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番外篇?圣剑士与牧师2

番外篇?圣剑士与牧师2

    随行的勇士们虽有此次任务必将艰险的认知,但却未曾想到,先知口中的邪恶生灵竟是位列地狱七君之一的阿斯蒙蒂斯,原先昂扬起的斗志有些消散。
    “神会与你我同在的。”觉察到同伴变化的莫伊拉迫使自己从震惊中平静下来,用最具感染力的语调念着祷词,试图重整士气。
    “哟,刚才没看清,原来还有一个小姑娘。”
    被站在包围圈之中的莫伊拉吸引到注意的阿斯莫德往她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刚要嘲讽教会无人可用,派了个未成年的女孩出来,赫伯特就提剑朝他挥了过去。
    镀着铭文的剑身在月光下反着光,随着他的挥动形成一道道的残影。
    赫伯特作为一名出类拔萃的剑士,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这一招招行云流水般的剑法把阿斯莫德逼得节节后退。
    同行的勇士们见自己的首领完全压制着局势,纷纷拿着武器冲上前来,先前的恐惧虽还有些残留在心中,但早已不复那时完全丧失斗志的情形。
    然而赫伯特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挥剑之中越发的心惊起来,在他看来避无可避的剑锋总是那么巧合的与眼前这个人擦肩而过,表面上看,像是他将他逼得一路后退,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完全是被他牵引着在做无用功。
    数十位勇士蜂拥而上,有的从侧面夹击,有的绕至阿斯莫德的身后进攻,场面变得混乱起来。
    一直在闪避的阿斯莫德终于停止了你追我赶的戏码,带着一丝轻蔑的笑意,抬手拂去赫伯特手中的剑,镌刻着光明与荣耀的长剑直直插入到离他几米远的石壁中,暴露在外的剑身还在轻微晃动着。
    突然丢失手中圣剑的赫伯特僵在原地不得动弹。方才的他只意识到自己是被压制的一方,而现在的他则明白自己这一方或许根本没有赢的可能,在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面前。
    原本朝着阿斯莫德去的勇士们,此时像是迷失在自己的世界中一般,对着空气奋力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有的显得游刃有余,有的则是十分吃力。
    “连手里的剑都握不住了吗?圣、剑、士。”
    他清晰的咬着每一个字眼,一字一句都在践踏他往日的光辉及尊严。
    “我差点忘了,你现在不止不能动,连话也不能说。”
    而就在此时,几个光球越过赫伯特朝阿斯莫德飞了过来,他操控黑雾将其击飞之时,一个泛着荧光的法阵在他的脚边形成,将他禁锢在其中。
    站在不远处的莫伊拉紧闭双眼,两手置于胸前,口中念念有词。
    本想要走近赫伯特的阿斯莫德站在圈内不得前行,一直投注在赫伯特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到这个从一开始他就轻视的牧师身上。
    “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比这些所谓的剑士勇者有意思多了。”
    说着他还笑着看了一眼维持着挥剑姿势的赫伯特。
    “不过,你不会以为只要把我困在这里就能阻止我了吧!”
    说话间,弥散在周围的黑雾就积聚成一条条绳索向莫伊拉袭去,还没等她做出应对,便被这猝不及防的一招捆缚住手脚。
    “教会的牧师。”他暗暗低喃着,眼中闪过的是不屑。
    在一旁同空气战斗的勇士都停了下来,丢下手中的武器,绕过阿斯莫德与赫伯特,往莫伊拉的方向走去。
    被缚住手脚的莫伊拉念着唤醒神识的咒语,期望可以解除同伴身上来自于恶魔的催眠,但不知为何,往常百试百灵的咒语起不到一丝作用。
    片刻之后,传来了她的尖叫与衣物撕裂的声音。
    仅能以眼神传达情绪的赫伯特,愤恨的盯着身前这个好整以暇,仿佛在看一场闹剧的男人。
    在这恶魔的操控下,昔日的同伴正奸淫着他温柔可人的恋人,他则立于此地被迫听着她哭喊尖叫而无能为力。
    “这种单方强迫的性事真是无趣。”阿斯莫德不以为意的对上赫伯特几乎可以杀死他的眼神,轻笑,“想知道一个牧师能浪到什么程度吗?”
    无视赫伯特凶狠的目光,阿斯莫德把视线转回到他的身后。没过多久,女人的呻吟声便伴着男人的喘气,此起彼伏的从他后方传来。
    这一场煎熬维持了多久?似乎是从傍晚天微暗之时一直到第二日的清晨。身后再无声响传来,困着阿斯莫德的法阵也已经消失不见,一切都结束了,连同他们的生命。
    阿斯莫德解开赫伯特身上的咒语后,原先威风凛凛的圣剑士此时便如同丢了灵魂一般的跪倒在地,落下泪来。
    ————————————————————
    原本想写肉的,可是这种没感情的强奸戏写来真是有点难以接受t^t
    如果有情感基础在,那倒也不失为一种情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