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厌弃 > Pò18ん.cΟм 异常(番外)

Pò18ん.cΟм 异常(番外)

    梁逾至被隔壁小孩打闹尖叫声吵醒后,再也无法入睡。他痛苦地揉乱头发,回想起当年买这间房子时,中介吹得天花乱坠。如今隔壁住进人来,才亲身体会到这隔音效果不是一般差。
    九点夜幕低垂,窗外灯火万千,不开灯也足矣照亮屋内。梁逾至摸索着点了份外卖就进去洗澡。闭门洒水的浴室悄然沉寂,淅淅的水声清浅,让他颇为放松。脱掉所有贴身衣服,他发现自己下身异常肿挺。原来不是幻觉。
    梁逾至看着下身,又想起下午那份柔软的触感,一场梦醒来,记忆对它开始朦胧飘忽了,使得心中生出很多不舍。七年来,他始终孑然一身,性欲早就被工作疲累磨平,日常的健身也会分走不少精力心思,由此看来,他不该会对女人有欲望。
    不该?梁逾至怔松几秒,很快想通,或许是姜正东对女人的污名化,让自己阴差阳错选择了陈翛扬。他原本也可以选择女人的。
    身上热水肆流,梁逾至犹豫不定,手指也在阴茎周边打转试探。欲望现在是一壶温凉的水,火不够大,鱼眼般细的小泡层层上蹿,就是烧不到沸腾。
    差点儿什么。梁逾至紧闭双眼,努力回想着隔壁陈翛扬妻子的音容笑貌。
    只能是她,只有她有这份柔软丰盈,抱过她的手,还残留着几缕幽香,是夏天橘子的感觉,清爽香甜。如果她现在在这里,自己会亲她、揉她,销声匿迹好久的欲望全冲着她发泄,只能是她。
    大脑开始浮想联翩,可是每一种场景、每一个动作都无法清晰复刻她的脸。“靠!你他妈是疯了吗?”男人欲火化作怒火,愤恨地锤了墙壁一拳,不耐烦地冲洗完毕,下身裹条毛巾就跑去阳台吹风。
    夜星高悬,风裹挟着浓郁的草木气息微微弥漫。梁逾至不喜欢这种味道,加上现在欲火焚身却无处可泄,一个人肆无忌惮地破口骂道:“这是什么花,难看又难闻。”
    远处飘来一句话,声音比月光缱绻温柔,很难不引起他的注意。“夹竹桃。”
    今夜月华如水,银辉遍地,两家阳台虽相隔甚远,梁逾至还是一眼看见了沉蘅的脸。所有的烦闷不爽统统四散,或许连他自己也没察觉,自己此刻的笑容是如此真诚不伪装。梁逾至第一次主动没话找话:“你怎么在这儿?”
    沉蘅对这个半裸男没太大兴趣,淡淡地起身回应:“正准备走。”
    他有一丝慌乱。“等一下,我先跟你道歉,下午的事,是我故意的。”
    沉蘅停住脚步,微微侧身而视,目光里全是疑惑不解。“什么故意的?”
    “只是想找个契机跟你搭上话,就故意绊了你。”男人笑得坦荡,看起来是丝毫不觉得丢脸。
    “为什么要和我说话?”沉蘅起了警惕。
    “因为想告诉你,你嫁的人,不是真心实意想娶你。我和陈翛扬认识,他不喜欢女的,从来只和男人上床。”对面的人隐没在黑影中,许久没有动静,像是完全融进了黑暗里。梁逾至以为沉蘅伤心震惊,久久回不过神来,再说话时,语气里都难得带了点怜惜。“不早了,我外卖也快到了。你自己一个人好好考虑清楚吧。”
    “我知道的,谢谢你的好心。”沉蘅关了和陈翛扬聊天界面。在父母长辈眼皮底下,他们的默契恩爱只能靠微信互通消息,才好演出天作之合,蒙骗过关。
    她的这句感谢听起来十分讽刺。梁逾至本就没安好心,打着说出真相的旗号,只为扰乱陈翛扬一家的宁静。他之前在聚会上偶有听闻,陈翛扬的母亲患有重疾,直到两年前她的儿子真的结婚娶妻了,这才病情好转稳定。他若是戳破这个谎,可能会顺带上条人命也不可知,反正他也不在乎,死的是陈翛扬在乎的人就是了。
    “你说什么?你知道?”梁逾至越想越不对,半只脚都跨进客厅又折返回来。对面月光泠泠,空空荡荡,已不见她。
    外卖骑手的电话恰好响起,打断梁逾至思路。“喂?我知道,不用上来了,我马上出门去拿。”他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很快提着外卖上楼回家。
    空荡漆黑的楼道里,声控灯是最敏感的存在,塑料袋滚入垃圾桶的坠响,就能叫醒好几楼昏黄的灯。梁逾至转过楼梯角,抬头捕捉到沉蘅丢完垃圾离开的背影。
    没有任何理由,他却迈开长腿,快速追了上去,拽住女人的纤细手腕,将她禁锢在2 门前墙角处。“你是怎么知道的?陈翛扬和你说过?”
