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6章
    清歌与童宝携手并肩了一段苦难的岁月,对于童宝的大爱无疆,济世为怀,清歌心存敬仰。
    他并非单纯的少年,他的脑海里储存着许多灰色的记忆,所以他对人性的了解,多数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可是童宝不一样,她虽然年少,柔弱苍老的身躯却包裹着一颗坚韧倔强的心。面对恩师的临死托付,童宝不畏敌人的追杀,穿越跋涉一座座山峰,来到神域。
    面对那些贫穷的病人,童宝可以不计较利益。无私奉献出她的精湛技术,甚至不求回报的施舍药草给病人们。
    所以,当战夙问他是医者还是毒着时,其实清歌知道,这是战夙对他的灵魂拷问,战夙想知道的,是清歌是正是邪。
    这个答案,清歌不好回答。
    因为他曾经是穷凶极恶之辈,杀伐果断,嗜血为生。可是和童宝在一起后,他却摒弃杀戮,开始济世救人。
    清歌在片刻的思索后,给了战夙肯定的回答。
    他懂毒,却也行医。
    犹如他此刻的心境,平静的游离在正邪边缘。他渴望有人救赎她,可又矛盾的想着回到过去,把那些恩怨情仇全部了结。
    战夙笑了笑,将一只手伸出手来,道:“有劳了。”
    清歌微怔,战夙对他的信任,让他有些意外。
    他听闻战家的男人都是腹黑的乌贼,战寒爵看到他第一眼,就觉察出他的不寻常身份,所以再三试探他。
    而寒宝,借机挑战他,却用的是寒宝自创的招式,招招狠毒阴辣,为的恐怕也是逼出他的本来面目。
    想到寒宝,清歌就不得不惊叹于那孩子的武学天份。因为清歌在寒宝的年纪,远不如寒宝那样的优秀卓绝。
    而战夙,却莫名的信任他......
    战家三个男人对他的态度,战爷的质疑,寒宝的敌对,战夙的友好,竟然让清歌不知如何应对。
    清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他学着童宝的模样,为战夙把脉。然后故作深沉道:“此毒有解。只是眼下我的药草不够,你们稍等,我得去为你们采把药草。”
    说完,清歌就往童宝的藏身之处走来。
    “婆婆,中毒者嘴唇发黑,全身无力。脉象浅浮,跳动无力,与先前我们在毒婆婆那里中的毒很是相似。”清歌汇报道。
    童宝就焦灼起来:“这可就麻烦了。”
    清歌明知故问:“哪里麻烦了?”
    童宝道:“此毒,得利用针灸之术。”
    童宝不想出去面对叶枫,目光瞄在清歌身上。
    清歌道:“你可别打我的主意。这针灸可不是闹着玩的,针错地方会要人命的。”
    童宝便不知所措起来。
    清歌道:“婆婆,他们可都是你的亲朋好友。你必然舍不得他们出事吧。依我看,不如你亲自为他们解毒。”
    童宝急得团团转:“其他人倒无所谓,只是我的大哥战夙,他是个人精。我怕他认出我。”
    清歌道:“他跟你爹地,谁聪明?”
    童宝道:“恐怕是各有千秋。”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