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高辣文 > 镇守府求生指北 > 第四百七十七章 试衣
    胜利号手掌按在胸口上,胸口起伏,她在深呼吸。
    “里昂你说什么。”胜利号问,“你再说一遍,提督去哪里了。”
    你是要当一辈子懦夫,还是要当英雄!哪怕只有几分钟。胜利号不想借坡下驴,她想到了瑞鹤,不想做瑞鹤,瑞鹤有一个就够了。
    “走了,黎塞留带走了。”里昂好像根本没有看到胜利号不断起伏的胸口,黑云压城,暴风雨在酝酿当中,“有什么问题吗?”
    胜利号张张嘴,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好像突然刮起大风,大风吹散乌云,天空重新放晴。
    “你和提督有约吗?”里昂问。
    “没有。”胜利号回答。
    “那不就得了。”里昂把大包小包放在柜台上面,“承惠一共……”
    “你刚刚说多少钱。”胜利号问,正是因为听得很清楚,所以觉得没有听清楚。
    里昂重新报了一遍价格,解释道:“你要知道我们这里的东西比较贵……而你要了好几套衣服,还有首饰……美发钱不收你的,但是这些衣服我们也是从外面订做回来的,尤其是那些首饰,你知道钻石价格吧,价格不便宜。”
    胜利号看着那些放在柜台上面的大包小包,借着镜子打量着穿在身上的衣服,她是一个老富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这个时候退好不好,沉默了好久,说道:“五折。”
    里昂看了胜利号一眼,看到胜利号心虚,说道:“不想要就不要吧,没有关系的。”
    “八折好了。”胜利号说。
    “你以为我们店是街边那些小店啊。”
    “九折。”胜利号喊。
    “抱歉……我能够理解胜利号作为风帆战列舰从来没有出击,没有出击也就没有奖金,拿死工资没有钱……”里昂安慰说,“事实上我也一样,根本舍不得买自己的卖的衣服首饰,真的有点贵……没问题的,不想逞强。”
    “好吧、好吧……”胜利号最要面子了。
    胜利号已经无心计较提督跑到哪里去了的事情。那些衣服、裤子再贵也不算什么,那些首饰真的让人感觉有些压力……其实也不算什么啦,远远不到付不起的程度,甚至有压力的程度,只是想一下平时一整年也花不掉那么多钱,委实有点心痛了。
    里昂笑眯眯,难得的大单了。
    却说苏夏被黎塞留拉到美发店里面。
    “提督不觉得头发有些长了吗?”黎塞留说。
    苏夏看着明亮的镜子里面的自己,摸摸头发,说道:“我感觉还好吧。”
    苏夏想了想,歪歪头扯了扯头发说道:“好像确实有点长了。”
    “提督相信黎塞留吗?”黎塞留问。
    “那当然了……我永远相信黎塞留。”苏夏坐到美发椅上面,“那就麻烦黎塞留了……打薄剪短。”
    “提督那么喜欢打薄剪短吗。”黎塞留看了眼坐在美发椅上面的苏夏。
    “也不是喜欢吧,主要是嫌麻烦。”苏夏说,“我也想过换一个发型的,专门上网查了一下什么脸型适合什么发型,最后搞了半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脸,长脸、鹅蛋脸还是方形脸,不过可以肯定不是圆脸就是了。”
    黎塞留伸手放到苏夏的脸上,把他的头扳向她,手始终不愿意离开,说道:“提督的脸型应该属于……总之提督放心交给我吧,我保证给提督一个帅帅的发型。”
    “嗯。”
    苏夏安静地坐在美发椅上,以便黎塞留帮他修剪头发。
    那是十分钟以后的事情,里昂过来了。
    虽然头发修剪当中不能转头,不过可以借着镜子看到美发店里面的情况,只有一个里昂,胜利号不见踪影,苏夏好奇问道:“胜利号呢?”
