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将惊悚直播玩成了里番 > Ρǒ①8ん.cΟм 这几个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Ρǒ①8ん.cΟм 这几个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就算很不喜欢学校,正在办财产转赠的何惊雨也没有多余的钱住宾馆,就只能回宿舍。
    宿舍没人,她洗澡的时候,发现膝盖磨得发紫,还破皮了。她在心里又将杨诚煦骂了个遍,小心将伤口处理了,又做了个简单的防水措施,就潦草地洗了澡,重点将男人留在体内的东西清理干净。
    她正要裹着浴巾出去时,听见宿舍三人回来了,便决定穿上备好的两件式睡衣,完全遮住膝盖的那种。
    三人正说着学校男神的事,听见厕所开门声,都诧异地望了过来。何惊雨目不斜视地走到自己的床桌边,拉开椅子坐进去,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等电脑开机。
    张爽没什么表情,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看书。王娇姣倒是捅了捅于臻臻的胳膊,示意她去何惊雨那打探情况。
    于臻臻不愿意,王娇姣就狠狠瞪她一眼,低声道:“我男朋友是篮球部的,如果你去问了,我明天就带你去他们的训练场,怎么样?”
    于臻臻眼睛一亮,再三要王娇姣保证后,才不太情愿地拖着自己的椅子,坐到何惊雨身边。
    看见何惊雨的电脑页面,她诧异道:“你家不是很有钱么?怎么大一就要找兼职啊。”
    何惊雨将目光从伊网上移开,淡淡道:“那天的事情你不是听说了?我得到的遗产要还回去,从现在开始要学会自力更生了。”
    于臻臻眨了眨眼睛,张爽翻书的动作一顿,王娇姣藏在床上偷笑。
    “那你以后都会住在宿舍喽?对了,你这几天都去哪了啊?整天夜不归宿的,幸好学校不查寝,不然你可就露馅了。”她凑近了问。
    “去朋友那住了几天。”何惊雨轻描淡写。
    “你不是A市的人么?在B市也有朋友啊。”
    “开学前在网上认识的,他们喜欢真人游戏,我正要也好这口,就加入了他们的小队。”
    如果是平时,何惊雨是一个字也懒得说。但最近的事情有点多,她感觉自己是个被挤压到极致的气球,如果再不跟别人聊聊,发泄下情绪,她可能就要奔溃了。
    “真人游戏!”于臻臻眼睛里炸开光彩,拖着椅子坐得更近了,“都去哪玩游戏啊?”
    “西欧古镇、乡下老村、还原历史实景的体验馆等等。”何惊雨胡说着。
    “嗯?感觉很一般嘛……”她歪着头想了想,又问,“那是什么类型的游戏呢?竞技射击?还是单纯去游玩啊?”
    何惊雨看了她一眼,道:“就‘很一般’的各种游戏设定,什么古堡解密、什么真人大逃杀还有杀人游戏等等。”
    “哇……这就很刺激了。”她向往道,“好想去。”
    何惊雨:是很刺激,但你的话,估计也就是活不过一集的水平。
    王娇姣突然咳嗽了一声,于臻臻像是想起了什么,接着问:“你们去过那么多地方的话,要花很多钱的吧?AA?还是有大款掏钱啊。”
    何惊雨神秘一笑,说道:“我们小队是有赞助商的,赞助商提出游戏的主题和地点,我们去试玩,完全免费,玩得好了还有奖励。”不过,都是拿命换的。
    “真好啊。”于臻臻羡慕道。
    王娇姣又咳了咳。
    何惊雨有点烦了,在于臻臻再次开口前,问道:“打探完了么?”
    于臻臻“啊”了一声,像是很不理解何惊雨的话:“你在说什么呢?我只是找你聊聊天而已啦。”
    直接开启耿直模式的何惊雨:“那聊完了么?”
    于臻臻被死死噎住,灰溜溜地爬上了自己的床,啪嗒啪嗒地在手机上敲字。何惊雨不用回头看她,就知道她在跟王娇姣交换信息。宿舍里安静了下来,何惊雨也镇定了些,可以开始分析解决最近发生的事情了。
    按照简易的说法,官山彧应该也是队友。可她总觉得他哪里不对。之后小队投票的话,她比较倾向于拒绝他的加入。
    宋祖母将养父的财产拿走后,她就身无分文无家可归了,要尽快解决资金的问题。按照她刚才看见的伊网信息,她在完成小队培训后,可以尝试着多进入几个低级场次,赚点经验后,再从伊网任务区接点任务赚积分换钱。
    对了,小队培训!本来简易的意思是今天早上进行的,要小队成员一起,但她鸽了。明天是周一,虽然不是每天满课,但日程上和杨诚煦就安排不到一起了。
    她松了口气。
    被杨诚煦那么对待之后,她被怒火冲昏了头,直接把人脑袋开了瓢。刚开始心里很解气,很爽,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心里有点打鼓——万一杨诚煦小肚鸡肠,告家长,那她的黑历史又要加一条了。
    而且从昨天他的醉言醉语中能听出来,她那几个男队友似乎信息是共享的,不然他怎么知道她和恶魔上过床,还逼迫了萧落风?
