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第十一章刺杀不成反被俘(窗前play)

第十一章刺杀不成反被俘(窗前play)

    男人细腻柔软的唇贴上凡娜莎的玉颈,轻吻两下后,用濡湿的舌头上上下下的打着圈,难耐的痒意让她几次侧头想要避开他,却终究被他的唇舌追了上来。
    嘬吸耳垂的声音不绝于耳,凡娜莎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他舌头舔舐的动作,本就面红耳赤的她如今更觉耳朵隐隐发烫。
    此时的凡娜莎十分矛盾,她不能否认阿斯莫德能在身体上带给她极致的欢愉,他了解她的敏感之处,懂的她的渴望,可以让她轻而易举的沉沦,但那对她来说是不对的,在她从小接受的教育里,在社会的评价里,这些都是不被允许,是肮脏丑恶需要杜绝的,她的理智不停的告诉她要拒绝他的诱惑。
    理智稍占上风的凡娜莎刚要推拒他,原本压住她左手的手顺着她的手臂轻抚了下去,可以感觉他划过匕首所在之处的凡娜莎一动不敢动,本因情欲染红的双颊瞬间面如死灰。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阿斯莫德隔着衣袖在她前臂内侧来回抚摸了几遍后,便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将手移回了她的腰侧,连掀开她的袖子一看究竟都没有。
    他是要等脱下她衣裙之后,看她百口莫辩吗?凡娜莎惶恐不安的猜测着。本想着先将匕首解下藏起来的,谁知居然一直都没有这个机会,现在被人赃俱获了。
    阿斯莫德隔着布料轻抚着她,手指划过处像是点了火一般,紧张非常的她一直屏息等待着他褪下她衣物后的震怒,也是因为这样,身上的触感就更加明显的传递到她的脑中。
    胸口的蝴蝶结被解开,交叉在前胸的绑带被缓缓抽离,松散开的衣襟下是暗藏在胸衣里的波涛汹涌。
    两只白净修长的手拢上丰盈饱满的酥胸,不轻不重的推揉着,直到白嫩嫩的肌肤上泛出淡淡红痕。
    阿斯莫德将凡娜莎大开的领子向后扯去,露出优雅如天鹅般的后颈线条与圆润的肩头,毫不迟疑的吻了上去。
    闭眼静候宣判的凡娜莎越发的敏感,身后男人如何吻她的后颈肩头,角度如何力度如何,柔软又有力的舌头如何在她背脊处游走,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留在她身上带着他身体余温的津液逐渐冷却的过程。
    胸前的双手此时已经解开捆绑式的胸衣,完整的贴合在她的双乳上,一遍用掌心轻推乳肉,一遍搓弄着已有挺立趋势的小红豆。
    酥麻感从胸前传到全身,本已经毫无血色的脸重新染上红晕,隐藏在长裙下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并拢轻擦起来,底裤上明显的湿意让她更添几分羞赧。
    凡娜莎觉得她已经无可救药了,只要阿斯莫德触碰自己,她所有抵抗拒绝的意识都会逐渐消散掉,顺从他顺从自己的本能占据了她全部的神识,这种感觉和之前一心想要取悦他时明显的受控感不同,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他能力中的一种,还是她天生淫荡禁不起一丝一毫的挑逗。
    觉察到她动作的阿斯莫德眼中盈满了笑意,越发动情的舔吻着她。胸前的一只手划过她的腹部,探向她的裙底,隔着已被水液浸透的底裤摩挲着她花穴的细缝。
    “嗯……”
    凡娜莎咬着唇情不自禁的轻哼出声,两条细致光滑的腿交叠在一起,不知是在阻拦阿斯莫德的侵犯,还是在寻求更深的慰藉。
    在外逗弄许久的纤指顺着底裤边滑入到泉涌不止的泛滥之地,刮蹭起娇嫩细腻的花穴口。
    “嗯……”
    随着手指的插入,凡娜莎下意识的绞紧花径,轻浅抽插的麻痒让她软了身子,半靠在身后的阿斯莫德身上。
    几番搅弄后,阿斯莫德抽出布满水光的中指,将沾染上的水液涂抹到凡娜莎的唇上。
    另一只手也放开坚硬傲立的红豆,转而撩起了凡娜莎的裙摆,搁在她的腰上,指尖擦过后腰上烙刻不久的倒五芒星,顺着股沟一路向下滑去。
    手撑着窗子的凡娜莎随着他的动作前倾着身子,浑圆的臀部微微向后挺翘起。站在她身后的阿斯莫德细致的抚摸着两瓣娇臀,时儿惹来她不经意间的轻蹭。
    他撩开长袍下摆,将蓄势勃发的欲望从裤中掏出,隔着凡娜莎的底裤磨蹭着。
    瘙痒难耐的凡娜莎摩擦着大腿内侧,不时轻吟出声含蓄的邀请着他。
    见时机差不多的阿斯莫德拨开沾湿的底裤,将硕大的顶端挤入到她的花穴之中,就着涌出的春潮一插到底。
    “啊嗯……”
    突如其来的满足感让凡娜莎喟叹,更是自觉的俯下身,抬高诱人的臀。
    “有时候衣衫半解更让人性致高涨,你说是不是?”
