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高辣文 > 我在大唐有后台 > 第383章 【这一日,开战了】

第383章 【这一日,开战了】

    “杀!”
    这是一场令人震撼的追杀和反追杀,它的过程完全可以载入史册之中。
    十几个府兵的逃命,一千多个人的追杀,此时天下任何人都难以置信,这场小型战斗竟然会引发百万级别的大战。
    只因彼此双方,全都咽不下一口恶气。
    ……
    自古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这句话的大体意思是说,战争打的就是一股士气,并且最开始的时候士气最足,越往后拖越会变得松懈和无力。
    如果陷入焦灼状态,那么士气将会急速低落。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兵法也有说错的时候。
    比如今次这场特殊的‘追杀战’。
    ……
    当夜过去。
    次日白天。
    这是追杀战的第一日!
    高句丽一方。
    轰隆!
    一张桌子被人掀翻,一声咆哮直震屋瓦。
    “奇耻大辱,真是奇耻大辱!”
    这里乃是高句丽新丸城的城主府,只见满屋之人的面色全都带着愤怒,当中一人目光喷火,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猛然他重重用脚跺地,口中发出一声厉吼,咆哮道:“整整两率兵卒,一千两百个人,外加两伍骑兵,号称骑**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丢人……”
    “一夜啊,整整打了一夜。”
    “对方只有十几个汉人,仅是一支小到不能再小的斥候小队,可是谁能告诉本城主,为什么他们竟能撑住这一夜?”
    “为什么天都亮了,那十几个汉人还活着?”
    “他们是神吗?”
    “他们杀不死吗?”
    “六次?你们竟然有脸汇报说打了六次。对方仅仅十几个小兵,然而却打退了我们六次进攻。这样的战局若是传扬出去,天下人都要耻笑我们高句丽人。”
    “杀!”
    这人狂吼怒喝,整座城主府都能听到他的咆哮。
    陡然他双目森然,铿锵一声从腰间拔出武器,厉声道:“此等奇耻大辱,唯有杀之能平,倘若杀不了那十几个汉人斥候,我们新丸城人这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
    “传本城主命令,即刻点起所有大军,我不管那十几个汉人是不是神,我今天一定要让他们全都死!”
    “他们必须死……”
    ……
    同一时间。
    大唐与辽东边境。
    “你说什么?”
    “赵老四他们被高句丽人追杀?”
    “对方足足一千多人?死咬着他们追了一夜?懆他吗的,欺人太甚。”
    砰的一声震响。
    程十七的拳头重重砸在桌子上。
    他目光直直盯着眼前的少年,双目之中仿佛要喷出火来,厉声吼叫道:“卢照邻,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这个战地记者独自回来了?”
    “你是顾先生的真传弟子,按说我没资格对你咆哮,可是本将军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和赵老四他们在一起?”
    “军法无情,容不得背叛,倘若你是背叛了同袍,休怪本将军不顾你的身份。”
    “说,卢照邻你给我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本将军必须弄个明白。”
    一声声的咆哮,一声声的厉吼。
    这是一种问责。
    对面的少年正是卢照邻,此时他的目光满是愧疚,忽然他眼圈泛红,赫然竟也对着程十七大吼,道:“程将军,我没时间接受你的问责,我现在只求你立刻发兵,去帮我救回赵老四他们。”
    “发兵?”
    程十七明显一怔。
    随即他下意识摇头,脱口而出道:“我只是个将军,没接到帅帐命令之前……”
    他话才说到一半,猛听卢照邻暴吼一声。
    只见少年冲上前来,一把从桌子上抓起一杆令旗,大叫道:“我知道此举会违犯大军的法度,但是我卢照邻愿意一力承担,程将军,求你了!”
    少年双眼血红,重重把令旗往程十七手中一塞,大哭道:“令旗是我拔出来的,事后的军法处置算不到你头上。程将军,求你发兵啊。赵老四他们为了让我脱身,故意朝着敌人的腹地杀去。韩老哥把我扔在边境之后,他也朝着那边杀了过去……去救他们啊,必须立刻发兵去救他们。”
    程十七的身子明显一晃,脱口而出道:“你说他们朝着高句丽腹地杀了过去?”
    仅仅十几个斥候,却敢做出这样的狠事。
    卢照邻擦了一把眼泪,道:“他们是在吸引敌人,让我可以安然脱身。”
    程十七不愧是一位将军,双目凝重的分析道:“吸引敌人注意力之后,他们也许会调转方向往回逃,但是,对方必然不肯善罢甘休……”
    他说着微微一停,紧跟着又道:“据说新丸城的城主乃是一名悍将,越是悍将越会在乎荣耀和尊严,而如果赵老四他们逃过了追杀,就等于是在新完成主的脸上打了一巴掌……所以,他绝不会让赵老四他们逃回来。”
    卢照邻下意识打个哆嗦,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还会再加追兵?”
    程十七满脸肃重,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我是他,我肯定会这么做。”
    “程将军,求你……”卢照邻又要开口请求。
    然而这一次,程十七没让卢照邻把话说完。
    只见程十七的眼中一森,陡然仰天发出一声暴吼,就仿佛是突然受到奇耻大辱一般,整个人的情绪变为无比‘激动’。
    “他妈的,敢动我的人。”
    “一千多个兵卒,追着杀了一夜,竟然还不死心,竟然还要继续。我懆他的亲娘,这是何等的欺负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啊啊啊啊,本将军岂能坐视同袍兄弟被人欺?”
