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高辣文 > 柯学验尸官 > 第545章 救援天团
    茱蒂小姐的声音里有着几分尴尬,却也有着几分可怜和委屈。
    现在在场众人都在用“围观小三”的目光打量着她。
    可拥抱也好,接吻也好,还是喜欢上那家伙也好...
    明明都是她先来的!!
    她堂堂一个原配,怎么反倒混成第三者了?
    茱蒂小姐心情很是糟糕。
    如果让正常女人遭遇这样的事情,就算不对劈腿出轨的前男友恨之入骨,也总该对这种不负责任的渣男彻底死心了。
    而要是让到性格偏激一点的女性遇到这事...
    估计早就带上钢琴线,叫上前男友,一起去多罗碧加乐园坐云霄飞车了。
    可茱蒂小姐却既不偏激,也不正常。
    用林新一的话讲:
    她这也是被PUA了。
    被赤井秀一劈腿甩掉整整两年,不想着翻过这篇重新开始不说,还跟望夫石一样眼巴巴地在他背后,守着这个已经明确爱上其他女人的前男友。
    而为了不让赤井秀一感到困扰,她甚至都不主动表达自己压抑着的情感。
    就像现在,即使受了委屈...
    茱蒂小姐也只会用那复杂难言的语气委婉叹道:
    “抱歉...”
    “也许我来得不是时候?”
    “不,你来得正是时候。”
    赤井秀一还没吭声。
    降谷零就很不客气地抢过话头。
    先前被赤井秀一几句话说得破防,到现在还没走出心理阴影的降谷警官,这时候总算找到了让对手难堪的还击机会:
    “请问这位茱蒂小姐...”
    “你和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同事。”赤井秀一努力用平淡的语气回答上来。
    “同事?”
    降谷零望着赤井秀一那双还被茱蒂小姐紧紧攥着的手掌,毫不留情地嘲笑道:
    “赤井先生。”
    “要是让你女朋友知道你这样牵着你女同事的手,你女朋友就不会生气吗?”
    赤井秀一一时语塞。
    他本来想直接回答“我们真的只是普通同事”。
    可看到身旁茱蒂小姐那努力掩饰,却还是陡然黯淡下来的目光,他却又有些说不出口了。
    他当初和茱蒂毕竟不是因为感情破裂而自然分手的。
    他当初分手的理由是:“能够同时爱着两个女人,我可没有那么能干。”
    这话的意思是“不能”。
    而不是“不爱”。
    说到底赤井秀一对茱蒂小姐还是有感情的。
    这份感情并没有因为他爱上别人就凭空消失。
    而茱蒂小姐在分手后的“深情等待”,就更是把这缕本应在分手时就果断斩断的情丝,给悄无声息地延续了下来。
    所以尽管他们俩分手了整整两年。
    但由于茱蒂小姐在遭遇劈腿后的“软弱”和“妥协”,她和赤井秀一只是斩断了表面的恋人关系,没有在物理上保持社交距离,也没有在心理上进行彻底的批判和反省,分手不成功,不彻底,还保留着大量的恋爱残余。
    简而言之...
    茱蒂小姐实在是太温驯了。
    她被甩之后不仅没把自己活成一个潇洒的独立女性。
    反而把自己活成了一只毫无怨言的备胎。
    这下就算赤井秀一想狠下心来斩断情丝,也斩不断对这个前女友的亏欠。
    毕竟他才是出轨劈腿的一方。
    现在面对外人对他们亲密关系的质疑,赤井秀一总不好说“我早就跟她分手了,是她非要黏着我”,这种厚颜无耻的话吧?
    就算是实话实说地回答“我们只是普通同事”,对茱蒂小姐来说,听着也够冷血薄情的了。
    看着茱蒂那强颜欢笑的脸庞,赤井秀一也实在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伤她感情的话。
    于是他沉默着,沉默着,干脆不回答了。
    这就相当于是默认他和这位女同事的关系不同寻常——当然,某种意义上,事实也的确如此。
    “呵。”降谷零嘲弄地咧开嘴角:“虚伪。”
    “......”
