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抱走女主前任 > (三十四-三十五)
    也许是注定,倪妮刚打道回家,就在出来的门口遇上了顾云海。
    但她心情并不算美妙,思睿因为前两晚的胡闹,这两天一直低烧不断,她甩手回来是干脆利落了,可他低烧发红的脸和抱着她
    依赖的样子也困住了她。
    而刚刚在楼上的家里,不止他们尴尬,她也觉得讽刺。
    她借宿梁家吃住学习,小女友都差不多和童养媳一样了,艾美兰多要强和骄傲的人,闹过一场后,双方僵持直接断了来往。
    当初倪妮要备考,要竞赛,还要兼顾自己的生活费,忙得不可开交,刘惜情也没有渴望挽回亲情的念头,倪妮索性就丢开手
    了。
    当然也有为自己好的私心,想给自己经历的人生填充更多的色彩,抵消刘惜情原生家庭带给她的浓墨重彩的悲伤,她需要丢开
    和走出去。
    做父母的不合格,难道还要儿女当个圣人去迁就和挽回亲情吗?
    如果是他们真的不懂爱,那谁先退步去包容都没问题。
    可事实是,他们懂如何做好一个父母,只是吝啬于她罢了。
    站在门口遥想当年,情绪很稳,似乎已经不再奢求,无所畏惧。
    可倪妮知道,只是那个情绪点还未被触发。
    果然,当名为母亲的女人开门见是她,本笑出褶子的脸上一瞬间凝滞;当善良贴心的妹妹给她端来一杯一次性纸杯装的白开
    水,笑得僵硬而无措,她的房间却改成她的衣帽间;当越见衰老鬓发已经斑斑白点,连她见了心里都不由一酸的老父亲,却看
    了她半天才才认出女儿……那种自欺欺人的不在意,不过是裹了一层冰霜伪装的冷漠,原生家庭的痛苦,鲜血淋漓又痛彻心扉地烙印在刘惜情的灵魂里。
    顾云海为表重视地站在车外等,因为有留意进出的人,所以和倪妮两人第一眼就对上了。
    倪妮堪称冷漠地扫了他一眼,接起电话直接擦身而过。
    顾云海微愣,视线下意识追过去,那股熟悉又独特的冷魅终于勾起他久违的回忆。
    她也长大了,简直的紧身牛仔和低胸圆T恤,好身材一览无遗。
    他的打量从上到下,混迹欢场老手的利眼在细腰翘臀和修长比直的长腿上多停留了一瞬……倪妮更确定了,这是一个腿控,
    “我怎么不知道极乐有这么大的场地了?”
    她赶回来,就是因为极乐遇上一个强劲的对家,battle砸场嚣张至极,早已经盯上极乐的她了。
    极乐是她的发家地,绿野仙踪的人脉和经营也有他们的友情援手……倪妮依情依理都要应约。
    歌舞地永远一个样,当你聋子似的足以震破耳膜的音乐节奏,男男女女群魔乱舞putyourhand
    sup……尤其今晚的极乐,时间还早,可人早已摩肩接踵,外面豪车更是排成长龙,叫嚣的鸣笛声搅得人心血沸腾。
    极乐的这一场宣传,估计连周边几个城市都惊动了,野心极大。
    倪妮穿上定制的华丽服装,妆容也全由他们捏造,看完对手的视频,她笑了,
    “这个实力?你疯了还搞得这么声势浩大,想死也别拉上我啊。”
    “怕什么,我们又不是舞技battle,论挑起所有人的热血,他还有得学!”