    狂吼咆哮声中,猛然冲出了营帐。
    他手里紧紧攥着那杆兵旗。
    他用言语把责任扛了下来……
    后面卢照邻怔怔发呆,以他的聪慧岂能看不透程十七的意图?
    刚才程十七故意打断他的再次请求,故意表现的激动和愤怒,这是打定主意要把他撇出去,以免他事后会被军法给追究。
    远处响起怒吼声,以及战马的嘶鸣声。
    然而这一刻的卢照邻,整个人却呆呆站在营帐中。
    少年眼中全是泪水,怔怔听着外面的声音,目光呆滞的喃喃道:“赵老四为了让我脱身,带着十几个兄弟杀向敌人,而程将军为了把我撇出去,故意装成暴怒去点兵……卢照邻啊卢照邻,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聪明造成的。你幻想着运筹帷幄,然而却坑了同袍!”
    突然他身体一颤,神色变得清明,下意识又道:“不行,光凭着程将军的这一点兵马肯定不行。新丸城乃是高句丽的军事重镇,驻扎的兵马数量超过了一万人……如果仅凭着程将军的兵力,很可能他也会陷入围困中。”
    “我必须去中军大营求救。”
    他猛然拔足飞奔,冲出营帐找到了一匹马,然后毫不迟疑翻身而上,发疯似的朝着远处狂奔。
    如今的大唐边境,兵营连绵足有二十里,沿途几百个折冲府兵营,最后才是中军大营的帅帐。
    百万人的大军,阵地就是这么大。
    ……
    就在卢照邻狂奔而去的时候,程十七已经点起了麾下的兵马。
    此时乃是一日清晨,寒冷的北风宛如刀子,程十七目光决然,陡然口中一声大喝,道:“咱们山东济州府的兵,决不能坐视同袍被人杀。咱们要跨过大唐边境,打向高句丽人的境内,就算是全军战死,也要死的有尊严……绝不能,让敌人欺辱咱们的人!”
    “杀!”
    一千三百多名府兵,仰天发出愤怒的暴吼。
    全军出发!
    这一千多名府兵,正是济州折冲府的全部。
    救人的心情,很急。
    行军的速度,也急。
    从大唐边境到新丸城领地,他们一路拼命的狂奔,连续两个时辰,几乎是人不停歇马也不停歇。
    虽然人困马乏,然而没人喊一声累,
    近了,更近了。
    忽然,前方出现一股黑压压的兵群。
    程十七的目光森然爆闪。
    一千多名府兵眼神泛红……
    他们清楚的看见,那股兵群的最前方有人在战斗,是他们,是赵老四他们。
    那是十九个斥候,背靠背围成一个圈,每当有敌人冲上来时,就会展开一次殊死搏杀。
    他们挥舞兵器的力度很弱,可以想象遭受了多少次战斗,然而不管他们多么疲累,他们十九个人没有任何人倒下。
    还在坚持着厮杀。
    “他妈的,啊啊啊啊……”
    程十七暴吼一声,满脸都是悲愤,咆哮道:“想动济州府的人?先问问老子答不答应。”
    暴吼声中,手中长枪一挥,厉喝道:“大唐济州折冲府,高句丽人给我死……”
    胯下战马一声嘶鸣,他身先士卒的冲了过去。
    “杀!”
    后面一千三百多命府兵,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刀!
    几个喘息之后,两方军队碰在一起,宛如两块巨大山石相撞,发出震天动地的厮杀声。
    这是第一日!
    ……
    当日傍晚,高句丽某座城。
    “你说什么?”
    “再说一遍!”
    “真是奇耻大辱,何等的奇耻大辱,新丸城拥有过万兵力,对方却只有一支折冲府,为什么竟然被对方连续打退数次,为什么没能一战全歼汉人?”
    “你竟然还说,对方在边打边退,新丸城主是吃shi长大的吗?他麾下的一万兵马都是木头吗?”
    “如果让那支府兵全身而退,我们高句丽人要被天下人耻笑。这已经不仅仅是新丸城的颜面丢失,这是所有高句丽人都要跟着丢脸……”
    “传令下去,点起兵马,本城主要长途奔袭,驰援百里去帮新丸城。”
    “必须让那支折冲府全都死!”
    ……
    同一时间。
    大唐边境。
    陈洛负手站在营帐外,目光凝重的看着辽东方向。
    忽然,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只见这个拢右甘凉的折冲都尉仿佛自言自语,轻声道:“清晨的时候,程十七突然像是发了疯,整个济州府兵全体出动,直接朝着高句丽那边冲了过去……已经整整一天过去,然而他们却没有回来。”
    他喃喃自语着,下意识朝前走了几步,轻声又道:“当初玄武门一战的时候,程十七这个混蛋砍过我一刀。我曾经恶狠狠的发过誓,我一定要找机会把这一刀砍回来。”
    “但是,不能在背后递刀子砍。”
    “武将的尊严,要从正面打回来。”
    “既然我一直盼着要和他正面打一场,那么我就不能眼睁睁的坐视他死在辽东。这个混蛋,只能由我陈洛拿刀砍他……别人,不允许。”
    “我很明确,这混蛋绝对是私自出兵。眼下百万大军正在磨合之中,陛下和顾大帅绝不会轻易发动决战,所以,程十七这个混蛋不可能是得到了中军帅营的命令让他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