    对了,萧落风。
    当时第三场的时候,她还试探过他,但他像是完全不知道她做的那些“好事”。但从她这两天的了解来看,萧落风和谢阳皓的关系不一般,跟杨诚煦的关系不是很好,可杨诚煦分明知道萧落风的事情。如果不是信息共享的话,那杨诚煦怎么能从“关系不好”的萧落风那知道这么私密的事情?
    这很大概率是,他们的信息是共享的。
    也就是说,萧落风从一开始可能就知道她迷奸谢阳皓的事。但他表现得不知情,或者说,不在意……
    何惊雨握住鼠标的手慢慢收紧,原本的心悸害怕顿时消失:这几个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题外话:
    感谢RIAAA的两颗珍珠、喵喵的一颗珍珠、jchp888的两颗珍珠、小糖豆的两颗珍珠、蒋将的一颗珍珠、感谢沙城的两颗珍珠、感谢Amber的两颗珍珠、感谢千千的两颗珍珠、感谢鬼魅妖影的一颗珍珠、感谢龙龙爱咆哮的两颗珍珠、感谢沉迷学习呀~的两颗珍珠、感谢方舟的两颗珍珠、感谢我要吃肥肉的四颗珍珠!爱你们~
    回复RIAAA:蠢作者说过不再剧透的!小天使们天天引诱蠢作者打自己的脸——所有的男人都不简单!前期不要轻易站队啦~
    回复jchp888:郑母打电话的剧情……算是伏笔吧,等下个场次结束你就该明白了【疯狂暗示继续追文
    回复小糖豆:喜欢就好!
    回复作者你家痴汉来找你了:看蠢作者回复RIAAA的那条【狗头
    回复千千:竹马有竹马的好,但是弊处也大……【点蜡
    回复鬼魅妖影:emmm……食物链底端不是他【蠢作者又剧透,打脸啪啪啪,而且食物链底端不一定就是最差,信我
    还有其他小天使的留言,蠢作者就不一一回复了,打字真的很累哇,嘤嘤嘤……
    附加小剧场:
    何惊雨:这几个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谢总:无辜躺枪。
    简易:呵,继续装。
    谢总:……
    简易:上了人家小姑娘,还不当回事的,你的道德被狗吃了。
    谢总:谁说我不当回事,我只是没表现出来【小声逼逼
    校级男神(现实过渡6)
    周一上午两节是空的,何惊雨赖床到第三节快开始才起床,宿舍里已经没人了,她慢悠悠地洗漱完,刷牙时发现嘴角的裂口已经好了。
    她挽起裤腿,膝盖上的淤青也消失了。
    何惊雨:杨诚煦那只狗,也还是有点好处的。
    等她晃到网球场的时候,才发现隔壁篮球场被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不时有尖叫声传来。
    SD大学比较出名的是数学和体育。数学上的成就不说,他们篮球部的名声在整个省内都很有名。基本上入了学校篮球部,就相当于半步迈进了职业篮球赛。
    杨诚煦就是篮球部的,似乎还是首发。
    她对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虽然他在异界场里表现得非常绅士,男友力十足,但她实在无法再直视他。
    “先点名啊。”体育老师拿着花名册,开始喊名字。
    何惊雨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目光随意地跟着老师点到的名字,落在那人脸上。
    他们数字媒体只有两个班,不到一百人,和软件计算机的一起上体育课。军训后,体育课就分开了,每个人自主选网球、羽毛球、篮球、健美操等十几个课程。因为除了篮球设施,其他体育场馆很小,课容量也都小。他们羽毛球课的参加人数也就三十几个。除了本专业的小伙伴,还有软件和计算机的。
    虽然已经上了两个多月的课,但实际一周也就相处两小时,总共才18小时而已,她也才认全上网球课的人。
    旁边篮球场有老师和导员干扰,让闲杂人等散开,不得围观,引起一众女生的抱怨。何惊雨扭头去看时,正好撞到坐在休息区的杨诚煦的目光。
    他有些狼狈地躲开,紧接着就被一个高个男生揽住了肩膀。他头上贴着纱布,大概是因为负伤,所以没能上场。
    何惊雨收回了视线,站在她旁边的张爽道:“唐玺,今年大三,内定国家级职业篮球队,校级男神,你有兴趣?”
