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高辣文 > 杠上 > 第110页
    杜予声忍不住压低声音:“好像你小时候。”
    “小孩不都一个样吗?”秦救也压低了声音。
    “你有点不一样,你头上没毛。”
    “……那是我妈剃的!而且我戴着帽子,你怎么知道我没毛?”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地怼,小宝宝慢慢地睁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
    秦救和杜予声立马不动了,仿佛有人拿着枪指着他们的脑袋。
    两大一小对峙了片刻后,宝宝突然咿咿呀呀地笑了一下。
    杜予声捂着心脏踉跄了一下:“草,我要被萌死了。”
    秦救也忍不住笑了,转了转婴儿车上的小玩具逗宝宝玩,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放入孩子糯米团大的手心,小婴儿本能地攥紧,像一只温暖的戒指。
    秦救的笑容愈来愈深,杜予声和他挤在一块,微微侧过脸,几乎要吻上秦救的额头:“你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吗?”
    秦救停顿了半响,说:“代孕不好。”对女孩不好、对孩子不好、对他们更不好。
    “我知道,”杜予声的声音难得轻的像一团棉絮,压在人的胸口上闷闷的,“但是你想吗?”
    “你怎么了?”秦救的一边眉毛压了下来,他看着杜予声,知道闷闷的棉絮里还有话没说完。
    “没什么,”杜予声吸了口气,“害,就是问一下,老羊生孩子了,我妈那边的一个表亲戚也添了个小的,我好几个中学同学也最近也发朋友圈说当爸爸当妈妈了,觉得最近生孩子的人太多了,你妈妈也挺喜欢小孩的,我妈也是,小孩也挺可爱的,就问问你有没有这种想法。”
    秦救把手心握了握,他太了解杜予声了,这人只要一紧张,就喜欢说一大段话。
    “想过。”秦救慢慢开口。
    杜予声愣了一下,眼眶有些泛涩,望向秦救的眼球也跟着隐隐作痛,他的伶牙和俐齿打磨着舌头,吐不出一个字来。
    “但没仔细想过,也是好久以前的事儿了,遇到你之前,”秦救接着说,将被孩子握住的手指抽了出来,扣住杜予声的手腕,“我现在,只很认真地想过,怎么和你好好在一起。”
    我不要一个完整的人生与家庭和婚姻,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的,我不怨恨,我只感激自己所拥有的。
    所以不是选择了叛逆和任性,也不是没选择他们口中的正常,我只是选择了你,仅此而已。
    毕竟后悔比压力真的疼太多太多了。
    “你没有让我失去任何东西,杜予声,我不骗你,是我选的你,与你无关。”
    “我爱你,我喜欢你,我喜欢和你做|爱,养孩子太麻烦了,我想和你肆无忌惮地做一辈子。”
    “下次我妈来的时候,”秦救抱住杜予声的肩膀,捋了捋他脑后的马尾,吻着他抑制情绪而抿紧的唇角“带她吃九宫格吧,她吃得惯的。”
    树叶绿了又枯,秦救第二次看见阳台外的梧桐开始落叶的时候,祝心兰第二次拜访了他和杜予声的这间小屋子。
    “这次没带什么东西来,”祝心兰摊开手,“不介意吧?”
    秦救笑着摇摇头:“您就别客气了。”
    祝心兰从纸袋子里抖出两件一模一样的毛衣,不过是一黑一白,比颜色相同更像是情侣装。
    “你俩码差不多大,就随便穿了。”祝心兰把其中一件递给杜予声。
    杜予声接过:“谢谢阿姨。”
    “别叫阿姨了,”祝心兰看着他,“叫妈吧。”
    杜予声眨了眨眼,看了眼秦救。
    秦救只是倚着门,微笑不语。
    “谢谢妈。”杜予声抓紧手里的毛衣,把颤抖藏进细密的针脚里。
    “好香啊。”祝心兰抬起脸嗅了嗅。
    “火锅,”秦救拉过杜予声的手,“下次带上爷爷一起尝尝吧。”
    别让你爱我铸就你的退却,让我爱你成为你的退路。
    作者有话说:
    “月光稀释在窗台,露水打湿棉花胎,逃啊逃,找不到答案。”——《爱完不完》陈粒
    想了半天在520这天还是选这首歌吧,爱完不完,爱,完不完?爱完?不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解释。
    谢谢大家的喜欢与陪伴,甚至为我作出的一份努力,为我投稿为我推荐,为我留言,为了我的一点点成就而欢欣鼓舞,看你们高兴真的比看到自己有人喜欢还要高兴。
    我会继续努力的,我不会说让大家等我,我会努力追上你们。
    爱你们,在2020年5.20的20:20:20
    比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