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νiPyZω.cOм 第十章星光闪耀在你指尖

νiPyZω.cOм 第十章星光闪耀在你指尖

    凡娜莎站在窗前凝重的翻看着那把反射着皎洁月光的匕首,赫伯特的话还萦绕在她耳边。
    “只有送他回地狱,你才能避免沦为恶魔娼妇的结局不是吗?”
    她多了几分蠢蠢欲动,只要捅他一刀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那些屈辱的过往都将被掩埋起来,没有人知道她遭遇过什么,她也不会再记起自己差点就在恶魔的温柔中沉溺的不堪。
    提出要见他是在两日后的晚上,凡娜莎特意挑选了一件宽大袖口的裙装,将那把匕首绑在手臂内侧。恢复了日常状态的赫伯特,带着她穿行在像是没有尽头的奢华走廊里。
    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管家,凡娜莎真的很难把他和那个情绪激动的圣剑士联系在一起,也不知该感叹他的演技实在太好还是他现在又处于被催眠的状态。
    赫伯特将她带到一扇闭合的双开门前,轻敲三声后,门开了一条缝。
    “大人就在里面,格拉夫顿小姐请进吧!”他微微弯下腰,抬手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
    看着一片漆黑的门缝,凡娜莎有些忐忑的望向他。
    赫伯特轻微的点了一下头。
    凡娜莎闭眼深吸一口气,在内心提醒自己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后,上前推开那扇门。入眼的是几扇巨大的,高耸到天花板的拱型落地窗,窗外的星空在没有灯光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明亮,浩瀚无垠。
    一时惊叹于眼前美景的凡娜莎在听到身后的关门声时,猛然惊醒。下意识的转身开门想要离开这里却发现门把手根本转不动。她绝望的靠在门上,借着窗外透入的星光搜寻起应该出现在这房内的人,只是目光所及之处并不见他的身影。
    她从靠着的门上起身,缓步走向落地窗。或许在那扇门的旁边还有别的门通向其他房间,她这样想着。
    只是在她还没来得及转身之时,一双有力的手臂环上了她的腰,把本就战战兢兢的她吓得一抖,右手不自觉的伸进左边袖口,附在匕首上。
    腰上的手臂逐渐收紧,来人的胸膛已经完全贴上她的后背,带着体温的鼻息喷洒在她耳后,惹来一阵酥痒。
    “阿斯莫德?”凡娜莎试探性的问着,即使她觉得应该百分百是他了。
    “是我。”近在咫尺的慵懒男声传入耳中,原本紧绷的神经在这短短两字的回答中自然而然的松懈下来,这是凡娜莎所没有注意到的。她用手推了推腰上的桎梏,见纹丝不动后便不再纠结于此。
    “听说你想要见我?”
    阿斯莫德将下巴搁在凡娜莎肩头,说话间吐出的气息拂在她右颈侧。
    “是的。”凡娜莎尽力忽略他刻意的挑逗,将头向左边侧了侧,“从姨妈家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再不回去,我家里人该担心了。”她找了一个来见他的理由,虽然在说出这个理由时,她也觉得很傻很天真。
    “所以呢?”
    从没有期待他会因为这样的理由放自己回去的凡娜莎不再说话了,本来她来找他的目的就不在于此。只是要想出其不意的将一把匕首刺入魔王的胸口,这还真是一件让她无从下手的事情。赫伯特说,等他对她做点什么时,她就趁机下手。所以她在等。
    身后男人的手顺着她的腹部线条爱抚着,很快袭上了她的胸乳,纤长白皙的手覆在她的双乳上缓缓揉捏着。这异样的触感让凡娜莎瞬间僵住身体,想要把他捅个对穿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埋在她颈窝的阿斯莫德轻轻笑了起来,“生气了?”
    类似情人间呢喃的语调让凡娜莎的心不由自主的一颤,但很快她就迫使自己平静下来,不要受到恶魔的蛊惑。
    “你看那是什么?”阿斯莫德抬起线条优美的手,指向窗外夜幕中的一颗星,见她不理会也不气恼,右手恋恋不舍的从她的胸乳移到她的下巴,将她的头微微转向左边。
    那是在这片星空中最闪亮的一颗,将周围的星星都衬得暗淡无光。
    阿斯莫德收回左手覆上凡娜莎紧揪裙不放的柔荑,带它来到他方才所指之处,闪耀的星随着手移动的轨迹,覆盖在纤指之下。
    在捆绑着匕首的左臂跟着他的动作抬起时,凡娜莎的心几乎已经悬到嗓子眼,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手臂,生怕一个不慎,袖子滑落之后会露出那把用于行刺的凶器。还好他是将她的手覆在窗上,在接触到玻璃的下一秒,凡娜莎立马将有滑落趋势的袖管死死压在手腕之下。
    危机暂时解除后的凡娜莎,将注意力放到正被他压在窗上的左手上,纳闷他要做什么的凡娜莎突然睁大了双眼,对应着那颗星的位置,她中指的末端,此时正套着一枚极为精美的戒指,散发着星辰般的光芒,而原来该在那处的璀璨星星,此时已经隐没在夜空中。
    “喜欢吗?”低沉的声音轻挠着她的耳朵,将她的注意力从手上移开。第一次被异性送戒指,还是以这样形式进行的凡娜莎,虽很不想承认,但心里又惊又喜的情绪还是没能克制住,不自觉点头的动作又引来了身后低沉悦耳的笑声,让她瞬间羞红了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