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秘密交换 > 她只是想他的肉体而已(微h)

她只是想他的肉体而已(微h)

    路霄站在别墅大门外,望着一盏盏被点亮的窗户,隐约间能看见女人曼妙的身影在窗闪过,然后最终归于宁静。
    吐出的烟气连同水雾一起随风飘散,路霄香烟点了一根又一根,直到别墅内所有发光的窗户都熄灭,他才回到车内驱车离开。
    路霄的脑海里回想起了十四年前的九龙宕,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光景。
    他打翻了她一桶水,她一怒之下将他揍趴在地,带着泥的鞋底踩在他一边脸上,红色短发的“少年”居高临下地蔑视着他。
    “你这么喜欢当那些人的狗,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狗了。”
    余晖从凤唯身后洒过来,路霄趴在地上不敢动弹,一双眼卑微地与凤唯对视。
    凤唯的眼里带着傲慢,带着轻蔑,像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王者,蔑视着匍匐在她脚下的丧家犬。
    路霄没有反抗,不是因为身体没了力气,而是内心的灵魂深处,有什么东西变了。
    因为不服父母管教,他早年离开了鹭家,改了姓名,混迹在九龙宕中追求盲目的自由。
    他从不惧怕拳头,他是在九龙宕的混混当中摸爬滚打过来的人,哪怕是屈居于帮派之中,他也未必信服于谁。
    可在被凤唯踩在脚下时,他既没有反抗,也没有怨怒,只是心甘情愿地被她踩在脚下。
    夕阳余晖下的凤唯,脸上是笑容与怒容兼有的狂妄,像伫立在沙漠中的“沙漠玫瑰”,坚韧,傲立,永不枯萎凋零。
    或许是从那一刻开始,路霄就被彻底的征服了,他成了只供凤唯差遣的,她的忠犬,永远只臣服她一人。
    **
    冰冷的墙壁,冰冷的空间,哪怕点燃了壁炉,开了暖气,也无法给这空旷的别墅增添一丝人情的温暖。
    凤唯在客厅休息了一会儿,静理了下思绪。
    她没想到路霄会突然提出这种要求,差点没能控制住局势。
    她看上去有那么饥渴吗?连路霄都自告奋勇想留下来陪她了……
    凤唯靠在沙发上,仰头摁了嗯太阳穴。
    还好,她控场一直都很可以的,在既不伤到路霄自尊的情况下将这事完全揭了过去。
    路霄是个好男人,与他有过十四年交情的凤唯自然清楚,但是……
    正因为太熟悉了,所以她更下不了手。
    在凤唯眼里,一直都把路霄当朋友,当兄弟,十四年了,如果能有什么,他们早发生了,不用等到现在。
    做不了情人,自然更做不了床伴。
    先不说凤唯对他起不了感觉,一旦跨过那条线,只怕将来他们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维持现状就是最好的选择。
    凤唯起身去泡了个澡,除夕夜,本该是和家人一起守岁过年的时候,凤唯却只能一个人躺在大床上无法入眠。
    她辗转反侧,不知是寂寞催生了情欲,还是路霄的请求点燃了她隐隐的火苗,凤唯突然就很想要了。
    明明前天还那么疯狂的做过,这具身体真是一天比一天淫荡了……
    那个男人在身边时,想做,那个男人不在身边时,也想做。
    凤唯伸手去拉床头柜的抽屉,在抽屉里一阵翻找,却没能掏到她想要的东西。
    她急忙支起身子查看,确定左右抽屉里都没有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抹了把脸。
    “Fuck……”
    她把那张淡金色手绢留在公司办公室了。
    有些绝望地捋了下头发,凤唯栽回了松软的大床中间,望着天花板发呆。
    虽然公司有专门负责留守的职工,但现在这个时间去公司,只为了拿一条手绢,也太胡扯了一些。
    凤唯夹了夹大腿,深吸了口气,左手还是忍不住探向了桃源秘境。
    那里濡湿一片,阴蒂因为充血已经挺立起来,轻轻一碰,凤唯身子就是一颤。
    凤唯吐了口浊气,右手托住右乳,回想起某人玩弄它时的状态,指尖一点点挑逗着逐渐变硬的乳头。
    左手拇指摁住阴蒂画圆打圈,中指缓缓探入渗出蜜液的花穴口,微微上钩,触碰到了一块微硬的软肉。
    “嗯……”凤唯舒服得脚趾都蜷缩起来,耳边仿佛回荡起了某人玩弄般的调笑声。