    赤井秀一仍旧一言不发:
    反正他的深情人设已经彻底塌了。
    降谷零也肯定不会为他开后门了。
    与其费口舌跟这些外人解释情况,还不如优先照顾茱蒂小姐敏感脆弱的情绪,认下这“虚伪渣男”的名头算了。
    反正在场的都是些关系浅淡的陌生人。
    赤井秀一从不在意陌生人对自己的看法。
    “林先生,我来了!”
    现场突然响起一个焦急却仍不失温婉的女声。
    “嗯?”赤井秀一身形为之一滞:“这个声音是...”
    他猛地转过头去:
    “明美?!”
    赤井秀一下意识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这个突然在背后响起的女声,很像是宫野明美的声音!
    这样的意外令他罕见地失态。
    如果不是现在身边还紧紧站着一位茱蒂小姐,赤井秀一看着就真像是一个想女朋友想出幻听的痴情男子了。
    “明美?”
    降谷零、卡迈尔等人的注意力,也被赤井秀一的这声呼唤给吸引了过来。
    尤其是降谷警官。
    这“明美”二字就像是消防警报一样,让他瞬间进入了紧张严肃的战备状态。
    可在他那双锐利如刀的目光之下,出现在大家眼前的却并不是什么宫野明美。
    而是一个美丽又陌生的年轻女人。
    “明美?这是在叫我吗?”
    宫野明美顶着“浅井小姐”的脸庞,一脸茫然地看了过来。
    “你...”赤井秀一表情一滞:
    来者不是宫野明美。
    可声音却偏偏和宫野明美这般相像。
    “唔...”一旁的林新一顿时紧张得手心冒汗:
    他本来是想让宫野明美在掌握易容术的同时,顺便把变声术也给练会的。
    可这变声术实在太过考验天赋,宫野明美练了许久也没有太大进步,模拟出的假声还是带着几分本尊的音色。
    这算是一个隐患。
    但因为宫野明美天天在家当宅女,日常生活中根本就没有变声术的应用场景,这方面的用户需求也就渐渐地被大家给忽略了。
    再加上阿笠博士说要帮忙为宫野明美研发一款不用做把变声器放在嘴边的明显动作,戴在脖子上就能持续变声的“项圈式变声器”。
    林新一等人就更加不担心这个隐患了。
    可现在宫野明美的变声术还没练好,阿笠博士答应的项圈变声器也还没到货,要命的麻烦就猝不及防地找上门来了。
    宫野明美无奈之下,也只好硬着头皮拿出这和原声颇为相近的声音。
    “千万不要出事啊...”
    林新一心里七上八下:
    即使抛却声音这个缺陷不谈,他也不放心让“中毒已深”的宫野明美出现在赤井秀一面前。
    万一她对这男友太过念念不忘,在交流时忍不住真情外露怎么办?
    他始终抱有这么一份担忧。
    但出人意料的...
    近距离地站在赤井秀一面前,面对男朋友那仿佛带着无限深情的目光,宫野明美竟然仍旧表现得十分自然:
    “明美是谁?”
    她一脸茫然地盯着赤井秀一,面不改色地问道。
    “...”赤井秀一愣了一会:“抱歉...我认错人了。”
    原来只是声音像而已。
    而且仔细听听,这声音也只是有七、八分相像罢了。
    但说来也奇怪...
    明明从未谋面,却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
    这位“浅井小姐”看着就面善,让他有种莫名的好感。
    但“浅井小姐”对他显然没有什么好感。
    “哦,原来是认错人了。”
    宫野明美直接避开赤井秀一那捉摸不透的目光,躲到了林新一身旁。
    躲远了还不忘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嘀咕:
    “林先生,这个戴着手铐的犯人是谁啊?”
    “他怎么这么奇怪?!”
    听到这话,赤井秀一才终于收回那有些冒犯的目光。
    而林新一则是暗暗送去一个意外的眼神:
    你竟然...
    在“真爱”面前都能这么淡定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傻白甜姐姐吗?
    林新一虽然没有明说,但这些话却都写在了他的眼神里。
    “...”宫野明美同样没有用言语回答。
    她只是用眼角余光轻轻瞥了茱蒂与赤井秀一一眼,便很好地藏住了那抹复杂难言的目光。
    等回过头来的时候,宫野明美眼中便只剩下因这起劫持案件而产生的焦灼了:
    “林先生,现在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救人要紧!”
