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第一章遇到一个诱拐姑娘的法师(触手play)

第一章遇到一个诱拐姑娘的法师(触手play)

    不要轻信陌生人!格拉夫顿公爵家的大小姐凡娜莎最后悔的事情莫过于没有遵循这一点,以至于上了眼前这个笑得一脸温润的男人的当。
    事情的起源要从半个月前讲起,在外路遇拦路鬼的凡娜莎被声称途经该地的儒雅大法师阿斯莫德救下,一出活生生英雄救美的戏码让终日浸淫于浪漫爱情故事的公爵小姐瞬间沦陷,在几番忽悠下,稀里糊涂的被拐回了法师的城堡之中。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开始颠覆凡娜莎的三观了。
    那一晚,睡梦中的凡娜莎是被腰间那温润的湿滑感惊醒的,那种像是有什么软体动物缠绕着她蠕动的触感,吓得她顿时屏住呼吸,想要掀开被子又怕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就在她犹豫的片刻,同样的感觉延绵到了她的双脚,或者说是又有湿滑粘腻的东西缠上了她的双脚,并沿着她的小腿内侧不断往上行进,惊得她立马夹紧双腿,再不顾其他,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入眼的是粗细不均的暗红色触手。
    “啊啊啊啊!”一声凄厉的尖叫从凡娜莎的口中传出,本能的想要翻身下床却受制于身上捆缚的触手而无能为力。
    伸手推拒着在自己腰上肆虐甚至已经爬上胸部的触手,但除了沾染一手粘液外,起不到一丝作用,并且很快,她的双手也被从床下爬上的触手缠住,捆绑在头顶。
    此时,她才注意到,在这张四柱床所在的地面有一个发着紫色微光的魔法阵,而那些让人恶心的,分泌着腥臭粘液的触手正是从那里爬出来的。
    奋力挣扎却做无用功的凡娜莎无力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望着深蓝色的床幔,她并不相信声嘶力竭的求救可以唤来城堡主人好心的解救,倒不如省下这个力气。
    越来越多的触手袭上她的身体,原本就轻薄的白色睡裙已经被粘液浸透到透明,湿答答的附在她的身上,不用脱下都可以清楚看到底下盘根错节的管状软物正在扭动着。
    就在凡娜莎绝望的闭上眼后,一条两指粗细的触手沿着她的脖颈缓缓爬上她的脸颊,她侧头避开,却未躲过,湿滑的触手擦过她紧闭的双眼,挺巧的鼻头,在两瓣樱唇上摩挲着,将粘稠的分泌物像唇彩一样涂抹在上面。
    身体上的侵犯仍在继续,双腿已经被两条手腕粗细的触手强制拉开固定,另有细小的触须上下轻扫着她的小腿,两条手指粗的触手往来于膝盖内侧与大腿根部之间,缓慢摩擦着白嫩细腻的肌肤,不曾有过的酥麻感让凡娜莎轻哼出声,下意识的想要合拢双腿,不过无甚效果。
    纠缠在上半身的触手嫌睡裙碍事已将它撕扯开,一条触须在小巧的肚脐周围打着圈,似是在将那附近残留的粘液涂抹均匀,再往上,则有两条较粗的触手由外向内轻柔推挤着凡娜莎的双乳,就像一双大手揉捏乳肉一般,再有两条细小的触须轻抚粉色的乳晕,时不时轻触一下已经挺立起的殷红乳头。
    “嗯……”凡娜莎扭动身体却避不开这让人着魔的触碰,大脑排斥厌恶着这些湿滑腥臭的触手,身体却因它们的爱抚不受控制的做出一些让人羞耻的反应。
    原本描摹着她唇形的触手就着嘴唇上滑腻的粘液轻而易举的钻入她的口中,顶开她的牙齿,咬不断的柔韧触手变化成舌头的形状扫过她的上颚,勾引挑逗着她小舌,带着腥味的粘液与她的津液混合,舌尖尝到了淡淡的咸味。
    抚摸乳头的两根触须此时已经变粗,顶端张着两个小口,含住凡娜莎的乳晕,吸吮着坚硬的乳头,像是要吸出奶水一般。
    “啊……”强烈的刺激让凡娜莎呻吟出声,来不及吞咽的粘液、津液混合物沿着她的嘴角溢出,沾湿了她的长发和枕头。
    她知道这一晚有些事情注定没有办法避免了,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这些触手征服了,心理的抵触也在那轻柔到近乎怜惜的轻触下一点点的消亡。
    她感觉自己的内裤已经湿透,有一条较粗的触手正隔着它抚摸自己的私处,它沿着小穴中间的缝隙上下滑动着,时而向内顶弄一下,引来她的一声娇哼,另有一条触手则在花核上打圈揉弄着,使得一波又一波的淫水像溃堤一般倾泄,仅通过外部的接触就让她到达了人生的第一个高潮。
    凡娜莎一脸潮红,平躺的身子不自觉的拱起,仰起的头深深埋在柔软的枕头里,被触手搅着的口中发出了似痛苦又似欢愉的尖叫声,眼角止不住流下泪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