    凤,你看你吸得多紧。
    凤唯脑海里回想着与林风雅一起翻云覆雨的画面,还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她就能高潮了。
    然而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凤唯拿出了所有可以挑逗自己的方法,回忆着所有与林风雅尝试过的羞耻姿势,可她想要的还是没有到来。
    泄不出来……
    凤唯眼中早已一片迷蒙,身子也逐渐疲惫,可高涨的欲望全部堆压在身体里,丝毫发泄不出,叫她苦不堪言。
    要是那张手绢在手边就好了,明明只要有那个,她就能度过每一个寂寞的夜晚的……
    一个小时过去了,凤唯瘫软在床上,手指因为浸润太久而出现了轻微起皱,她尝试了各种方法,哪怕生理上获得了短暂的高潮,心中的欲望却怎么也发泄不出来。
    阴蒂红肿得更厉害了,小穴也不停地吐着蜜,将身下的被褥打湿成一片。
    或许是与节日的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此时涌上来的寂寞占据了凤唯的全身,让她的心也脱离了它本该保持的轨道。
    “混蛋,为什么要离开祁城啊……”凤唯小声咒骂着,将脸埋入被子里,妄图让自己忽视脸上泛起的热度。
    她不是想他了,才不是,她只是……想他的肉体而已……
    凤唯自我催眠着,想要再试一次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
    乐家老宅建在岳城的岳池风景区内,背山靠水,是有名的风水宝地。
    老宅是以旧时宅院风格修建的别墅,经过几次翻新,变成如今融古贯今的独特建筑风格。
    林风雅和外公外婆吃完年夜饭,祖孙三人打起了三人麻将。
    虽然时隔多年,林风雅还是被这一对老头老太太的牌品感觉无语。
    外公每次都明目张胆地给外婆送牌也就算了,两人还联合起来一起对付林风雅,一整晚下来,林风雅就没和过一把。
    这是打麻将还是斗地主呢?
    ====
    八爷:想我,和想我的肉体,不都一样吗?
    凤哥:不一样!我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
    作者有话说:
    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在追文……除了每天都来给我投珠的那几位比较眼熟的外……
    其他的读者,能在评论区留下言吗?让我知道我这人老珠黄是否还有市场……(^)
    秘密交换105小骚货,你这是在求我?(微h)
    105小骚货,你这是在求我?(微h)
    眼看时间不早了,祖孙三人散了桌,坐在客厅看看除夕晚会节目。
    老头子老太太一把年纪了也不害臊,当着外孙的面秀恩爱,你给我削水果,我给你爱心投喂,完全把林风雅当空气人……
    算了,记忆中这两位从他小时候起就是这样,林风雅没敢再当那个一万瓦电灯泡,悄咪咪回了自己二楼房间。
    林风雅曾在这间房间里住了十多年,里面的每一个摆设都会勾起他儿时的回忆。
    房间整洁得纤尘不染,可见老人家们时常都在打扫这个屋子,叫林风雅心里隐隐有些愧疚。
    他是由外婆外公拉扯大的,和父母虽然不亲,但外婆对他是真真正正的好。
    老人们都不希望自家的雏鸟们飞太远,可他还是我行我素地去了北州,实在有些愧对外婆的厚爱。
    林风雅叹了口气,忽然手机传来消息提示音,他点开一看,是乐柒鸣邀请他进入家族聊天群的提示。
    之前乐柒鸣也曾邀请过他几次,但他都拒绝了。
    他和父母的关系并不怎么样,对头上的几位姐姐感情也不怎么好,也就和乐柒鸣侯玖琛走得近一些。
    林风雅没有犹豫地点了拒绝,乐柒鸣也没有来小窗私聊他,估计也没有什么重要事,林风雅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窗外传来嘈杂声,林风雅走到阳台往下望,见到外公正在花园里拾掇着什么,听外婆在一旁指挥,好像是在安放烟花。
    “需要我来帮忙吗?您老可别闪了腰。”
    林风雅冲楼下喊了一声,听到这话,外公中气十足地回怼道,“呸呸呸,你个混小子能说点好话吗?别把我说得像个快散架的老头子!”