    眼前的女人时刻都保持着平静淡然的神情,连笑也是淡淡的。“我一直都知道,我和他认识很久了。”见他怀疑的表情,沉蘅耸耸肩,夸张说道:“他的每任男友我都知道,还有些还见过。还有什么问题吗?”
    梁逾至挑眉,英气的眉目隐隐透着一股戾气,让人不寒而栗。他重音咬字道:“每、任?包括出轨的?”
    沉蘅被他捏疼了,被擒住抵在墙上的手开始挣扎。“你到底想干什么?”
    梁逾至默默朝她逼近,近到高挺的鼻梁都触碰到她冰凉的额头。“那么,你见过我吗?”
    一句话就交代清了自己的身份。原来是婚前的孽债,沉蘅松口气,想要抬起头直视对方,谁知男人贴的是那样近,她眼前是一片模糊,分不清是他的唇还是别的什么。额头处的鬓发被似火炙热的鼻息吹拂,沉蘅忽然觉得自己被这个人拿捏住了。“也许……见过。”她莫名声音发颤。
    “你叫什么名字?”
    她另一只自由的手被男人健壮高大的身躯强压在中间,现在正虚扶在他的肩头。“沉蘅。”她紧张地抓起梁逾至肩头的衬衣,很快又松开。
    “梁逾至。”男人松开沉蘅的手腕,又伸手去抚摸着她敏感的耳垂,暧昧至极。“我好像,见过你。”
    沉蘅缩起脖子,拼命往旁边躲。梁逾至不许,扳起又箍住女人的下巴,随即很快弯下身子,强压咬了上去。虚掩的防盗门因为沉蘅的躲避后退,被撞了回去,发出刺耳悠长的声音,吓得她立刻僵在原地。
    门背后是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她不能惊动他们,天塌了也不能。沉蘅心中恐惧大盛,无助的她决心做一堵墙,屹立不动,只要拦住这个疯子的进攻,不惊动所有人就好。
    梁逾至的吻又凶又狠,亲吻带着撕咬。为了不被扑倒,女人原本畏缩的双臂主动蔓延勾住他的双肩,缠得死死的。沉蘅以无限柔软包容的姿态和梁逾至接吻纠缠,他用多大力吻她,她就用多大力抱他。
    梁逾至停住了吻,轻轻退后移开。两人鼻尖相碰,分开时他还看见沉蘅双眼紧闭,眼睫像蝴蝶翅膀轻颤抖动,双颊绯红,唇瓣湿润泛红,诱人可口。
    “你……”沉蘅缓缓睁开眼,气息不稳地问他:“亲完了?我……”
    “没有。”男人声音沙哑,染上情欲的眼眸不再清明,再度强吻了上来。双手一齐贴着细腰向下游走,脆硬的塑料袋被摩擦出一阵羞人的噪音。沉蘅惊慌失措,立刻伸手去抢塑料包裹的外卖,这男人不慌不忙,抬手就挂在了门上的金属把手。“不怕,没人会发现的。”
    梁逾至逐渐得寸进尺,大掌按住她的腰往自己这边带,最后下身紧紧相贴,教她也知道自己的肿胀挺立。
    电梯等候厅另一头不知是谁家门开了,涌出一群酒足饭饱、彼此客套的家伙。沉蘅一惊,拼命挣扎。梁逾至颇有失望,冷笑一声便放开了她。
    “手机号码给我。”他伸手拦住沉蘅。
    “有人要过来了!马上就会看见!”她又急又气,恨得咬牙切齿。
    梁逾至拿过外卖,退后几步,当着陌生邻居的面和她拉出一段清白的距离。“沉蘅?”
    她没理会,转身就要进门离开。
    “你的手机呢?”他低声在背后提醒她。
    “你!”沉蘅伸手一摸衣兜,果然不见了,想是之前趁着她神经紧绷,注意力集中在那帮人身上时偷偷顺走的。
    男人笑得狡猾,眉眼间神采飞扬,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与开心。“晚上记得过来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