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酥软(金主包养高HNP) > Ρǒ①8ん.cΟм 不是肿了吗?哥哥亲自帮你

Ρǒ①8ん.cΟм 不是肿了吗?哥哥亲自帮你

    苏阮犹豫了几秒,手放在男人胸前僵持不下,她娇嗔道:“真的不行……早上才……我那里还肿着呢……”
    凌淮城爱极了她含羞时露出的媚态,如玫瑰一般鲜活而美丽,是有点小刺,但是划拉起来像是在挠痒痒一般,可爱又泛着傻气。
    他调侃道:“那我可要好好检查一下。”
    男人的手开始在苏阮臀部作乱,女人穿的裙子紧紧包住臀部,要扒拉下来不太容易,凌淮城干脆把整条裙子都往上一拨,布料都堆叠在苏阮的腰间,露出她丝质的内裤来。
    本来白色的内裤就易透,加之苏阮先前已经来了一些感觉,那流出的春水湮湿了布料,加上影影绰绰的黑色毛发,内裤正中央便清晰地显出一个羞人的形状,苏阮也同男人那样俯下头看去,被这么明显的轮廓给羞得满脸酡红。
    这飞机上冷气开的足,她身下衣服被拨开之后,腿间一片凉飕飕的,苏阮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依在男人怀里,小手掰着他的大掌,貌似拒绝,但更像是欲拒还羞,凌淮城丝毫未理,直接扯下了她的内裤,露出女人漂亮的花穴来。
    男人的指腹轻轻揉着女人的花瓣,是有点肿,而且并未完全闭合,内里微微露出条小缝来,还有节奏地呼吸着,在那潺潺春水的衬托下,看上去更加鲜艳欲滴倒,这仿佛是一个美丽的水帘洞,正等着男人一探密泉的甘甜。
    凌淮城的眸色渐渐深了,他抬起头,看到苏阮脸已经红到不能再红的小脸蛋,心下更加难耐,他凑近她的唇,在她嘴角边似亲吻地低语。
    “把我鸡巴掏出来。”
    他话里如此淫秽,声音却磁性好听,苏阮一时竟被他蛊惑,脸红心跳地把男人身下紧绷的裤子拉链拉开,掏出火热的性器来,那阴茎张牙舞爪,直直挺立在空气中,才这么短短数小时不见,就又盯上了苏阮的蜜穴,有意无意地往她的蜜洞上刮蹭。
    苏阮小小地吸了口气,下意思地拿小手遮了一下男人的巨物,掌心抵着龟头,手里传来了濡湿的感觉,这也让苏阮心里轻飘飘的,她恍惚地想着……要不然就从了他吧……
    她暗自等待着,但男人并没有如她想象的那般急切地拨开她的小洞,提着阴茎一插到底。他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物件,拿在手里随意把玩,苏阮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公寓柜子里备着的药膏,专门治私处用的,效果极好,昨天她也涂了一晚上。
    ……他怎么还把这个带出来了,苏阮颇为意外。
    凌淮城拿着这个小东西,朝着苏阮开口:“把药涂了。”
    苏阮更觉得莫名其妙了,这都箭在弦上了还涂什么呀,她不解地朝他看了一眼,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便只能听凭吩咐,拿过药膏打开,用手剜了一小块膏体,就要往自己的穴里探去。
    凌淮城及时挡住了她的手,慢悠悠地开口:“涂在我的屌上。”
    见苏阮完全迷茫的目光,凌淮城心情甚是愉悦,暧昧地打趣道:“不是肿了吗?等等哥哥亲自帮你上药。”
    苏阮迷糊的小脑袋转啊转,才终于懂得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嘛!苏阮的脸顿时又羞又躁,红得发烫,她死死地拿着药膏不放,像是心里最后的倔强。
    但男人在她耳边轻声,语气更顽劣了。
    “再不涂,等等小穴被操坏了我就不管了。”
    苏阮内心挣扎了几秒钟,最后还是认命地把手里的药膏抹开,然后双手合拢抱住性器,把药膏系数抹到性器上面。
    这药膏虽刚抹上去时有点黏黏糊糊,但抹开之后会有种微凉的感觉,很是舒服,苏阮细细给他的阴茎抹匀好,便抽回小手,还故意把剩余的药膏抹到男人的西装裤上。
    女人恍若无骨的小手在性器上反复摸弄,弄得凌淮城很是舒服,他畅快地仰起头,双手掐住苏阮的腰肢,给她整个人往上滴溜了一寸,苏阮紧张地抱住男人的肩膀,身体不自觉地往下一沉,龟头不小心就嵌入了她的花穴里。
    “嗯……啊……嗯”苏阮被刺激地呻吟了几句,这龟头沟壑多,形状大,这样浅浅在穴口卡着,既舒服又有点不够来劲,苏阮沉浸地感受了一会,却没等到男人一贯激烈地抽插,她睁开眼,迷糊地看向男人,看到凌淮城玩味的眼神。
    “自己动。”他一脸看戏的意思。
    又来这一套!苏阮在心里气得直骂了男人好几句,但又不能表露出来,只能哼哼唧唧地开始研究起身下的巨物来。
    ————————
    明天炖大肉
    小肚子都快被操烂了。(高h/飞机play)