    林风雅侧过脸去做了个白眼,心想,你不是像,你就是。
    林风雅不敢再吭声,随他们二老折腾去,但又真担心会出事,便站在阳台上时刻关注楼下的情况。
    “那就是你外婆?”脑海深处某个声音突然蹦了出来,仿佛近在耳边。
    林风雅朝阳台背光的暗处望去,女人披散着红发扶靠在栏杆上,脸上的笑容有些轻蔑。
    “你就因为这样一个老女人,把我丢在了祁城?”她的笑容里参杂着半真半假的委屈,“林,你真渣。”
    林风雅冷漠瞅着身旁的幻影,直接将她无视。
    这段时间他出现幻觉的次数有了明显的降低,若不是这次突然出现,他差点都忘了自己还有这个毛病。
    大概是和那女人离得太远,所以又复发了?
    林风雅转移了注意力,只把心思放在确认楼下两位的人身安全上,待所有烟花都安放完毕,林风雅收回视线时,幻影已经消失了。
    看了眼时间,十一点四十,快零点了。
    幻影的出现勾起了林风雅对凤唯的思念,不知道那个女人在做什么呢?
    是在和好友一起聚会,还是在那个所谓的她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
    冷风吹过,叫林风雅找回一丝冷静,真是疯魔了,他在乎这些又有什么用?
    那个女人心里根本没有他,他想再多也只是自寻烦恼。
    心里这么默念着,林风雅的手还是不由自主地在手机屏幕上来回滑动,没有挣扎太久,他还是拨通了凤唯的电话。
    没什么,就当是去送个新年祝福,没什么别的意思。
    随着“嘟——嘟——”的响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林风雅做了许多种设想,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会传来什么样的应答呢?
    是喧闹的歌舞声?还是嘈杂的交谈声?
    接到这通电话的她,声音里是无尽的不耐烦,还是礼貌到疏离的客套?
    种种假设在嘟嘟声的不停循环下渐渐变得虚无,就像前段时间他拨出的每一通石沉大海的通话一样,没有回应……
    这个女人就是这样,总在他已经放下时突然以幻影的形式出现,勾起他的念想,又以这种冷漠无情的现实击溃他的所有幻想。
    就在嘟嘟声中断,林风雅以为拨号超时时,电话那边传来细微而娇弱的应答。
    “喂……?”
    女人的声音娇娇滴滴,带着轻微的沙哑,像小猫的爪子一般,轻轻在林风雅的心上挠了一道。
    气血瞬间上涌,林风雅只觉得脑门血管突突直跳,跨下也因充血瞬间挺立起来。
    “什么事?……说话……!”凤唯的声音软软绵绵,显得有气无力,可正是这样,使得林风雅愈发血脉喷张。
    “你知道你现在说话的声音有多骚吗?”林风雅咬着牙齿,尽量压低了声音,不让楼下的人听见。
    “我知道呀……”凤唯拖长了话音,偷偷笑了一声,“我故意的。”
    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凤唯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你这是在玩什么?”
    “玩这个……”凤唯将电话往下移,随着她手指的搅动,噗嗤的水声顺着麦克风传递了过去,“听到了吗,它好湿哦。”
    林风雅急忙躲进房间里,关上落地窗户,拉上窗帘,连带着关灯锁房门一气呵成。
    他躺倒在床上,拉开裤链,将早已昂扬的硕根掏了出来。
    “在自慰?”他抚上龙头,将渗出的前液一点点涂抹到柱身上。
    “明知故问。”凤唯翻了个身,趴在柔软的大床上,屁股自然而然地挺高,幻想着身后有一双大掌扶住了她的腰,随时要把那骇人的硕物捅进她蜜液泛滥的小缝中。
    啊,光是想一想,凤唯心里就激动得发颤,“林,快进来……肏我,使劲干我。”
    “操……”林风雅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左手握住鸡巴缓缓套弄起来,模拟着肉棍在凤唯丰满的股沟间缓慢磨蹭的画面,“小骚货,你这是在求我?”
