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至少要米国官方放弃对古歌公司的针对,这是我的底线。”李晋抛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李庭筠皱眉说道:“古歌公司?我没听说过。”
    “但既然只是一家公司的针对,我可以为你解决。”
    “你说了三个条件,现在可以谈谈你能给我带来什么了?”
    李晋笑了笑,说道:“后续,我的每个行动计划和步骤,都会通过李宋词的渠道送到李氏家族手中。”
    “马上,我会成为米国最痛恨的人之一,因为我会把米国打得足够疼,而能预先知道我这样一个人的每一步行动计划,对于李家主来说,想要操作点什么得到好处,简直就是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吧?”
    李庭筠深深地看了李晋一眼,说道:“这一次交谈,让我很庆幸当初让宋词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让李晋有些疑惑。
    “她没和你提过?”
    李庭筠是什么人,拔一根头发丝下来都是空心的千年狐狸,从李晋极其细微的表情就看出了一些东西。
    “提什么?”李晋下意识地感觉到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信息量太少,他不知道李宋词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你以为李氏家族是开善堂的?帮你做那么多事情,耗费的资源,即便是我这个家主都不可能轻易动用家族资源,李宋词只不过是我的女儿,她凭什么能随意帮你那么多?”
    李庭筠脸上浮现一抹怒气,冷声说道:“我想她会找个合适的时间告诉你的,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吧,我期待你的好消息。”
    话说完,视频也结束。
    李晋皱着眉头,虽然关键的问题解决了,他成功地拉拢到了北美李氏家族,可却带来了一个更大的困惑。
    李宋词到底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看来李宋词每一次动用家族的力量帮自己,都是建立在一个对李庭筠或者说对李氏家族的承诺上的。
    这个承诺必然和自己有关。
    但,是什么?
    正思考的李晋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一跳。
    一看来电号码,李晋无奈地接通说道:“赵大小姐,我现在很忙,没空跟你贫嘴。”
    “李晋,你这渣男,见我没利用价值了就把我抛弃了是吧?以前你要用到我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态度!”
    李晋一头黑线。
    “说得好像每次都是白干一样。”
    电话那头赵婉君沉默了一下。
    然后猛地意识过来自己说的话很有歧义的李晋也沉默了下来。
    这尼玛可太尴尬了。
    “有两个人,各花了500万让我做说客,他们也想参与进来玩一把,其实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只不过就这两个勉强够资格。”
    “他们晚上就到浅海,见不见你看着办吧,我会把信息发你邮箱。”
    赵婉君用极快的语速说完,啪的一声直接撩了电话。
    李晋苦笑,他倒不是在意赵婉君说的这两个人,能联系上赵婉君,并且还让赵婉君看得上眼拉这条线的人,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肯定是够资格上牌桌的。
    现在李晋对援手那是来者不拒,不管对方怀揣着什么目的,李晋都能笑纳了。
    他真正无奈的是,天知道赵婉君会不会因为自己刚才的无心之言而记恨上。
    在几个女人夹缝中间艰难求生这么久,李晋最大的经验就是千万不能和女人讲道理。
    因为压根就没道理可讲。
    才挂掉电话没多久,窗外传来轰隆一声炸响。
    李晋起身走到窗边,此刻明明是中午,正是一天之中阳光浓烈的时候,可天色却阴暗昏沉,阴云密布,看起来如同傍晚六七点的光景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