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百合小说 > 猫真人 > 第一百零五章 天意如刀,我心如炉(三)

第一百零五章 天意如刀,我心如炉(三)

    新历五十四年的夏天,战争已经进入了最残酷的相持阶段。
    瘸了一条腿,染上了酗酒毛病的卫泽中尉,四十多岁的他带着一个排的战士驻守在一个靠近车站的村子里。
    前方的战争已经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所有的成年男子,甚至白发苍苍的老人,都已经上了前线,所以卫泽中尉申请了很多次,希望来一批精干的小伙子,结果到最后,却来了一群爱唱歌的姑娘,一群女兵。
    老婆和孩子都死在了战场上的卫泽上尉,面对着一群年轻漂亮的大姑娘,只能板着脸,训练着这群年龄可以做他女儿的战士。
    随着相处,大家慢慢的熟悉了,卫泽中尉觉得她们除了是好战士之外,什么都好。
    某一天,班长祁红意发现了敌人伞兵的痕迹——战争开始到现在,所有人都清楚战争的胜负取决于后勤,敌人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渗透到后方,破坏工厂、铁路和电力设施,超凡者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几个人乘坐热气球到大汉帝国的后方进行破坏。
    好在随着残酷的战争,超凡者能动用的高手越来越少,很多空投下来的都是半拉子的武士,普通人可以用步枪消灭他们。
    卫泽中尉带领着一支小分队去沼泽地搜查敌人,成员包括祁红意、李仪芳、赵天岚、水羽雅和郭霜,对了,这些女孩是红袖军团的后备役部队,她们最擅长的工作应该是唱歌跳舞鼓舞士气。
    最美丽、最能干、最勇敢的战士,已经牺牲了很多,她们五个人,都是平凡的普通人,每个人只打过二十发子弹。
    黑暗、潮湿、危险的沼泽中,女兵们向前行进。
    她们没有任何的作战经验,她们的战斗笨拙万分,唯一有着战斗经验的卫泽少尉,目睹了她们一个个的战死。
    一个回去报信被沼泽淹没;死的时候周围只是无边的沼泽;一个因为回去取水壶被敌人杀害;一个因为害怕,第一次战斗把吓得把脑袋捂着,第二次战斗吓得喊着“妈妈“狂奔,被敌人击中死亡……
    没有一点点幻想,没有一点点奇迹,没有机智巧妙的杀敌,没有突然的慷慨激昂,无所畏惧;更没有安排她们,枪法变得奇准,她们就是一群菜鸟,一个个堕落到了黑沼泽中……
    ……
    沈渔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房间里响着,他花了两个钟头,把故事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
    对于在场的女性来说,这是一个让人非常非常……震撼的故事。
    因为平凡,所以震撼。
    那些战士们,每个都有自己的故事,或者失去了丈夫,或者是无助的母亲,或者终止了学业,或者是弃婴,从来没有见过母亲,或者是曾有过炽热爱恋,甚至连莽夫一般的卫泽中尉也有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伤故事,她们就是那个时代的写照。
    “故事讲完了,你们觉得如何?”
    沈渔最终结束了故事,场中陷入了沉默,大家都沉浸在那悲伤的过去中,比如祁红意淹死在沼泽中,比如女孩临死前叫唤的妈妈,比如李仪芳让卫泽亲她一下……
    真的是恶劣的作者呀,女孩子们最终都死了。
    “很好,非常好,好的不能再好。”
    最终,还是王青萝先反应过来,她的眸子中带着异样的情绪,看着沈渔的目光就像是有着火焰在燃烧。
    这个故事,如同一道光,照入了她的心中。
    也许这个故事不是现在想出来的,也许沈渔酝酿了几年,但是这又如何?
    她……
    ……
    和王青萝等人告辞之后,沈渔上了一辆黄包车离开了,于月翠等人站在门口看着沈渔,这时候,一道美好无限的身影出现在她们的身后,那是红袖军团的高层,一位对沈渔有兴趣,今天在屏风后面观察沈渔的人。
    “真是有才华的年青人呀……”
    她悠悠的叹息着,然后将目光投向了于月翠,就算是她饱经沧桑的心灵,听了那个故事,也很感动。
    “你觉得下面我们该怎么做?”
    “不是我们该怎么做,而是大麻烦来了……”
    于月翠满脸苦笑,整个人都不好的样子。
    “沈渔今天直接把这个创意交给我们,他讲述故事的时候让小雅在一旁做笔记,整个电影讲述的头头是道,故事结构什么完全讲述清楚,讲述完了,他告诉我们这个创意就交给我们了,希望红袖军团能够满意,是白送,交个朋友。”
    “交个朋友!”
    于月翠嘴里就像是吃了黄连一样,如果有一天,有人莫名其妙的送你一份大礼,而是还是你不能拒绝无法拒绝以及不想拒绝的大礼,而且这份大礼会在不久后人尽皆知,那么,你觉得要为这份大礼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沈渔很聪明,非常的聪明,而现在,他白送一份这么重的礼物,交个朋友……
    那么沈渔要怎么交朋友?
    沈渔说的很清楚,他和乔兰一见如故,希望红袖军团帮他一个忙,保证女孩在申海城的安全,同时想办法把女孩捞出去,无论如何不要让她被遣返。
    是不是一个很轻松,很容易的请求?
    乔兰,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除了武功高一点,嘴巴甜一点之外,就没有什么优点,这样的女孩子在大汉帝国车载斗量,今天过来喝酒的女子们,哪一个不比她强?
    但是现在,只有短暂接触的沈渔,却愿意用金山银山换她的安全!
    但是,这件事最扯淡的就是这个问题。
    有些东西不过称就是两三两,但是上了磅秤,那一千斤都挡不住。
    十年来,海外秦国第一次正规访问使团,在申海城遇刺,他们要求把目击者也就是大秦帝国的逃犯送回去,从任何角度上都无可指责。
    而红袖军团能做什么?
    天大地大,法理最大!
    “要不要报个病死,然后把她偷运出来?”
    有人在背后这样的问道。
    “不行,这件事现在是一个雷,谁碰谁死,到时候被大秦帝国揭露了,我们的脸面放到了哪里?”
    “那么有什么好办法?”
    有人皱起了眉头。
    “尽人事吧……沈渔现在找了律师,找了出版社,正在折腾这件事,我们想办法帮他在这上面做文章吧。”
    于月翠嘴里满是苦涩,她在沈渔的眼中,看到了一种非常坚决的东西。
    就像是那个中尉,最后冲向了敌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