    ......................................
    与此同时,公交车上。
    柯南正经历着他人生第???次大危机。
    两名持枪歹徒劫持了这辆公交大巴,还以车上人质的性命安全为筹码,要挟警视厅释放他们不久前在抢劫行动中失手被捕的团伙老大。
    如果情况仅仅是这样,柯南还不算太担心。
    因为这些歹徒并不是什么丧心病狂的恐怖分子,不是报复社会的变态疯子,而是精心策划了劫持方案、可以沟通谈判的理智型歹徒。
    而警视厅办案,或者说正常国家的警察办案,都讲究以人为本。
    他们可不敢像毛子警察一样强硬到底,甚至可以不顾人质的生命安全,喊出“绝对不向犯罪分子妥协”之类的狠话。
    要是真像俄式救援一样闹出那么多条人命,别说刑事部长了,警视总监都肯定要改行去当躬匠。
    所以按照柯南最初的推测:
    这起劫持案的结果很可能是警视厅在解救无果的情况下无奈向劫匪屈服,同意释放这些劫匪的老大,保证车上人质的安全。
    只要在交换人质、歹徒撤退等关键环节中不发生意外,不闹出暴力冲突,他们这一车人最后都应该能有惊无险地度过这次危机。
    可柯南很快就发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个滑雪包...”
    “一个劫持大巴的犯罪计划中,最难设计的就是最后的撤退脱身环节。”
    “为了能在警方的注意之下迅速撤离,歹徒应该尽可能地想办法少带随身物品,减少行动中的自身负重才对。”
    “可这两名歹徒却带了一只沉甸甸的大滑雪包,而且一上车就把这个滑雪包放在了车厢地板上,从头至尾都没有打开过它。”
    “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是备用的枪械?不...只是要威胁人质的话,他们手上带的武器就已经够用了,根本没必要携带这么沉重的大滑雪包。”
    “难道说,里面装的会是...”
    柯南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地分析着。
    “小鬼!”
    一个持枪劫匪粗暴地打断了他的低声自语:
    “你在那偷偷摸摸地念些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所有人都不许讲话!”
    “......”柯南脸色更加难看:
    他刚刚说话时坐在座位上,脑袋低在前排的座椅靠背下面。
    站在车厢前部的两名劫匪,应该根本看不到他藏在座椅靠背后面的小动作才对。
    可对方却还是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的自言自语。
    “果然...”柯南确定了一个事实:“车上不只这两名劫匪。”
    他先前悄悄把无线电侦探徽章放到嘴边,尝试跟外界联系的时候,也是这么莫名其妙地被劫匪给发现的。
    本来都已经成功地联系上宫野明美了。
    可话还没说两句,歹徒就突然一个神兵天降,凶神恶煞地把他手里的徽章抢了过去。
    幸亏那侦探徽章看着就像是普通的儿童玩具,才没让这两个歹徒察觉到他的真实意图。
    最终侦探徽章还是有惊无险地还到了他的手上。
    而这一次,对方又诡异地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
    “在我们座位后面,车厢最后一排的那几名乘客中还有劫匪的内应。”
    “那个内应伪装成普通乘客,在帮着这两个劫匪暗中观察其他乘客的动作,又时刻用暗号向车厢前部的同伙通报情况。”
    背后还有这么一双眼睛盯着。
    连自言自语都会被歹徒发现并警告。
    像把侦探徽章放到嘴巴边上、尝试跟外界通话的小动作,肯定是更行不通了。
    “但我必须想办法把消息传出去。”
    “尤其是...得让外界知道,那个滑雪包里可能藏着的东西。”
    柯南的眉头越蹙越深。
    而那个劫匪也更加不耐烦地呵斥道:
    “喂!我问你话呢!”
    “你刚刚偷偷摸摸地在叨咕什么?!”
    “我...”柯南灵机一动。
    他索性迎着歹徒的枪口,瑟瑟缩缩地抬起脑袋,然后扯开嗓子喊道:
    “别、别杀我!”
    “我害怕...害怕我会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见到眼前这大头小学生露出这般怂样,那歹徒心中的警惕顿时十成去了八成。
    估计刚刚这小子是被吓得想喊爸爸妈妈,才会在那里自言自语吧。
    “够了!”