    被花径肉壁紧紧咬着的阿斯莫德享受的闭上眼,双手扶在凡娜莎的腰侧,挺动起来。
    “嗯……”
    双手撑在窗上的凡娜莎,随着他的动作晃动着身体,垂下的巨乳不停前后荡漾着。
    “嗯嗯……啊……啊……”止不住的呻吟从她半咬着唇的口中泄出。
    身后耕耘的粗大肉棒碾压过她体内的每一处褶皱,一次次的退出进入将她的空虚消磨殆尽。
    “嗯嗯嗯……”她仰着头沉醉的感受着身体上的极致快感,她此刻真是爱惨身后这个男人了。
    “想不想我再用力一点?”染上几分情欲味道,变得沙哑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凡娜莎未经思索一个略带娇媚的“想”字就脱口而出。
    站在身后的阿斯莫德随即将巨物抽出她的体内,然后狠狠撞入,硕大的顶端直接顶入了她宫口,引来她的一声惊呼。还没待她缓过神来,那巨物便开始大力的撞击起来,整根抽离,全根刺入。
    “啊啊啊啊……阿斯莫德……嗯……啊……”灭顶的快感让她眼前一白,激烈的摇晃起她的脑袋,眼角挂着的泪水都被抖落下来。
    “呃……”一瞬间收缩到极致的花径牢牢包裹住肉茎,让阿斯莫德既舒爽又煎熬。
    不愿忍耐的他不顾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凡娜莎,抓着她的腰疯狂抽插起来,阴囊拍打的“啪啪”声和水液摩擦带出的“噗叽”声绵绵不绝。
    “啊……啊……嗯……啊啊啊……”
    伴随着滚烫热液的注入,凡娜莎再次攀上了高峰。
    还在浅浅抽插延长射精快感的阿斯莫德紧贴上她的后背,深深嗅着她的发香。
    等两人都平歇下来后,凡娜莎红着脸推了推他还环在她腰上的手,轻声问着,“你……能不能……先出来啊?”
    她能感觉到在她问完之后,嵌在她体内未见有半分疲软的巨物颤抖了两下,被缓缓抽出。
    趴在她背上的阿斯莫德起身扶起弯着腰的她,将她按在窗上,凡娜莎的双乳紧紧贴合着冰凉的玻璃,突然的刺激让她浑身一个激灵。
    在她毫无准备之时,才退出去的火热巨物又深深顶入她紧致的花穴中,继续方才发狂般的进出,射进的精液在抽插的过程中被带出体外,一部分随着身体的晃动滴落到地面上,一部分湿湿嗒嗒的粘在花穴和巨物的交接之处。
    “啊……啊……啊……”
    压在玻璃上的白嫩双乳随着身后的撞击被推挤得变形,凡娜莎潮红的小脸被身后的阿斯莫德向后侧掰去,红艳的樱唇被含在他的口中,灵活的舌头当即探了进来,勾缠着她的舌交换着彼此的津液。
    “唔唔唔……
    另一波高潮来临之时被堵住嘴的凡娜莎只得用闷哼来分摊强烈的刺激。
    已经瘫软在玻璃上的她在经受近百次的抽插后,终于再次被浇灌进滚烫的白色精液,小腹被注满的幸福感,让她止不住的颤抖着。
    等好不容易平息之后,她才想到自己今晚的大任,那已经不知被她忘到哪里去的刺杀大计,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一旦到他要对她做什么时,她哪里还有理智去想别的事情,况且大概早就已经被发现了,所以是为了不让矛盾升级才故意没脱她的衣服?她看着自己左边的袖子,无奈的撇了撇嘴。
    在整理完自己的衣物转过身,凡娜莎才发现阿斯莫德除了衣物下摆上的褶皱,沾染上的点点白液和有些许凌乱的黑长发,几乎找不到其他欢爱后的凌乱痕迹。他是就这么衣衫完整的和自己疯狂了半夜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