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番外篇?圣剑士与牧师1

番外篇?圣剑士与牧师1

    赫伯特是教会下属的一名杰出剑士,能力卓着又平易近人,深受教皇城周边民众的欢迎。
    这一日,刚完成击杀深渊魔兽的他还来不及整顿数日便收到了一份意想不到的邀请,来自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先知。
    教会的这位先知是一个极为神秘的人物,从不曾在世人面前露过脸,若不是作为教会下属最得力的剑士,赫伯特也不会听闻到关于他的事迹。亦如他的身份,他所具有的能力便是预见灾祸与不祥,依据他的指示,教会已经多次在事态还未蔓延到为人所知的境地便将其扼杀。
    来人引领着他,走进接连打开的教廷大门,穿过错综复杂的曲折回廊,步入到一个鲜有人至的地方,绣有金色教会标志的纯白色垂幔悬挂在四周的墙壁上,穹顶之上绘着一幅幅精美的壁画,不似主殿的恢弘大气但有它独有的庄严肃穆。
    那位身着白衣的先知就立于神像之下,仅一个背影便给予赫伯特神圣不可侵犯之感。
    他告诉他,在半年后的北方某地将有不祥之事发生,不属于人世的种族将为祸一方,而他,是阻止这一切的关键。
    那灾祸是什么,他说他看不到,他只能感觉到那是一种来自地底深处,带着浓郁邪恶气息的生灵,比往常预见到的任何一次都要更为棘手的存在。
    但不用担心,他说,他预见到了结局,只需要赫伯特将一把特殊的匕首刺入它的胸膛,它就会被送回到它的所来之地,而恰巧他手上就有那把匕首。
    自此,赫伯特上路了,揣着那把先知给他的匕首,率领教会为他召集的勇士,带上负责祝福与医治的牧师。
    随行的牧师是个叫莫伊拉的娃娃脸姑娘,先知告诉他,那是除了大牧师之外最优秀的牧师,可以帮他引领方向,辨别出目标的所在,虽然她看起来年纪小,但实力是不容置疑的,这一点在行路的过程中也得到了印证。
    和一般的游侠传记一样,英勇的战士与相伴左右的佳人之间产生了超脱于友情之上的别样感情。相携相伴半年之久,赫伯特和莫伊拉确定了恋人的关系,两人约定,在完成此次任务后便回去结婚,未来在他们的展望中似乎一片光明。
    直到预言中的那一日来临。往日里无往不胜的赫伯特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轻易就败了,还败得那般惨烈。
    他们一队人在莫伊拉的带领下踏入了施瓦茨侯爵的封地,那时距离预言所述之时还剩半天。
    赫伯特让勇士们留在郊外等候指令,由他和莫伊拉先进城一探虚实。
    他不知道莫伊拉是凭什么来指引方向的,她就和周边来来往往的普通民众一样,拉着他行走在街道上,即使是遇到岔路口也没有停下思索的过程,仿佛对这里已经熟门熟路了。若非半年来形成的信任,她这样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人怀疑她作为一个指路人的专业性。
    两人在城中兜兜转转好一会儿,最终停在一座华丽的宅邸门前。
    “是这里?”赫伯特感到十分意外,这种出乎意料是在莫伊拉提出进城之时就产生了的,他难以想象在城中的繁华地段出现来自地狱的魔物会造成如何大的混乱和伤亡。
    “还没有到时间,但我可以确定,就是从这里出现的。”莫伊拉也说不清楚她这确定是从何而来的,大概是作为神职人员对邪恶事物的直觉。
    “我方才听闻这是施瓦茨侯爵的府邸。他可是从来不买教会的帐的,若真是在这里,要进去恐怕得费些功夫。”赫伯特望着那紧闭的大门,皱起了眉头。
    “我们会遇上它,但不是在这里。”
    莫伊拉闭上双眼,摇了摇头,缓缓吐出这样一句话。
    “先知刚刚告诉我,我们很快就会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山脚下遇见它。”
    “山?这附近除了我们来时经过的那座山,就再没有别的山了。”
    “那应该就是那里了。”
    赫伯特带着他的人马驻守在山脚之下,莫伊拉默默念诵着恢复人精力的咒语,帮他们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着先知口中极为棘手的灾祸出现。先知预言它降世的时间已经经过,应该过不了多久它就会来到这个地方的。
    “来了。”
    原本坐在一边巨石上的莫伊拉突然站了起来,赫伯特和其余的勇士也都纷纷提高了警惕,背靠着将她围在中间。
    周边弥漫起诡异的黑色雾气,逐渐形成一个模糊的人影。
    “我竟不知,教会派了这么多人来迎接我。”一个低沉的带着嘲讽语气的男声从黑雾之中传了出来。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赫伯特抽出长剑指着逐步向他们靠近的人形黑雾。
    但那黑雾不但没有止步,反而冲向他的剑尖,撞上了他。分散的雾气轻而易举的冲开他们的队列。
    “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一个穿着繁复黑袍的秀美男人从散开的雾气后款款步出。
    “阿斯蒙蒂斯就是我。”
    他将大部分人惊恐的神色收入眼底,勾起的嘴角笑得诡异。
    ———————————————————
    最近每天都忙着各种面试……如果哪天断更了,那可能就是我既没存稿也没时间码字的情况_:3」_虽然目前还没有到这个程度,但还是有必要先说在前面的,那样就只能周末写一点,肯定不会像现在更得那么频繁了,我希望自己不坑,毕竟我脑子里的ply还有好多啊!未婚夫还没被nr怎么能行\\
    赫伯特这个番外是我一直想写的,这个孩子在我的设定里就是个苦命的娃,不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的那种,就是苦命。对,我要洗白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