    “回去了。”里昂回答。
    “哦。”苏夏也没有多想,想了想说,“真的,换一个发型,换一身衣服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老奶奶变成小姐姐。”
    “提督迷上胜利号了?”里昂问。
    “我迷上里昂号了。”苏夏笑,他想起游戏里面的里昂换装大破立绘,短发,丰满的上围搭配湿透的衬衣,还有一双大长腿,真的让人爱得不行。
    “既然如此,提督今天留宿里昂……”里昂发现黎塞留斜着眼睛看着她,好像有些肆意妄为了,干笑一下,“喊是那么喊,谁叫她总是那么一副打扮啊……也不能那么说,纳尔逊穿成她那个样子一样帅气……反正作为舰娘没有丑的。”
    历史上胜利号的舰长是纳尔逊,纳尔逊战列舰的名字来源,也就是说纳尔逊和胜利号有不少羁绊。便是如此,纳尔逊有一套和胜利号衣服一样的换装。
    “不如说女孩子没有丑的吧。”里昂坐在苏夏旁边的美发椅上面,趴在扶手上面把黎塞留帮他剪头发,细碎的头发滑落洁白的围布上面,心想以前打算买一块龙袍围布,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呵呵。”
    “提督你笑什么。”里昂说,“我说得哪里不对吗?”
    里昂伸出手,手指一根根收起来,说道:“胖可以减肥,可以健身。脸上有疤也可以用遮瑕膏,可以化妆。最后好好挑选一个合适的发型……我不敢说大美女,至少肯定丑吧,所以我哪里说错了。”
    “包括男人也是一个道理。”里昂说,“胖可以减肥、健身……就算社会上对男人化妆有偏见,修修眉没有关系……一张干干净净的脸,再加上一声干净、得体的衣服,一个适合的发型,就算不加分,至少不减分吧。”
    苏夏欲言又止,叹气道:“也只能这样了。”
    “提督叹气什么。”里昂说,“你长得可以的。”
    “普普通通吧。”苏夏说。
    “不,很帅。”黎塞留突然插嘴,“我剪好了,提督看看效果。”
    苏夏望向镜子,镜子里面是焕然一新的自己,歪歪头,左看右看一下,发型相比原来并没有改变多少,刘海没有怎么改变,就是打理了一下,两鬓的头发剪了不少,但是整体效果比原来好多了,换一个发型真的有那样的魔力吗?
    “提督觉得怎么样。”黎塞留问。
    “不错。”苏夏肯定说,“不过洗一个澡,睡一觉后就恢复成原样了吧。”
    “提督想什么呢。”里昂说,“你以为一个女孩子想要美美的,不需要抽出时间化妆吗,不需要每天打理头发吗。”
    “我没有妄想一劳永逸。”苏夏说,“就是感觉好麻烦。”
    “好麻烦就对了。”里昂呵呵笑。
    苏夏耸耸肩膀。
    “好了。”黎塞留说,“我们去挑选几套衣服吧。”
    “挑选什么衣服。”苏夏说,“你这里不是卖女装的吗。”
    “可以女装啊。”里昂好笑说,她双手抱胸,一个帅气的御姐。
    “绝不女装。”苏夏说。
    “好了,我们有男装的。”黎塞留说,“因为提督回到镇守府……就这几天的事情,进货时候顺便询问了一下男装的事情,买了几套,本来想要直接拿给提督,一直找不到机会。”
    “哦。”苏夏点点头,突然反应过来,“不过你们怎么知道我穿多大的衣服。”
    “看一下就好了。”里昂说,“你们男人看一下就知道女孩子的三围如何,我们就不能看一下就知道提督身材如何吗。”
    “谁那么厉害啊,看一下就知道人家三围……那是吹牛啊。”苏夏吐槽说,心想这个世界太多套路了,有穿衣显瘦、脱衣显瘦,谁也不知道驼背的女孩子有多少雄厚的资本,谁也不知道一件宽松的大校服下面有什么,又有什么挤一下总会有的说法,当然对于某些人来说例外了。
    说是那么说,苏夏相信对于那些专业人士来说,只是看一下就可以确认他的身材如何。
    闲扯着,他们又离开美发店,来到奢饰品店。
    里昂离开片刻拿来衣服,还没有开封,真的一大堆,堆在柜台上面。
    “提督脱衣服。”黎塞留说。
    “什么脱衣服?”苏夏问。
    “原来只是目测一下,可能不是那么准备,现在有机会量一下,以后就好帮提督买衣服、缝纫衣服。”黎塞留说,“提督不用害羞。”
