则不会了,她会防备她,会尽量减少与她的接触,她最信任的人变成了恶魔阿斯蒙蒂斯。
    但至少那位魔王看起来对她还不错,多莉丝已经被泪水爬满的脸上笑容苦涩,也算是无意间促成了一件好事吧!
    另一边,骑着马一路狂奔的埃里希两日后便到了教廷的所在地,说明来意后,他被一个侍者带着在曲折的回廊绕了很久,最后到达一个极为庄严肃穆的殿堂,见到了那个轻易不露面的传闻中的先知。
    “关于魔王阿斯蒙蒂斯出现的人界的事情,我其实很早就知道了。”白衣的先知面无表情的看着风尘仆仆的埃里希。
    “他已经被送回到他来的地方了,这一点还请你不要担心,教廷会听从神的指引保护他的子民的。”
    “不可能,两天前的晚上他还坐在我的对面……”显然不相信先知说辞的埃里希情绪有些激动,他想走上前去,但被先知身旁的一个年轻人拦了下来。
    “那明明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若是他又出现了,我不会看不到……”
    先知的声音越来越低,埃里希看他一个人在那里念叨着些什么,原先淡定的神色变得很慌张。
    “不会的!不会的!你说你是从格拉夫顿公爵的领地来的?公爵家是不是还有位小姐?”
    埃里希看着先知在听到他的回答后,从慌张变成了绝望,他不知道他在绝望什么,难道偌大一个教廷都没有办法杀死一个恶魔吗?
    最后那位冷静下来的先知将他安排在了某一处房间,说要他稍作休整后再行启程回去格拉夫顿的领地,他们也正好趁这个时间调度人员与他一起前往。
    ———————————————————————
    要开始大结局倒计时了_(:з」∠)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