    何惊雨惊讶,这还是张爽第一次主动跟她答话。
    “没,我认识他身边那个男生,杨诚煦。”
    “哦,唐玺的小跟班啊。”张爽笑了笑,眸子在阳光下闪亮亮的,“听说是跟唐玺一起长大的,关系很亲密。不过,有传言说,他们那伙人啊,私底下玩得很烂。有好几次在酒吧被人撞见,听说他们会轮流勾搭女生,然后几个人一起玩。”
    何惊雨觉得有点恶心,低声问:“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只是不想让他们再多骗几个人了。”
    她下巴往一边伸了伸,何惊雨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就见王娇姣拉着于臻臻,正和一个高大的男生隔着隔网聊着什么。那男生似乎对于臻臻很有兴趣,于臻臻却伸着脖子往杨诚煦那边看。
    “校级男神,真是好大的噱头呢。”张爽幽幽道。
    何惊雨看了她一眼,没接话。
    “何惊雨!”老师念到了她的名字。
    “到。”
    “好了,点名完毕。篮球部的训练场要翻修,这段时间可能要借用我们旁边的开放式篮球场。大家注意点,不要围观打扰他们训练哦。接下来,我们先进行挥拍练习,下节课上球场,继续练习发球……”
    何惊雨是真的想锻炼体能,所以挥拍很用力,身体扭得很到位,但因为动作和风,她的衣摆撩了起来,露出半截细瘦的腰,以及细嫩的腹部皮肤。
    “那姑娘叫什么?何惊雨么?这名字挺别致啊。”唐玺半挂在杨诚煦身上,看着做挥拍练习的何惊雨,说道,“长得不咋样,身材倒是很好的嘛。”
    “难得你还记得自己嘴巴里的丑八怪。”杨诚煦道。
    唐玺直起身来,“啊”了一声。
    “我那么说就是诈诈你而已。我其实并不记得她,但是你刚刚提醒了我。”他背光站着,脸上具是阴影,“距离你上次谈恋爱,已经两年了吧?怎么突然对这个丑八怪这么感兴趣。”
    “于你无关。”杨诚煦掩下慌乱道。
    “哎,别这样嘛。”唐玺凑过去,低声道,“如果你不追,那我就要先下手了。如果你要追的话,我就放弃。”
    “怎么样?”他更凑近了些,目光如狼一样死死盯着杨诚煦。
    杨诚煦被他看得心惊,下意识回答道:“她那种丑八怪,我怎么会喜欢!你不怕她配不上你,就去追啊。”
    唐玺直起腰,默默地看了他一会,说道:“你说的。”
    何惊雨瞄见杨诚煦和唐玺过分接近的动作,抽了抽嘴角:总感觉自己的队友都是深柜。
    张爽像是能看透她的心,擦着汗,说道:“别看了,不可能的。两人都那么攻,没法压倒对方的,更有可能不死不休。”
    “你不是说,杨诚煦是唐玺的跟班么?”跟班的话,气势会低吧?
    “那是早几年。你如果早认识他们的话,就会发现,杨诚煦几乎是唐玺的翻版。不过,今年不知道怎么了,杨诚煦有点‘掉队’了……”她看着唐玺走远,杨诚煦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接着道,“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不该交唐玺这种朋友。”
    何惊雨试探道:“你认识他?”
    张爽洒然一笑,道:“我认识唐玺,我做过他的地下女友,三年。”
    他们三个——张爽、杨诚煦、唐玺是一个大院里的孩子,青梅竹马三小无猜。但是就像是“乖女孩总是喜欢坏男孩”定律,她喜欢上了唐玺。高一那年,她拒绝了杨诚煦的表白,秘密跟唐玺在一起了。
    杨诚煦似乎察觉了,有点心灰意冷地随便接受女生的表白。
    “他其实是个很暖的人,温柔又体贴。但是唐玺是个混蛋,他每次都会抢走杨诚煦的女友,并告诉他,女孩都是水性杨花的。而我居然一直蒙在骨里,直到杨诚煦受不了了,在毕业那天告诉我真相。”
    张爽当时已经怀孕了,备受打击之后打胎休学一年,复读了高三才考上SD大学。
    何惊雨:果然垃圾都是扎堆的么?
    “那边小心!”有人惊叫道。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一颗篮球往这边砸了过来。何惊雨反应很快,伸手一捞,转了个身就把篮球稳稳托在了手里。
    在这一瞬间,她想起第四次异界场里,她亲手将杨诚煦的心脏挖了出来。
    粘腻又温热……
    篮球脱手掉落,她抬头看向正望着他的杨诚煦。
    Pǒ1捌ん.c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