    倪妮摇头,
    “这是你的主场,你占了大便宜了,下次我玩不起了。”
    当各种口技声在舞场里呼啸时,第一回合的battle爆炸开场,对方强劲的力道、机械舞的帅炸、高难度的舞技炫耀……倪妮眼里都在冒光,太帅了,而她的队友已经瑟缩第二回合的battle争斗,实力悬差太大,脚步都凌乱了,黔驴技穷。
    周围已经对他们发起了嘘声,倪妮却开始动了,昂杨的舞步,高频率抖动的四肢,柔软到极致地下弯,又‘砰’地强劲到脉搏
    喷腾的动感……她推了一把对手领舞的胸膛,在他律动起舞姿时绕着他,现场示范了什么叫做即学即跳……喧嚣声足以掀翻穹顶,她的队友也动了,以最卓绝的舞技battle,融合对手可用的动作,硬生生把对他们的嘘声转变成了鼓舞
    人心的哨声……第三回合激烈对决时,顾云海姗姗来迟,送走女朋友和她家人,获得未来岳母‘绅士’‘克制稳重’的夸赞的他,调转车头开
    进了极乐……他看到的,就是她以女性的柔软和动感野性的节奏,绕指柔地把和对手的斗舞,变成了激情四射、舞魅惑影的合舞……男性的阳刚强大,她在他身上跳跃旋转、分开又拥抱地纠缠,最后一个被他抛上双肩,稳稳站立后,再向上一跃,半空翻腾
    后,‘咔’严丝合缝扣落在男人腰上……呼啸声如旋风一般搜刮所有人的感官,男人下巴微昂,热汗淋漓和呼吸相闻里,被诱惑得想吻她……勾引妹妹男友的姐姐(三十五)
    (三十五)
    倪妮及时避开了,跳下地就被己方队友和极乐拥泵她的粉丝包围。
    领舞看着她背影,撇头笑了声——哪儿来的那么多一见钟情,只是那个场景那种默契里,似乎接吻才能表达激动的情绪。
    “what”
    他张开手耸了一下肩,回应队友对他的撞肩,然后隔着人海与倪妮视线撞上。
    他挤过来,对她伸出手,
    “你好,乔治,你很不可思议。”
    倪妮笑容很大,和他握手,
    “你好,茱莉亚……”
    顾云海讶异她的变化,而现场看来,不止他一个人有这认知。
    她笑得太灿烂了,眼里都是星光。
    在有人议论乔治可能成为她新宠,还科普她的感情史,楚辞的出现让他低头一笑——
    当初是误判了,她根本不是为小情绪小矛盾闹分手的小女生。
    舞池里,她又和乔治舞起来了,乔治似乎在教她……顾云海有种预感,她已经属于某个人,让她变成这样鲜活灵动的人。
    倪妮根本就忘了还有顾云海这个人,本是为情绪宣泄而学的舞蹈,至今反而成了她的爱好和优势。
    而前世赋予她的意识层面的,轻盈的体态和绝佳的平衡感,助她更快地找准节奏和肢体肌肉……“天生舞棍”,乔治这样评价
    她。
    倪妮满场走位舞跃,欣喜刚学到的猫舞,轻盈跳跃灵动的她真的就是个猫女,高度和障碍完全不是问题。
    虽然有作弊,她用上了前世的格斗技巧,可融合了猫舞的律动真的美的她也如痴如醉。
    在全场的欢呼和哨声中,在所有人目光灼热,欣赏又崇拜的追随下,她直到跳到了顾云海的面前,才一愣,认出自己的目标。
    表情已经出买自己,她将计就计,一跃跳进他的怀里,如一只高贵傲娇的猫女王,摇摆扭动着柔软的肢体,
    “喵~面具?”
    眼媚如丝,又桀骜不驯得睥睨天下,她真的可以猎取任何一个男人想要驯服、征服的心,只要她想!
    顾云海心跳的激荡,而他并未发觉,只觉得头脑仍旧一片清醒,唇微勾,知道她也认出了他,不过这也意味着,之前小区门口
    的对视,他于她,还是个无关痛痒的路边人。
    他手抬起,刚要从过度活跃的思维里抓取片段回应她,她却已经撑住他的肩膀,借力一跃而起,从他触手可及的怀里消失。
    ……怅然若失。
    是的,该死的居然是怅然若失的感觉。
    所以沙滩音乐会上,她以女朋友的姐姐身份一起出现时,听闻过女朋友家的难经的顾云海,并不觉得如女朋友所言,她恨乌及
    屋,不待见他。
    相反,她似乎在表达“喜欢”他。
    顾云海轻易猜透,却反常地没有揭破这种“报复”
    ,还相当乐在其中地和她隐晦调情。
    可逼仄空间里,他们凑得极近,在挑逗和双方试探的拉力里,他如毛头小子动情极快的身体,渴望吻她,视线在她眼神和唇瓣
    上游移,却越来越力不从心地缠在迷人的嫣红上时……这种乐在其中,已经变得非常危险。
    可越是危险越是迷人,不是吗,男人都难拒这种诱惑的刺激,尤其,他确实觊觎她已久,当初星火,现已燎原。
    看書請箌yuωānɡSんē。Μē 更新块人壹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