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第十二章再见只为下次再见

第十二章再见只为下次再见

    眼前绝美的男人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顶,笑得和煦。
    “你可以先给家里写封信,就说要在朋友家住一段时间。”
    这始料不及的话语让凡娜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眨着她带着水汽的大眼,呆愣愣的立在哪儿。
    似是被她的表情逗乐了的阿斯莫德轻笑两声扯了扯她的脸颊,“你不是说怕他们担心吗?”
    凡娜莎这才回想起自己胡编的理由,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他,明明已经看穿她来见他的目的了不是吗?现在又是哪一出?
    忍着双腿的酸软走在回房路上的凡娜莎轻抚着左手的戒指,思维发散着,他这莫非是看她表现好,所以奖赏她?不曾期待能与外界取得联系的她在相信了这一消息后确实是惊喜的,转而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堕落了,居然会因为奸淫者的一个小小恩赐就大喜过望。
    明明前一刻还想着要捅死他,下一刻就沉沦进他带给她的快感之中,她真的是没救了。再这样下去,指不定哪一天她就会自发的攀爬在他身上祈求他的给予,这可如何是好!
    凡娜莎忧心忡忡地回到房里,还没把思绪收回来,就见赫伯特一脸气愤又带着鄙夷的从衣帽间走了出来。
    他瞪着凡娜莎不说话,眼里的火光似是要将她焚烧殆尽。
    “你……怎么了?”一时摸不到头绪的凡娜莎看向他的眼中带着几分不解,自己没有惹到他吧!明明几小时前还好好的。
    他凶神恶煞的一步步向凡娜莎靠近着,被他神情惊吓到的凡娜莎不由自主的向后退着,直至跌坐到床上。
    “这么迫不及待的往床上跑?怎么,那个恶魔没有把你喂饱吗?”
    凡娜莎紧咬着牙,盯着这个几乎已经变得陌生,或者说是从来都不曾真正认识的金发青年,危险的气息让她恐慌,撑在床上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相比于阿斯莫德给她的印象,此时正向她逼近的赫伯特反倒更像是那可怖的恶魔形象。
    “你不要再过来了!”强装镇定的凡娜莎声音颤抖着,迅速瞥眼看了下周围,没发现任何可以用来自卫的防具,她顿感绝望。
    “射进去的精液都流出来了还装什么烈女!”他嘲讽的看着凡娜莎因在床上后退已从裙底探出的双腿,内侧还粘着些许白液。
    他拽住她的脚腕将她拖到身前,双膝死死固定住她仍在挣扎不停的腿,一手扯开她衣物的前襟。
    凡娜莎本能的伸手挡在胸前,屈辱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搞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好好的圣剑士会变成这个样子!
    跪在她身上的人还在撕扯她的衣物,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再一次逆来顺受?不!不可以!她说不清楚理由,但直觉告诉她就是不行。
    而与此同时,在城堡的另一边。
    “主人!这样下去真的可以吗?凡娜莎小姐她……”
    西维亚站在阿斯莫德身旁,一脸担忧的看着悬浮在空中雾气环绕的镜面,里面正是凡娜莎房中的情景。西维亚不记得在变成死灵留在阿斯莫德身边之前的事情,但总是隐隐觉得这个叫凡娜莎的公爵小姐和她生前有着什么联系,再加上几日相处下来,两人亲近了不少,所以看着这样的场面难免为她担心起来。
    “我的人也是他能碰的?”阿斯莫德阴沉的吐出这样一句话,看向镜中赫伯特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只是若不给她个教训,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人心的险恶。”挥手驱散凝聚成镜的黑雾,他转身出了这个房间。
    另一边,决心要反抗到底的凡娜莎用着平生最大的力气推拒着身上死掐着她脖子的男人,虽然没什么成效,但至少不能放弃不是吗?
    也就是在推搡间,她想起了近在眼前的匕首,拔出刺入推开,一气呵成。
    原本还在撕扯凌虐她的人,此时侧趴在床尾一动不动,不知他是死是活的凡娜莎也不敢往前一探虚实,反而退到床头,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膝,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阿斯莫德步入这件房时所见的便是这样的场景,衣不蔽体的凡娜莎缩在床头,发丝凌乱的脑袋埋在已被掐起红痕的双臂间,微微抖动的双肩昭示着她正在啜泣的状态,不用抬头也能想象此刻可怜巴巴的模样。
    起初因为在她身上立下契约而不甚担心的阿斯莫德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被揪了一下,即使明知她没有被实质侵犯,但就算是被这样伤到,他都恨不得将那人丢入到地狱最底层的寒潭之中,这种愤怒的情绪来的莫名,仿佛是一瞬间被萨麦尔附体了一般。
    靠近床边不轻不响的脚步声惊得凡娜莎立刻抬起了头,见来人是阿斯莫德,便立马扑了过去,抱住他的腰放声哭了起来。在她的潜意识里,似乎已经认同了眼前这个人是不会伤害她的,是温柔体贴的,是会对她好的。
    阿斯莫德挥手帮她换了衣裙后便任她抱着,心中无比懊悔没有早些赶过来,或是一早就将赫伯特此人斩草除根,本计划着催眠他这样一个活人来照看凡娜莎的起居,却不想他居然能够清醒过来,看来教会还没有堕落到一无是处的地步。不过都是这样品性的人,神还会眷顾他们多久呢!
    专注的轻柔抚摸着靠在他身前的小脑袋,突然,他的手一滞。
    随即传来一声赫伯特煎熬的闷哼。
    被带着浓重血腥气的温热液体浸湿半边脸的凡娜莎抬起泪眼婆娑的双眸向上看去,那把原先扎在赫伯特身上的匕首从背后穿透了阿斯莫德的胸口,露出花纹繁复的尖端,黑色法师袍紧紧贴在他的身上。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凡娜莎的脑中一片空白,伸出右手触碰到那湿透的布料,手指便染上了不同于人的近乎黑色的血液。
    阿斯莫德缓缓抬手覆上她的脸,“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说再见了。”他说。
    周边环境已经开始变化,华丽精致的装饰逐渐被残破的景象所取代,不过那些她都看不见,她的眼中仅剩下那张美仑美奂的脸,只有那一对深不见底的黑眸。
    “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已经身处在全然陌生的破败城堡里的凡娜莎似乎听见了这样一句话,又似乎那只是从残砖破瓦间传来的风声,她吃不准。
    眼前再没有那个会不顾她意愿用触手侵犯她的大魔王了,这几日的遭遇真的如她所期待的一般将被尘封起来,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啊!可为什么她觉得心口那么堵呢?那个会亲昵摸着她头,怜爱轻吻她颈侧的阿斯莫德也不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