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脱瘾(GB) > ρo18ん.coм 【PLAY3】产卵器

ρo18ん.coм 【PLAY3】产卵器

    看着模具里两排大小不同的半透明椭球,宋泱好奇地伸手戳了戳。
    圆润,光滑。
    因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椭球表面还挂着水蒸气遇冷液化而成的小水珠,渗出的寒意从指尖漫上心头,让宋泱不禁打了个冷颤。
    冬宁笑他:“不是你自己想玩的吗?抖什么?”
    这话的确没说错,这套东西是宋泱自己瞒着冬宁偷偷摸摸买回来想试试的,只不过不小心被冬宁撞了个正着。结果自然是宋泱吃瘪,勉为其难答应玩给她看。
    本以为至少还要等一段时间,哪知冬宁研究了一下说明书,今天晚上就把制作好的明胶卵摆在了他眼前。
    宋泱试着拿起一个卵,没握一会儿就迅速放回去,有些迟疑地和冬宁商量:“可是好冰,先等一会儿好不好?”
    “等到化掉吗?”冬宁笑了一下。
    这话也没说错,明胶卵遇热会逐渐融化。要是等到开始融化再塞,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产卵器早已消过毒,宋泱在冬宁的注视下犹犹豫豫拿起来,忍着冰凉的感觉将明胶卵一个个往尾部的入口塞进去。
    冬宁坐在沙发上,歪着头看宋泱慢慢动作。
    末了,模具里空荡荡,明胶卵全塞进了产卵器的甬道中,将它撑大了一圈。
    宋泱握着一手冰凉朝冬宁的方向送了送。
    冬宁窝在沙发里没动,只笑着看他:“之前说好了的,我只看,不动手。”
    宋泱咬了咬下唇,将冰凉的产卵器暂时放在模具上,在她身前跪趴下去,拿了润滑油默默给自己扩张。
    “这就委屈上了?”冬宁坐起来,双肘支在双腿上,倾身笑道,“背着我想一个人偷吃的是谁呀?”
    宋泱有些不满,扶着茶几边缘轻喘着气道:“我哪里背着你偷吃了?”(ρó⒈⒏ん)点cóм
    “你是没偷吃,因为还没来得及偷吃就被我抓到了。”
    等到两指在体内基本来去自如了,宋泱便伸手去摸那产卵器,仔细揉上了一圈润滑油,才塌着腰试着往里送。
    而冬宁就在那儿坐着看。
    看他往外张开双腿,看他手腕反扣着往下压,看他因为冰凉的刺激只敢压一下停一下,也看他因为被撑开,臀腿时而绷紧时而努力放松的样子。
    他将那产卵器全吞了进去,最外面的一个明胶卵因为过度的压力被挤出来,一个没注意从指缝中漏出,落在地上滚了几圈,留下一小段明显的湿痕。
    冬宁附身捡起那个明胶卵,在手里揉搓了两下,将它放在宋泱的腰上,叮嘱道:“别掉了哦。”
    宋泱本打算起身的,听她这么说,便放弃了这想法,只小声嘀咕道:“你又欺负我。”
    “嗯?这也算欺负?”冬宁挑眉,往他臀肉上捏了一把,“那我们之前那些算什么?”
    宋泱脸有点热,也没继续吭声了,压着腰不让明胶卵滚落,伸手取来助推器抵在身后。稳定好呼吸,正准备往里推时,他又听见冬宁开口了。
    “进去了多少个,数清楚,数出声,听见了?”
    他深吸一口气,手上缓缓施力,“听见了。”
    明胶卵已经逐渐被体温染上,一点一点缓慢融化着。冬宁做的卵尺寸并不全都一样,大大小小的卵全在体内挤压着,助推器也不能准确地推到最里面的那一颗,宋泱只能夹紧的同时加大力度。
    那颗卵在逐渐加强的压力之下挤压着产卵器口,直到极度接近某个临界点,再然后,几乎是噗地一下弹出产卵器,蓦地划过紧缩的内壁,而后在更加强烈的压力下缓缓停滞下来。
    后腰上的那颗明胶卵几乎就要被抖落,但到底也只是滚了几圈,又稳稳停在了宋泱的腰窝里。
    他僵着身子沉下腰,声音里带着点颤意。
    “一个……”
    有这第一个打头,后面的就容易多了。只不过卵的大小各异,有时力道没把握好,一不小心弹出几个卵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几次下来,宋泱差点瘫在茶几上。
    “……十……十八……”
    助推器已经推到底了,宋泱缓缓将产卵器拿出来,带出了不少透明液体。
    黏黏的,可能是融化后的明胶,也可能是宋泱自己的液体,全混在一起,挂在大腿上完全分辨不清,只叫人觉得色气。
    “十八?我记得那个模具一板有26个,剩下的呢?”
    宋泱还匍在茶几上,他吞咽一下,开口道:“可能……融化了……”
    冬宁轻哦一声,道:“原来是被你这张嘴吃了。”
    他脸一红,想说些什么反驳她这句话,但细细想过以后,觉得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可不能全让你吃了,”冬宁轻拍他翘起的屁股,“吐出来。”
    身后的明胶卵被拿走,宋泱知道这就是让他起身的意思了。他撑着茶几边缘起身,被冬宁拉着上了沙发,就跪坐在她身边。
    一只手摸进他身下,两指伸进去搅弄了一番,他紧紧抓着沙发的靠背,憋着气小声说:“你不是说不动手吗……”
    “啊,”他体内的手停住,顿了一下,“我忘了。”
    冬宁抽出手,顺势拍了一下他的大腿,“都怪你勾引我。那我不动了,你继续。”
    “哦……”听起来还有几分失落。
    卵塞进去容易,排出来却不是那么容易了。
    明胶融化后的滑腻让卵变得更加不可控,好几次他就要成功排出,却因为不小心收了一点力,又被它重新滑进体内了。
    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宋泱才勉强排出了八个卵,全落在冬宁掌心里,每个都黏腻腻的,将她的手糊得一片湿淋淋。
    “太滑了……出不来怎么办……”他有些丧气地跪坐下来,头抵上冬宁肩颈处闷闷道。
    “出不来就算了,过一会儿它化了流出来就行,对身体没什么影响。”手指插入他发间抓了两把,冬宁笑起来,又问道:“那你觉得好玩吗?”
    “还行……我就是觉得有点新奇……”宋泱顿了顿,小声说道:“不是故意想偷吃的。”
    “我也觉得新奇。”冬宁揉揉他后脑,“所以本来我们可以一起研究,结果你偏要自己吃独食。”
    “唔……以后不会了……”
    “以后有想法就直接跟我说,知道吗?”
    “嗯,知道了。”
    “乖。”——
    番外甜肉饼就到这里啦,真正意义上的全文完。
    因为有读者说设定完全看不懂,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陆续更新章节内容,在章末补充相关概念的解释。
    之后就下篇见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