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小说 > 黑石密码 > 1285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1285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听到林奇像是开玩笑一样的猜测,下意识的首相就意识到,这或许就是真正的原因!
    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有可能就参与到了这场针对盖弗拉皇帝的刺杀案中!
    想到这里,首相的表情变得更柔和了,一点也不僵硬,就像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林奇有可能与刺杀案有关系那样。
    “你的说法很有意思,不过这种思想本身是有问题的。”
    两个人就像是在讨论那些随处可见的小事那样随意,林奇挑了挑眉梢,“有什么问题?”
    首相的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他双手合拢,十指扣拢,用双手的拇指抵着下巴。
    这样他说话时就不太容易看见他的嘴唇变化,“对于那些比我们强大的,我们考虑的应该是追逐,而不是阻止。”
    “只有我们自身也变得强大了,才能在世界的舞台上有属于我们的自己的地方。”
    “可如果我们只是让那些已经在舞台上的人下来,对我们而言,我们依旧无法登上这座舞台!”
    林奇为首相的说法拍了几下巴掌,“这个说法看起来很正面。”
    首相没否认,阻止别人不如强大自己,这也是他这段陈述的核心。
    只要我变强了,就等于别人变弱了,听着好像没有什么毛病,其实这种观点很流氓。
    弱者在变强,强者其实也在变强,并且比弱者变强的速度更快,所以强者恒强,弱者恒弱。
    这些话也只有从强者口中说出的时候,才会稍微有那么一点价值。
    首相能从林奇的反应中感受到他那种轻蔑和不屑,尽管他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略过这个话题,你认为谁最有可能出手?”,他笑了两声,“太多的事情占据了我的时间,也许你能给我提供一些帮助?”
    “彭捷奥人!”,林奇立刻给了他一个答案。
    首相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因为你们是死敌。”
    首相没说话,林奇看着他,其实他们都知道,不可能是彭捷奥。
    因为这种事情不曝光还好,一旦曝光就必然是灭国之战,双方都会集结所有的力量进行疯狂的对攻,直到有一方彻底的被打垮。
    所以彭捷奥不会这么傻的来刺杀盖弗拉的帝国皇帝,首相清楚这一点,林奇也清楚。
    而且此时的彭捷奥从各方面来说并不受到盖弗拉军事力量的支配,他们也没有必要冒风险做这种蠢事。
    随后林奇又说了很多的“猜测”,其中就包括了安美利亚反抗势力乃至于总督,他也给了各种第一眼看起来好像就他妈真有可能,但越看越觉得没有意义的理由。
    直到最后首相有些烦躁时,林奇给了他一个他想要,又不敢要的答案。
    “……我说了这么多你都不满意,那么你认为拜勒联邦呢?”,林奇眉眼带着笑,他越轻松,首相的情绪越激烈。
    “也许拜勒联邦是一个不错的主使者,我们刚刚击溃了你们的无敌舰队,又在军事领域里完成多项的超越,在国际地位,国际影响力上,我们又很接近,并且所有人都把我们作为博弈的双方。”
    “从这些地方看,我们比其他人好像更有理由那么做。”
    “联邦想要崛起,盖弗拉既是盟友,又是敌人,只有从盖弗拉身上掠夺足够的养分,联邦才能真正的强大起来……”
    首相紧接着林奇的话茬说了下去,“所以你们策划了这样一起刺杀事件,它的目的就是破坏我们的发展。”
    “你比其他联邦人更了解盖弗拉,以你的能力和你的智慧,你一定能够看得出此时的盖弗拉正处于一个重要的转变的过程中。”
    “所以你们决定,不说打断,至少是扰乱这次变革的过程,从而拖延我们完成所有想法的时间。”
    “不得不说,新的拜勒联邦真的很可怕,你们的海军,那名中将是这样,特鲁曼是这样,你……”,首相看着林奇,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也是这样!”
    林奇的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这看起来像是一种赞扬?”
    首相搓了搓脸,“刺客在哪?”
    “皇帝很可能挺不过来,我们需要给民众们一个交代,把刺客交出来。”
    林奇依旧是那副像是在聊天,或者说故事的模样,“这得问你们,我不清楚也不知道刺客在哪。”
    “也许……他坐潜水艇跑了呢?”
