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第十七章寸步难行的煎熬(蛇身play)

第十七章寸步难行的煎熬(蛇身play)

    身心都得到巨大满足的凡娜莎像一只餍足的猫,微微眯着眼,趴在他的肩头,任由他托着她的臀,穿过层层纱幔,去往另一侧的寝殿之中。抵在花穴深处,未见疲软的肉棒随着他的动作轻微抖动,周身的肉刺刮蹭着她的肉壁,让她浑身酥软。
    柔若无骨的身躯一接触到丝滑微凉的被面就整个松懈下来,松开紧缠在阿斯莫德腰上的双腿,深深陷进那软被之中。
    滞留体内的肉棒随着她的这一动作撤离出来,涌出的热液随即打湿了她身下的被子,留下一摊水渍。
    阿斯莫德撑起上半身低头望着身下娇艳如花的凡娜莎,稍有平息的欲望再次席卷而来。
    那根一直在股沟游走的肉棒替代之前那根堵进了凡娜莎微张着小口吐露白液的花穴之中,来不及涌出的花液精水又被推了回去。
    “嗯……阿斯莫德……”她睁着迷离的眼看向那张惑人的脸,软软糯糯的嗓音在他插入的同时,轻呼着他的名,说不尽的柔情万千。
    阿斯莫德的手扶上她的后颈,再度吻上那张近在咫尺的已有些发红的小嘴,激烈的亲吻间不住的发出啧啧的水声。
    进入花穴的肉棒并没有急不可待的抽插起来,倒是一反常态的在其中打起圈来,肉刺摩擦的触感更为明显的刺激着凡娜莎,才从高潮的收缩中脱离不久的小穴再一次吸紧那能给她带来欢愉的火热巨物。
    “放松一点,这样不行。”
    阿斯莫德的手爱抚过凡娜莎的脸颊,轻揉几下她的酥胸后,来到两人相接的地方。
    细腻的指尖在她被撑到没有一丝缝隙的花穴口抚摸着,沾取了足够的水液之后,推挤进了花穴之中。
    “嗯……”分不清欢欣还是痛苦的呻吟从凡娜莎的口中漫出,满是疑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她,努力保持清醒,睁大双眼看着他。
    “别夹那么紧。”
    他的声音里有满满的压抑,探入花穴的手指不似往常般进进出出,反倒像是撕扯般横向扩张起小穴。
    花穴中的肉棒研磨着她的花心肉壁,带动穴外布满软刺的肉棒摩擦着肿胀不堪的花核,已添作两指的手扣弄着穴口的褶皱,都是轻微的举动却让凡娜莎产生了强烈的快感,敏感的肉壁不由自主的蠕动着,噬咬着做乱的入侵者。
    “不行了……”
    她紧攥着身下的被子,双眼有些放空的望着头顶的床帐,涌出的热流仍被堵在花穴的深处不得去,火热的肉棒在收紧的花穴中更显粗大,把它撑得满满当当。
    被她死死咬住的阿斯莫德轻吟一声,有些费力的抽出其中的手指,盯着快速闭拢的花穴口,略显无奈的摇了下头,静候这一波高潮过去。
    待到花穴有了些许松动之后,他拔出停驻在其中的肉棒。随着啵的一声,混杂着白液的潮水便溢了出来。
    疲累的凡娜莎无力的大张着双腿仰在床上,仅剩一丝意识的她隐隐约约间觉察到花穴处又被火热的巨物抵上,轻擦着,异于之前的感受。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她惊呼出声,更甚于初次被粗大触手刺入的撕裂感从下体传来,把她涣散的意识瞬间凝聚起来。
    “混蛋!”猜测到身上这男人做了什么的凡娜莎气恼的锤了一下床,用她觉得最为凶狠的眼神瞪着他。
    此时的阿斯莫德也并没有好受到哪里去,只容纳他一根巨物的花穴尚且紧致得让他抽不开身,何况现在他将两根齐齐插了进去。撑到极致的穴口泛着微红,任意一个细小动作都会惹来她隐含痛苦的呼声。
    怕继续弄疼她的阿斯莫德不敢再有任何动作,甚至有些懊悔于自己的太过心急,急于想要她完整的容纳下自己。凡娜莎则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竭尽全力的放松着自己,希望可以缓解下身传来的疼痛感。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的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好一会儿。
    阿斯莫德爱怜的吻上她的眼角,舔去颤颤巍巍的泪珠,埋首在她颈间。
    “对不起。”
    低沉暗哑喘着气的男声在凡娜莎的耳边响起,惹来她一声饱含无奈的叹息,随即便有一双纤巧的小手环上他线条完美的后腰,轻轻掐了一下。
    “我好痛,你不准动。”她喃喃出声,在他点头应答之后便闭上了双眼。
    过了片刻,粗长有力的蛇尾缠上凡娜莎伸直的双腿,鳞片摩擦带来的酥麻感让她渐渐收紧环在他腰上的双手,不住的在他背上小幅度的抚摸起来。
    只不过下体传来的饱胀感还是没有让她放松警惕,“你答应了不动的。”
    “我不动。”他揉着她的发,在她耳边轻喘着气。
    这低沉性感的声线仿佛有魔力般让她还在隐隐作痛的花穴泛起一股水来。
    他真的如他承诺的那般将两根烫人的肉棒埋在凡娜莎花穴之中没有抽动,只是那抖动的频率和兴奋搔着花壁的软刺还是给凡娜莎带来了不小的刺激。
    “嗯……你说了不动的。”一股酥麻的痒意从花心传来,即便依旧是痛,但止不住的春水还是潺潺的流了出来。
    “我没有动啊。”
    凡娜莎不想再和他争辩了,相较于讨论动与不动的问题,她显然更在意那已开始在花穴中浇灌热液的巨物何时可以停下来。
    一波一波滚烫的精液不间断的喷射着,蛇尾和他灵活的双手抚弄着她各处敏感地带,将她又送上了几次巅峰。
    不知道他还要射多久的凡娜莎再坚持不住席卷而来的困意,在小腹满涨的快感中陷入了沉睡,她怎么知道在原身状态下的阿斯莫德是可以如蛇类一般交姌的,这种将生殖器刺入配偶体内就可以长时间射精获得快感的方式,正好可以运用到眼下的困窘之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