    之前女上的经历苏阮还记得,那真是场实实在在的噩梦,无论她怎么弄,那阴茎就是塞不到她穴里,而且凌淮城也不来帮帮她。
    苏阮瞅了男人一眼,见凌淮城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心里愤懑,还得笑脸盈盈,用上她一贯的美人计,缠着男人的胳膊摇晃,并娇声道:
    “帮帮我嘛~我自己弄不进去。”
    她这幅模样动人的很,脸上画了精致的妆容,耳边的珍珠耳饰垂在发梢间,随着她摇来摇去的动作轻轻晃动,衬得她脖颈如玉,细若天鹅。
    凌淮城看着看着,就晃了神,直到听见苏阮轻声唤他,才回过神来,内心的欲火突然来得又急又烈。
    他一把按住她的后脑勺,深深地吻她,虽然这样的唇齿相偎已经很多次了,但每一次他都觉得美妙如初,苏阮如玉盘珍馐,秀色可餐。
    苏阮也喜欢男人亲她,虽然她也和其它人亲吻过,但是占有欲如此强烈的,凌淮城还是第一个,而且……他这样吻她,好像除了性爱之外,她在他心里的位置也是特殊的,这点让苏阮心生欢喜,像所有向往甜蜜感情的女人一样,不可避免地深陷其中。
    凌淮城抚上她的乳,连连舔了好几口,像是吮吸母乳的宝宝,他浓黑的头发在她胸前反复刮蹭,弄得她痒痒的。
    苏阮昂起头,情潮难耐地说:“凌哥哥……嗯……快进来……嗯……唔……”
    凌淮城顺了她的意,不再逗弄她,阴茎一提,也不知道是男人天生就能摸到女人的位置似的,这么一捅,苏阮的花穴便精准地吞掉了大半根阴茎。
    说起来这药膏不仅有消炎的作用,还凉意绵绵,这样插进去,那些原本还红肿的软肉倒是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觉得舒服,主动过来贴附,交合的过程中也起到了润滑的作用,男人的阴茎顺利地抵达蜜道深处。
    凌淮城适应了几秒这样的姿势,接着便是他一贯的力度,深入浅出,大操大办,这销魂的快感刺激得苏阮尖叫连连,她一边吃着男人的巨物,一边放声淫叫。
    “太深了……嗯……嗯……啊…好大…”淫水流了男人一身,凌淮城的西装裤本来就松垮地搭在大腿上,被苏阮源源不断流出的春水滴湿了大半。
    凌淮城佯装生气地捏了一下苏阮的臀肉,女人尖叫着想逃离,却忘了自己整个人坐在男人腿上,他的性器连接着她的,稍一挣扎,那阴茎滑得更深了,在苏阮穴里找了一个刁钻的角度,深深地捅在那处,女人被捅得直接趴在凌淮城肩上,哀求着他不要再动了。
    因为实在是太深了,这个角度,基本男人的鸡巴都全部吃进去了,只剩他的蛋蛋露在外面,不用说,子宫口也被他顶开了一块,小腹微凸,他下身茂密的毛发扎得她小妹妹都红了。
    但到嘴的美食哪有放过的道理,凌淮城按住她的腰肢,每一下都入得极深,花穴被撑开了一个小洞,好不容易收拢一点,又被男人整个操翻开来,两片嫩肉已经支撑不住,被他每次抽插给弄得外翻出来。
    “不行了……呜呜……呜呜……啊……”苏阮叫得仓皇又急促,她感觉自己被捅得肚子都烂了……这样下去她能被操晕在飞机上。
    苏阮在男人耳边讨好地呼气:“求求……太重了……呜呜……轻一点……”
    男人这次终于听到了她的祷告,他缓了身下的动作,看着她,眸色微深。
    “那你自己动,不弄射出来,就一直被插穴。”
    苏阮心头一震,等等就要是下午茶时间了,后舱的服务员肯定会过来送餐,要是看到他们在这纠缠苟合,她能羞愤欲死,只能小脸红红,抚上男人的肩便开始自己动作。
    她没有章法,只是学着记忆中黄片里看来的那样,一上一下地自己摇动,也没有什么的新动作,但渐渐也摇出了一点快慰来。
    这感觉太过新鲜,此刻好像是她在主导全场,凌淮城在她身下逢迎。这么一想,心理上的刺激感还远大于生理上的,虽然她方法不太对,那阴茎会不时得直直戳到花道内壁,逼出她声声娇哼。
    “嗯……哼……嗯……啊”突然,她小穴迅速痉挛了一番,内壁极速收缩,绞紧了男人的阴茎,她无力地垂在男人肩上,呜咽着达到了高潮。
    男人的性器还高昂着头插在苏阮的穴里,一点要射的迹象都没有,他摇摇苏阮,让她再继续,但苏阮满脸潮红,根本没有力气再动作了。
    凌淮城有点无语,这小妞只顾自己爽了,力道用得一点都不对,有些时候还撞疼了他的性器,就这样她自己还玩得很开心,在他身上嗯嗯啊啊的弄到了高潮。
    以后得好好练她这一块,不练好就不让她下床,
    男人的眼睛眯起来,目光危险,他沉声说:
    “自己弄不射,就别怪我了。”
    说着,他直接按下女人身体,吻掉她那些被刺激到的叫声,阴茎重新没到女人宫颈口去,大开大合地操弄她,脔得她一边发抖,一边还只能吃力地吞吐他的阴茎,最后的时候,苏阮受不住了,几乎要被操昏在男人身下,男人的欲望才得以偃旗息鼓,精液浇到女人花穴里。
    ΡΘ1㈧ん.cO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