    凤唯哼哼了一声,明明知道男人远在千里之外,却还是不自禁地晃了晃屁股,“你快进来嘛……”
    “你这是求人应该有的态度?”林风雅稳住气息,尽量不要让自己的急促通过电波传递过去,用仅剩的一点理智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电话那边除了凤唯的声音没有听到其他响动,基本排除了她在别的男人做爱的可能,那剩下的就只有一种答案。
    她在想着他自慰,她想要他了。
    ====
    八爷:承认想我了有那么难?
    凤哥:谁想你了,自作多情(白眼)。
    ====
    作者有话说:
    关于新书,我目前有几个脑洞想写,等这本写完后,会从那几个里挑一个,基本是中短篇,不会像这一本这么长了。
    读者想看哪一种,可以留言告诉我,直到开新书前,我都会参考读者的意见来选材的。
    1.现代文,小甜饼,1V1,男主演员,女主主播,不讲娱乐圈,讲家长里短更贴近生活的故事(这个已经码了一半的大纲了)
    2.禁忌文,1V1or1V2,公公和儿媳(无纲,纯瞎鸡巴想的阶段),读者想看1V1还是1V2?2的另一个男主就是女主老公(父子丼?)
    3.重生文,现代背景,1V2(确定),女主重生后跟自己前世瓜葛最深的两个男人的故事。(也是无纲,瞎鸡巴想的阶段)
    有纲的好处是,在选材确定之后,可以立马码新文,新文会出的很快。而无纲嘛……就得先等我码好纲了才能开书。
    读者们喜欢什么题材呢?
    什么?这些都不喜欢?来,笔给你,你来写。
    秘密交换106“新年快乐”(h)【2号加更】
    106“新年快乐”(h)【2号加更】
    这样的认知让林风雅龙躯一震,鸡巴难以自控地抖了两下,涨得更大。
    这女人就是来要他命的妖精,在他面前表现得十分冷淡,离了他又费劲心机地来勾引,存心想要来玩弄他是吧?
    浅浅吐了口浊气,林风雅清润的嗓音带着少有的命令语气,“好好求我,我就给你。”
    电话那头,凤唯趴在床上,心里甩了个鄙视的白眼。
    本来电话响起时她是不想搭理的,她正处在快要登顶的边缘,只需要再多一点刺激就能泄出来,也不知是哪个没长眼的,选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可看到来电提示,她迟疑了许久,才选择了接通。
    这电话来的正是时候,如果借助林风雅的声音,她一定可以的……
    于是从电话接通的那一秒,凤唯就算计着怎么勾引男人进入状态,通过电话模拟真实的做爱现场,好让她快点达到高潮。
    她已经自己DIY了一个多小时了,此时她只想痛痛快快地泄一场,结束欲望对她的束缚。
    不就是开口求他么?为了能高潮,这次她就拼了!
    “林……”凤唯娇弱的声音带着委屈,顺着电波一点点传递到林风雅耳中,“求你进来,干我……肏我,好不好?”
    林风雅呼吸一沉,顺着凤唯的话,也进入了状态,“自己把小屄掰开。”
    “嗯……”凤唯按着男人的指示,用食指和中指拨开蚌肉,露出吐着蜜儿的小穴口,花瓣因为暴露在空气中而刺激得哆哆嗦嗦。
    “这么多水……前天才喂了你那么多,现在又饥渴了?真是贪婪的小嘴。”男人的话语宛如身临现场,凤唯甚至能想象到他拍打着她的屁股,握着肉棒在花瓣上磨磨蹭蹭却始终不肯进入的画面。
    “别再玩我了……快进来吧。”凤唯已经完全入戏,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小阴唇上来回磨蹭。
    “再说一句好听的,我就给你。”林风雅笑了一声,开始得寸进尺,“叫我老公。”
    以前在床上,林风雅也没少拿这种事引诱凤唯,不叫声老公就不给进去,但得到的不是凤唯一脚猛踹,就是她的破口大骂,最后林风雅不但没讨到好,还被凤唯反扑,直接骑在了身上。
    这个女人在某些地方存在着异常的执着,哪怕是在床上,也不会给别人有机可乘占便宜。
    林风雅已经做好了被凤唯反骂一口的准备,可等了五秒,电话那边只有沉默。
    沉默,即代表犹豫,她在思考做出回应后的得与失,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断然地拒绝掉。
    林风雅心境一下子变得明快,只要他再坚持逼问下去,凤唯就很有可能松口而叫出那个称呼,但是……
    “开玩笑的,别紧张,小屄抬高点,我要进去了。”他故意将这个话题打断,让凤唯跟不上他的思维节奏。
    他要的不仅仅只是因为性需求而产生的妥协,他要的是她的自愿与主动。
    “唔……”林风雅一点点握紧自己的鸡巴,从龟头一点点向下延伸,想象着插入凤唯小穴时的画面,“好紧……这么湿……在我进去之前,你自己玩了多久?怎么湿成这样?”
