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未来得及细看,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李晋身前的落地窗玻璃上砸出了豆大的雨点。
    雨点很快汇聚成条条水渍,蜿蜒而下。
    一场大暴雨,说来就来。
    此时李晋的电脑发出收到邮件的提示声。
    紧接着打印机开始自动打印文件资料。
    李晋抬手从打印机上接过赵婉君传来的那两个临时玩家资料,大略一看,眉梢上挑。
    这两个人,一个来自粤省,一个来自桂省。
    一个地方富,一个地方彪。
    同样都是李晋没接触过的人,但来历,可一点都不小,也难怪能入赵婉君的法眼。
    浅海市国际机场。
    大雨滂沱,虽然能见度极差,但并没有影响飞机的降落。
    飞机下面,停机坪上早就有一群人打着伞在等候。
    “请问是杜先生么?”
    刘君走上前去,对着眼前的男人问候道。
    男人面容平凡长相一般,但眉眼之间却有一股子豪迈和大气,让人一看便感觉这人好像是混江湖的,并不好惹。
    杜生展颜一笑,把手中的公文包递给跟随的属下,说道:“我是,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李先生身边的刘君吧。”
    刘君笑了笑,移过伞遮住杜生头顶的天空,说道:“我是,没想到杜先生能知道我。”
    “现在谁不知道晋晴李先生,而对我来说,既然想要和李先生合作,那么李先生身边重要的人自然是要有个了解的,我知道,你是李先生最信任的人之一。”
    刘君含蓄地说道:“只是李先生厚爱罢了。”
    “杜先生,李先生吩咐,外面雨大,接到杜先生之后尽快回去。”刘君说道。
    杜生点点头,说道:“听说桂省的莫胤也来了?”
    “莫先生的飞机早您20分钟到达,他现在应该已经在和李先生说话了。”刘君微笑道。
    “好,那么我们也快走吧。”杜生点点头,说道。
    对于杜生这位建国之前的洪门大佬,李晋给予了足够多的尊重。
    不但让刘君亲自迎接,还准备了一整列车队接送。
    杜生看到眼前的车队,玩味地说道:“李先生可真给我面子。”
    刘君打开车门邀请杜生上车,同时说道:“出门之前,李先生吩咐过,说杜生不同一般人,是杜老爷子的子孙后代,杜老爷子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面对日寇不曾低头,是我华夏民族在那个最困难年代的脊梁之一。”
    “整个青社更是在杜老先生的带领下,为抗战做出了巨大贡献和努力,这一切,但凡有良知的人都应该铭记在心。”
    不管李晋这番话的意欲何为,杜生的的确确感受到了被尊重的暖流,他点点头,轻声说道:“李先生能有今时今日,的确是有原因的。”
    杜生上车之后,大雨瓢泼之下,车队缓缓行驶,离开了浅海国际机场,朝着南临江方向行驶而去。
    而此刻,在李晋的家里,李晋正和一名微胖的男人谈笑风生。
    这个微胖男人,是这一次通过赵婉君的关系联系上来的二人之一。
    不管是杜生还是莫胤,其实都属于国内低调豪门的代表之一。
    杜生就不用说了,他爷爷就是杜老先生,杜老爷子。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绝代枭雄。
    而眼前这位莫胤,同样是大有来历。
    按照赵婉君给的资料,莫胤是莫家第四代,整个莫家从祖上开始扎根在桂省,最衰弱的时候没有失去过对桂省的影响力,而最强盛的时候也没走出过桂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