    “我不害羞,我有什么好害羞的……黎塞留和里昂都是我的婚舰不是吗。”苏夏说,果然还是有点害羞,不过还是强忍着羞意,慢慢解开衣服,露出上身,没有腹肌,也没有肚子。
    “还有裤子。”里昂说。
    “裤子也要脱吗。”苏夏惊讶。
    “那当然了。”里昂伸手按在苏夏的胸膛上面,眼角的余光发现黎塞留看着她,“我去拿软尺。”
    苏夏看着黎塞留,说道:“裤子不用脱吧。”
    “要的。”黎塞留说,“等等换衣服也要脱。”
    “好吧……”
    里昂拿来软尺,黎塞留拿着软尺帮苏夏测量——肩宽是两个肩胛骨端点之间的距离,胸围是绕胸一周的长度,腰围是绕肚一周,臂长是肩膀到手腕处,上身长是颈部到屁股最高处……然后是臀围、大腿围、下身长……脚长也要量一量。
    好一番折腾,总算量完了,苏夏刚想休息一下,只见里昂拿起一套衣服,说道:“提督试试这一套衣服。”
    苏夏接过衣服,下意识往试衣间走。
    “提督去哪里啊。”里昂说,“就在这里换衣服。”
    苏夏往环顾四周看了一圈,最后还是站在原地穿衣服。
    苏夏换衣服时,黎塞留打量着他。
    “提督是暖色系皮肤,所以我们尽可能帮提督选择暖色调的衣服……提督肯定不懂,黄色有偏暖的黄也有偏冷的黄,红色有偏暖的红也有偏冷的红。不过颜色搭配是没有绝对的,要从整体配色来看。”
    “正常体、完美体、瘦高体……提督的身材属于正常体,正常体大多数时候注意服装合身就好了,没有太多禁忌事项,下摆不宜过长,袖长和裤脚减少堆积即可。”
    里昂插嘴道:“正常体好好锻炼一下,很容易获得宽阔的肩膀,饱满的胸膛……就是提督很显然没有时间锻炼的样子……我听说提督办了一张健身卡,去练过一回后再也没有去过了。”
    “我也不想的。”苏夏尴尬地笑。
    “我知道提督不想的,完全可能理解。”里昂笑得诡异。
    苏夏穿好了衣服,黎塞留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扯扯衣领,衣摆塞进裤子里面再拉上来一点。
    里昂塞给他一副墨镜,别到脑袋上面,又拿来一条围巾帮忙围起来,又解开,然后找来一条领带。
    “黎塞留觉得怎么样。”里昂问。
    “不要打领带,换围巾,那种长围巾挂在脖子上面试试。”黎塞留指挥。
    又一番折腾,配饰换来换去,最后就保留一副墨镜,然后手腕上戴一块手表。
    “差不多可以。有必要那么麻烦吗?”苏夏问,他感觉形象比起原来好了许多,就算不是大帅哥,只能人靠衣装,不能衣服架子一样的身材衬托衣装,小帅还是有的。
    “不够,还不够。”里昂摇头。
    “我看胜利号不是试一下就好了。”苏夏表示。
    “你也知道是胜利号啊。”里昂毫不掩饰,胜利号不过是一个顾客罢了,心情好帮他好好搭配,心情不好差不多就好了,提督可不一样。
    “这一套就这样了。衣服还要再改改,肩膀改小一点。”黎塞留看了好久说话了,“换一套,”
    反反复复折腾,苏夏早已经麻木了。
    苏夏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黎塞留和里昂终于停止了对他的折磨,对,就是折磨。
    “好了。”黎塞留说,“提督看看如何。”
    苏夏回过神来,看着试衣镜里面的自己,不知道何时变成一套制服,惊讶道:“怎么是提督服……不过哪里不对的样子。”
    “这是我们修改过的提督服。”黎塞留说,“怎么样?”
    苏夏下意识点头,一声笔挺的制服让人不由自主站得笔直。
    “提督转过来。”黎塞留说。
    苏夏转过身来,面向黎塞留站着。
    黎塞留注视着苏夏。提督帽好像有点歪了,伸手扯一扯。后退两步,继续打量。
    “真帅啊。提督果然应该穿提督服。”
    “不愧是我的提督,我的达令。”
    “今天晚上属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