    首相叹了一口气,他念着林奇的名字,“你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家伙……”
    他说着顿了顿,“和你谈话非常的不愉快,我明明知道计划了这一切的人就在我的面前,我却不能对你做些什么,这让我很痛恨我自己。”
    这只是一种猜想,一种假设,先不说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他去抓林奇,仅仅是离盖弗拉本岛不算太远的联邦舰队,就足够让他头疼。
    一旦给联邦人机会,他们的舰队一定会逼近本岛,哪怕他们来了什么都不做,就在本岛周围转一圈,就足以让盖弗拉的颜面尽失!
    这一点首相一点也不怀疑,就像他刚才对林奇说的,特鲁曼是他认为联邦新生代中最可怕的人。
    他有军人的果断,又有政客的狡诈,他不像是那些传统的政客,总是把武力放在最后,或者回避武力这个问题。
    在特鲁曼的眼里,武力也是一种手段,一种方法,它和其他的手段方法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也导致了新的联邦政府在对外态度上,往往会率先谈到使用武力解决问题,这让很多国家的外交官都很头疼。
    一个正在快速壮大的国家张嘴闭嘴就是“战争”,有可能你明明知道他们的外交官是在恐吓你,但你不敢拿一个国家的未来去赌他们说的话会不会实现。
    在这一点上,首相也好,盖弗拉的外交大臣,外交官也罢,终于体会到了以前其他国家外交人员的无奈。
    面对首相的“控诉”,林奇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那都会让他看起来像个小丑。
    首相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他先为自己情绪上的失控向林奇道歉,随后随意的问道,“既然成功了,你肯定要撤离了,打算什么时候走?”
    “三天后……”
    首相点了一下头,记住了这个日子,“到时候我会安排人欢送你离开,希望你别来了。”
    “每次你来,都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麻烦!”
    其实到这一刻,首相都不能确定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林奇,是不是联邦人做的。
    要作出这样的判断,很难。
    林奇随后就离开了首相的府邸,在他离开后不到一个小时,皇帝因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一个主宰了盖弗拉接近三十年的皇帝,一个挑起并发动了世界大战导火索战争的皇帝,一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打赢的皇帝,就这么死在了一颗子弹的手中。
    皇帝的死亡让帝都乃至整个盖弗拉都蒙上了一层阴影,明明阳光明媚,可人们却只能看见厚重的乌云。
    随后首相证实了这一点,并提议皇室皇位的传承将等大皇子从狱中出来之后完成,等他服刑结束,就会自动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帝。
    但是在这之前,这个国家的大权将暂时由首相和大臣们掌握,并推动国家体制的继续改革。
    这一次皇帝被刺杀,也让首相愈发的察觉到君主制,或者某单一统治者制度的缺点。
    反观联邦,总统死了副总统立刻顶上去,副总统死了然后按照内阁坐席位置一个接着一个顶上去。
    加上国会和政府的双重制度,一口气死上几个十几个最高领导人,也不会对这个国家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盖弗拉也需要这样!
    随后晚一点时,首相解除了盖弗拉警察部总部长的职务,并且以“渎职罪”等罪名把他送进了监狱里。
    至于什么时候能出来……估计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了。
    首相直接接管了总部长的工作,整个帝都开始大搜。
    晚上七点多时,正是大搜最高峰的时期。
    “又有人开枪了……”
    餐厅里林奇正在享用晚餐,小伯爵听着外面的枪声有些担忧,他的母亲也是。
    刚才专门应付贵族的“贵族警察”才来过这里,这支警察部队里的警察多多少少都和贵族有一些关系,但联系不那么的紧密。
    所以他们在身份和政治地位上,可以对贵族造成威慑。
    而且随着废除贵族特权的特令生效,贵族的光环已经被剥离了。
    警察们来了也没有做什么冒犯的事情,就是把这栋房子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
    没什么冒犯的地方,离开的时候也很恭敬。
    虽然贵族的特权被废除了,可是人们对贵族的态度,并没有立刻就发生什么变化。
    城市中零零碎碎的枪声一直持续了一整夜,第二天一大早离开家门的人们永远都不会忘记随处可见的,被鲜血染红的白雪。
    据说那些都是一些拘捕的罪犯留下的,首相给了警察们很大的权力,允许他们直接击毙任何有嫌疑的嫌疑人员。
    其实他知道这么做,找不到刺客。
    如果能找到的话,总部长早就找到了。
    他还要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持帝都的稳定。
    只有帝都不乱,盖弗拉才不会乱!
    所以有些人,注定是要被牺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