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νiPyZW.cOм 第十九章订婚宴插曲(触手

νiPyZW.cOм 第十九章订婚宴插曲(触手

    略显仓促的订婚晚宴如期举行,心怀愧疚的凡娜莎默默低着头全程都不敢去看埃里希,就怕看到他喜悦激动的样子,从而加深自己对他的负罪感。
    因为母亲与安德烈斯夫人是闺阁密友,凡娜莎在很小的时候就和埃里希认识,那时候,她、多莉丝和埃里希时常玩在一起,那时候的她总是喜欢缠着他叫哥哥,年纪稍长的埃里希一直如同兄长般照顾爱护着她们。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单纯的友情开始变异了。步入心理敏感的少女阶段之后,凡娜莎隐隐感觉到埃里希对她与对多莉丝的态度存在着细微的差别。说不清楚具体的表现,但她就是有这样的直觉,从他的眼神与肢体动作觉察出来。
    只是他不明说,她也就乐得装傻充愣,继续扮演一个毫无察觉的天真小女孩角色,开口拒绝的话,万一是她会错意,那岂不是让两人都尴尬,况且那时候的她也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对他只有兄妹的感情。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在她才想清楚自己喜欢谁之后,埃里希会以这样不容拒绝的方式来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莫非真如多莉丝所言,是她这次的失踪刺激到了他?
    站在埃里希身侧,陷入沉思的凡娜莎是经陪同在一旁的多莉丝提醒才一改先前的满面愁容,朝宾客们展露起笑颜的。只是面上虽然笑着,那笑意却怎么也达不到眼底,她听从了多莉丝的建议,决定一切都等阿斯莫德来了再从长计议,但他何时会来找她,她也不知道。
    埃里希当着众宾客的面掏出准备好的戒指朝她单膝跪下,抬起的手上一枚与她双眼同色的戒指在灯光照设下闪着美丽的光辉。
    凡娜莎犹豫着,置于两侧的手紧攥着裙,不知如何是好。本该留给这枚订婚戒指的左手中指被那枚星辰戒指所占据,她可以确定已经有些人注意到它了,在听到几个人的窃窃私语之后。而现在,只要她抬起手,在场的所有人都会看到,并且绝不会认为那是埃里希所赠。
    埃里希早前便发现她总是看着手上这个戒指发呆,本以为不论有多喜欢,在今天这种场合她必定是会把它摘下的,却不想它还是在它原来在的位置,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同时,他也责备自己今天太过激动,从而一直没有注意到她的手,若他早些提醒她,此时两人也不会如此尴尬的被众人注视。他如何猜想的到,不是凡娜莎不愿意把它摘下来,而是它根本摘不下来。
    原本充斥着交谈声的宴客厅已经悄然无声,被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的凡娜莎盯着那枚戒指不知所措。
    也就在此时,一条带着温润粘液的湿滑软物在她裙内顺着她的小腿蜿蜒而上,这有些熟悉的触感让她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惊得她大脑一片空白,随后本能的夹紧双腿阻碍它的前进。
    许久得不到回应的埃里希用眼神撇了撇她的右手,示意她可以换一只手来戴这枚戒指,但显然注意被转移到别处的凡娜莎并没有接到他的提示。
    在她腿上攀爬的滑腻触手并不会因为她夹紧了腿就知难而退,反而是越挫越勇般的向上蠕动着,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宾客注视的羞耻心让她对腿上酥麻的触感越发的敏感起来,它一寸寸的挤入她的大腿之间,分泌出的粘液沾湿了她的双腿内侧,它不顾她的阻挠隔着她的底裤轻蹭着她的花穴。
    “凡娜莎。”见她恍若出神一般,身旁的多莉丝轻声唤起了她的名。
    瞬间恢复意识的凡娜莎慌张中带着羞赧,饱含歉意的看向埃里希,才注意到他暗示自己伸出右手。
    那枚与她双眸同色的戒指套上她的右手中指后,四周响起掌声,几个和他们比较熟的年轻人高呼着“亲一个”之类的话。
    就在埃里希将脸贴近她时,那在她腿间肆虐的触手拨开她的底裤,幻化成舌形的触手轻舔着她逐渐湿濡起来的花穴,在微有鼓胀趋势的花核处轻轻顶弄着,惹来她身体的轻颤。身体的兴奋和心理的慌乱交织着,她紧咬着唇,深怕自己一个不留心就呻吟出声。
    而这一举动对与即将吻她的埃里希来说自然意味不同,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落寞,原本应该落在唇上的吻改换在了额头上。
    底下响起了几声嘘声,但很快就都平息了,宾客们继续着方才未完的话题,宴客厅又变回原先有些热闹的场面。
    一直在一边的公爵夫人像是发现了凡娜莎此时的异状,上前询问。在凡娜莎解释自己是有些气闷才导致的脸红发热后,她建议她离席去休息。这才让凡娜莎如释重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