    这歹徒有些不耐烦地骂了一句:
    “想活着回去见爸爸妈妈,就给我安分一点!”
    “只要那些条子答应条件把我们老大放了,你们自然会没事的!”
    “真、真哒?”
    柯南用他那能把蜜蜂腻死的甜美童声大声喊道。
    他故意把声音放得很大。
    为的就是可以在不能明着把无线电徽章放到嘴边通话的情况下,让声音能传达到宫野明美那边。
    只要宫野明美一直在听,就应该能收到他想要传达的信息。
    “叔叔~”
    “你真的会放我们回去吗?”
    “真的!”歹徒被柯南那嗲里嗲气的声音激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现在只想离这个“恶心”的小鬼远一点。
    但柯南却没有放过他:
    “叔叔!”
    “可是我还是害怕——”
    “你能把炸弹拿得离我远一点吗?”
    “炸、炸弹?”安静的车厢里响起一阵喧哗。
    作为人质的乘客们都惊慌失措地喊出声来:
    “车厢里有炸弹?!”
    “闭嘴!”那歹徒脸色难看地骂道:“我什么时候说有炸弹了?”
    “臭小鬼,你在胡说些什么!”
    “车上哪有炸弹?!”
    他恶狠狠地骂着柯南,想让柯南赶快闭嘴。
    但柯南却反倒扯开嗓子哭叫起来:
    “那个大大的滑雪包里面,装的不就是炸弹吗?”
    “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坏人身上背的包包里面,都会有炸弹的嘛!”
    “你...”那歹徒被狠狠地噎了一下。
    他没想到这个电影看多了的臭小鬼头,竟然误打误撞地把他们想要隐藏的真相给喊出来了。
    “闭嘴,那包里不是炸弹!”
    “你要是再在这里乱吵乱叫,我可就要开枪了!”
    歹徒举着枪胡乱挥舞,总算把场面暂时稳住了。
    柯南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
    而那些乘客也摄于歹徒的淫威,不敢再为那“炸弹”二字而起哄了。
    虽然没人知道那包里装着的到底是不是炸弹。
    但本着人类面对危机时的鸵鸟心态,他们还是更愿意相信那些歹徒的说法,相信车上没有炸弹,大家最后都能安全回家。
    空气总算再度安静下来。
    可那歹徒在稳住局面之后,脸色却依旧没有好转。
    他端着枪走到自己的同伙身旁,小声在对方耳畔说道:
    “大哥,怎么办?”
    “被那该死的小鬼这么一喊,这些人质多多少少都会怀疑那包里装着的是炸弹了。”
    “我们的计划还行得通吗?”
    “放心吧!”
    这位领头的大哥倒是仍旧不慌:
    “这些家伙又不知道我们最后会把他们全部干掉。”
    “而人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不会有勇气站出来拼命的。”
    “你想想,有谁会为了包里‘可能’藏着的炸弹,自己‘可能’被炸弹炸死,就站出来面对百分之百会把自己打死的手枪呢?”
    “所以你不用担心...”
    “一帮肥羊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真要担心的话,还不如担心车厢外面的敌人!”
    “哈哈哈...”那小弟放心地笑了:“外面的敌人?”
    “谁?警视厅吗?”
    林新一的出现虽然帮警视厅挽回了不少公信力。
    但劫持公交、抢劫银行之类的暴力犯罪可不归他管,他一个法医真要跨行去管,估计也不会比搜查一课的同僚们表现更好。
    东京这几个月以来,普通命案的破案率倒是上来了,发案率也有所下降。
    可爆炸案、抢劫案等严重刑事案件的发案率和破案率,却并没有比先前好上多少。
    今天有人抢银行,明天有人抢珠宝。
    犯罪分子闲着没事就炸栋大楼不说。
    竟然还有开武装直升机空袭东京的。
    这治安哪里有一点变好的迹象了?
    所以在这帮无法无天的绿林黑道看来,警视厅仍旧是个笑话。
    “哈哈哈哈。”
    两个歹徒相视大笑,只觉得这把稳了。
    与此同时...
    茱蒂、林新一、降谷零、卡迈尔、赤井秀一、宫野明美、贝尔摩德等人,警视厅、曰本公安、FBI、黑衣组织四方,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