    随着男人沙哑的嗓音在电话中传出,凤唯将两根手指插进小穴里,幻想着男人扶着她屁股从后面进入时的情景。
    “一、一个小时吧……”凤唯深呼了口气,手指明显感觉到穴肉因为她的呼吸而夹紧。
    “玩这么久还不满足?还想要我的大鸡巴?”
    “谁叫你不在祁城啊……嗯……”凤唯娇滴滴的声音里带着责备,“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喂别的女人吃鸡巴,我得查查岗。”
    怎么还怪到他头上了?这女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强词夺理。
    “那你看我像是在喂其他女人吃鸡巴的样子吗?我在喂你吃鸡巴呢,小骚货……”林风雅故意声音放轻,像是在耳语一般说着悄悄话,“小屄夹紧,我要动了。”
    林风雅摁开了手机上的免提,左手握住大鸡巴快速套弄起来,双目轻阖,汁液摩擦的咕叽声连同他粗重的呼吸声,一并传到了凤唯耳中。
    凤唯也闭上眼,手指在小穴里挺进抽插,脑海里想象着被林风雅后入的画面,耳边是林风雅粗重的呼吸,哪怕相隔千里,两人却宛若亲密无间。
    “唔……再用力一点,林。”
    “像这样?”林风雅腰胯一挺,沉重的阴囊拍打在手背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嗯……好棒……”
    “小屄夹得更紧了呢,有这么舒服吗?嗯?”
    “不告诉你……”凤唯咬着下唇,下半身颤抖着,小穴随着手指的抽插喷洒出爱液,顺着她的大腿,滴落在床被上。
    “你不说我也知道,闻闻,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你的骚味。”
    “才没有……”凤唯被男人露骨的话语刺激得面颊绯红,在性事上,她向来是毫无保留地投入,此时显现出少有的娇羞,更是刺激着两人将语音性爱推向了高潮。
    “小屄吐着水儿呢,还想狡辩?”林风雅轻哼了一声,“你也是时候该承认,你离不开我的大鸡巴了吧?不然你怎么会在除夕夜想着我自慰?”
    “我只是想要了而已,跟你那根棒子无关,瞧,我现在用手指不也挺好的?……嗯——”凤唯哼唧了一声,声音媚到了骨子里。
    “手指有我的鸡巴粗吗?手指有我的鸡巴长吗?手指能顶到你的最深处,摩擦着你最敏感的地方,让你浑身过电,高潮连连吗?”
    林风雅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厉声的语气带着高频率的啪叽声,像是要钉入凤唯灵魂深处的圣钉,把她囚禁在由他亲手打造的十字架上。
    “宝贝儿,别人能给你这样的快乐吗?没有,只有我可以……接受我吧,接受我的一切,我们一起——”
    接下来的话,凤唯已经听不清晰了,攀上巅峰的她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只有嗡嗡耳鸣。
    终于,终于泄出来了,耗时这么久,她终于能酣畅淋漓地将欲望发泄了出来。
    她轻声嘶叫,蜜水儿如潮涌般喷溅而出,高涨的情欲将整个房间渲染得声色淫靡。
    凤唯再度回过神来时,电话那边传来的是噼里啪啦烟花升空爆炸的声音,对比此时她窗外静谧的锦乐金府,真是相去甚远。
    “凤……”男人沙哑的嗓音从电话里传出,伴随着粗重的喘息,性感的要命。
    “嗯?”凤唯回了鼻音单音节,整个人趴在大床上,累得连个手指头都不想动。
    “新年快乐。”
    ====
    八爷:我一定是新年里第一个给你说新年快乐的人!
    凤哥:幼稚。
    ====
    作者有话说:
    这个作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别的作者都是在节日加更,她总要反其道行之,跳过节日加更。呵呵呵……
    zρо①8.cо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