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高辣文 > 大炎驸马 > 第25章 故事与肉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
    街道上,行人渐多,桥上也变的热闹起来。
    河中的画舫,亮起了灯笼,上面影影绰绰,身姿曼妙。
    “好了,子君姑娘,今天就到这儿吧。”
    卫言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停下了故事。,
    而执笔誊写的刘子君,却依旧精神振奋,整个心思都陷入那精彩绝伦的故事之中。
    “卫公子,那石猴可求得长生?”
    刘子君忍不住问道。
    卫言并未回答,而是笑道:“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哪怕他知道故事的结局,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长生?
    虚无缥缈,压根就没有。
    即便有,也不是人间可得。
    刘子君放下笔,看向他的目光满是敬佩,道:“这故事,当真是精彩绝伦,恐怕只有卫公子这样的人,才能想得出来吧。”
    卫言笑道:“我是哪样的人?”
    刘子君眨了眨眼睛,忽地俏皮一笑,道:“上得了殿堂,下得了厨房,在女孩子面前口无遮拦,心中想着认识人家,却又不好开口,只得调侃人家让人家记住的坏蛋。”
    “咳咳。”
    卫言老脸微红。
    他真是这样的人吗?他怎么不知道?
    刘子君忽然道:“她叫洛冰灵,是我姐姐,今年十六岁,暂无喜欢之人。”
    卫言一愣,告诉这些干嘛?
    跟他有关系吗?有关系吗?有关系吗?
    “姐姐?”
    既是姐姐,为何像是护卫一般呢?
    卫言心头疑惑,却并没有多问,起身对她那少女拱手道:“见过洛姑娘。”
    洛冰灵冷着脸,并未看他一眼。
    刘子君低下头,看向了自己记录的那些文字,过了一会儿,方抬起头来道:“卫公子,希望……我可以听完这个故事。”
    卫言愣了一下,正要说话时,敲门声响起,随即,房门打开,刘婵端着两个盘子进来。
    盘子里,颤颤巍巍地堆满了颜色红亮撒着绿色葱花的红烧肉。
    “该吃饭了哦。”
    刘婵看了他一眼,笑着把两盘红烧肉放在了刘子君的面前。
    “好香!”
    刘子君目光一亮,立刻拿起筷子,尝了一块,满脸幸福地道:“嗯……好吃!”
    刘婵笑道:“好吃就多吃点。”
    刘子君又夹了一块,站起身,递到了身后少女的嘴边,道:“冰灵,吃。”
    洛冰灵没有立刻张嘴,冷着脸,看了卫言一眼。
    卫言很识相地告辞,离开了房间。
    画儿立刻迎了上来,手里端着一盘红烧肉,小嘴上沾着汁液,开心地道:“公子,太好吃了!”
    卫言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好吃就好多吃点,吃多了好长的胖胖的。”
    画儿脸上的开心笑容,顿时一滞。
    卫言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看着下面的画舫,听着里面传来的琴声,隐约可见几道窈窕的身影。
    “啪!”
    不远处靠窗的位置,几名书生模样的青年,满脸气愤地拍着桌子。
    “这一碟肉只有五块,竟然敢卖五两银子!一块肉一两银子,你们怎么不去抢!”
    “黑店!本公子要告官!”
    店小二弓着身子,满脸赔笑地解释道:“各位客官,这红烧肉是我店新上的菜品,制作特殊,需要很长时间,还需要许多珍贵的调料,而且味道非常美妙,大家可以先尝尝。”
    “尝个屁!端走端走!几块猪肉而已,竟然敢卖这么贵!真当我们是冤大头?”
    “咱们即便有钱,也不绝吃这骗人的垃圾!”
    店小二一脸为难道:“客人,本店规定,菜上了,便不能退了。实在抱歉。”
    那五名青年一听,顿时大怒,立刻站起来,卷起了袖子,看起来准备揍人。
    店小二正要叫人时,卫言突然开口道:“小二,端过来给我,那五两银子一碟菜,并不是每个人都吃得起的。”
    店小二愣了一下,正要伸手去端起那碟肉时,其中一名青年突然拦住了他,看着卫言冷笑道:“区区五两银子,你当咱们付不起?咱们只是看不惯这奸商行为,想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卫言笑了笑,道:“既然各位出不起这个钱,那么这钱,本公子出了。小二,端过来吧。”
    另一名青年顿时大怒:“你小子耳朵聋了?咱们什么时候说出不起这个钱了?”
    卫言没有理睬他,继续对那店小二道:“端过来,一两银子一块肉,这可不是普通的穷书生吃得起的。”
    旁边的花儿端着一大盘红烧肉,一边吃,一边点头道:“嗯,只有咱家公子才吃得起呢。”
    那五名青年顿时又羞又怒,立刻一起拦住了店小二。
    虽然意识到这小子在用激将法,却个个拉不下脸来被人嘲笑穷。
    “区区五两银子,本公子吃一次又如何!吃了再告官!”
    那名说告官的青年,立刻拿起筷子,直接从碟子里夹了一块肉,放进了嘴里,挑衅地看着卫言,仿佛在说,别以为就只有你吃得起!
    谁知,那肉刚一入口,他便突然愣住。
    随即,他放慢了咀嚼的速度,脸色渐渐变化,目光也渐渐睁大。
    “崔兄,味道如何?”
    另一名青年见此,连忙问道。
    其他青年的目光,都看了过去。
    “味道……”
    那吃肉青年呆滞了一会儿,方快速咀嚼,一口吞了下去,又夹起一块放进了嘴里,含糊不清地道:“一般般。”
    说着,又夹起第三块。
    一般般你一直吃?
    其他人愣了一下,其中两人反应最快,立刻拿起筷子,各夹了一块,顿时香甜扑鼻,令人精神一震。
    两人连忙放进嘴里,瞬间睁大眼睛,越咀嚼越震惊,几乎舍不得吞咽下去。
    “草!这味道……”
    其中一人一口吞了下去,看着空空的碟子,竟爆了粗口:“太他娘的好吃了!”
    “再来一碟!”
    “再来一碟!快!”
    三名吃肉青年,立刻又对店小二喊道。
    另外两名没有吃到的青年,脸色的表情,则变得极为精彩,也连忙对店小二道:“再来两碟!”
    店小二嘴角一翘,心头得意,脸上却歉意道:“各位公子,实在抱歉,这道菜,今晚就只有五碟,一桌一碟,不能多上。”
    那三名口齿香甜意犹未尽的青年顿时怒道:“什么意思?怕我们给不起钱?快快上来,给你十两银子一碟!快去!”
    另外两名没吃到肉的青年,满脸愕然,真有那么好吃?十两银子五块肉?
    店小二依旧满脸歉意道:“实在抱歉。”
    与此同时。
    包厢中。
    那两盘放在桌上的红烧肉,已经被吃了个精光。
    三名女孩的小嘴上,都沾着鲜亮的汁液。
    刘婵一边翻看着刘子君记录的故事,一边擦着嘴赞叹道:“没想到那小子厨艺无双,这故事,竟也写的如此精彩!”
    刘子君点头道:“卫公子的想法,当真是天马行空,怪诞新奇,竟能写出这样奇妙的故事。”
    刘婵抬头看着她道:“子君,我发现,你今日好像好多了。”
    刘子君笑道:“嗯,这要多谢卫公子了,吃了他做的菜,感觉身体好多了,听了他的故事和笑话,心情也好多了。”
    “笑话?”
    刘婵目光一亮。
    不多时,包厢里突然传来了刘婵肆无忌惮地大笑声,和故意用嘴巴发出的“噗噗”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