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言情小说 > 都市天蛇 > 第十六章 正式弟子
    高寒摆出一张‘我在说正经事’的脸:“父亲,我已经十八岁了,是成年人了,您不能用老眼光看我。”
    “我知道,您以前不让我看电视、不让我上网、不让我喝饮料、不让我打游戏、不让我早恋、不让我看小说——这些都是为了我好。”
    “但是我现在已经长大了,该有自己选择的权力,如果我一辈子都听您的安排,我还能有什么出息呢?”高寒很是严肃的说。
    高城吃了一惊——儿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父亲,您常说你小时候日子过得如何艰苦,那些艰苦的日子给了你磨炼,那我不是也该有一些磨炼了吗?你看,这段时间我每天武道修炼就超过六个小时之外,还自觉坚持每天两小时主动学习,可见我已经有些自制力了。”
    高城点点头,儿子自从舍己救人以后,也许面临生死心理产生了蜕变,举止行为真的成熟了许多。
    以前他常常半夜突击去检查儿子是不是装作学习,实际上在偷偷看小说;但是几次突击检查,高寒都是货真价实在学习。要是儿子高寒早有如此自觉,说不定这次高考也是可以争一争的。
    高城略有些遗憾。
    “而且向真馆于教练说,我已经完成基础训练第一步,以后的身体素质训练都要自己完成,她会把训练方案从手机上发给我,爸,我那手机只能打电话,根本没法接收训练方案。”
    高寒眼巴巴的望着父亲——没有经济自主权的孩子就是如此苦逼。
    高寒倒是曾经想过,用死人身上搜刮的私房钱来解决这个问题,不过回头一想,万一老爹问起钱从哪里来,自己更解释不清楚。
    这些年,舅舅和外婆给的压岁钱都被老妈收起来。
    至于父亲这边的亲戚,父亲本来就是个孤儿,哪里来得亲戚?
    “是该给你买个手机了。”高城点头。
    儿子高寒说的有理有据,更何况这次升官,还是儿子救了顾家的女儿,别说区区一个手机,就算更多也是应该。
    “爸爸虽然不懂武道,不过无论学什么东西,打基础都是最重要的阶段,刚开始学习武道一定不能分心,如果让我发现你沉迷游戏影响武道修行,手机要没收。”
    “爸爸,还有一件事。”初级目标达成,高寒乘胜追击。
    “还有什么事?”
    “我想搬出去住,方便我练习武技。”高寒说道。
    “不行!如果你觉得家里地方小不方便,可以去下面练习。”高城一口拒绝。
    “可是您二老不是想给我生个妹妹吗,我在家多不方便?”
    “嗯?谁和你说的?”高城脸色一沉。
    “你自己亲口说的。”
    高城扭头看看妻子,何恬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酒量不好就该节制点。”
    “今天的新闻马上要开始了,电视频道帮我换到新闻频道去——小寒,你也该学习去了。”
    父亲高城严肃的转移了话题。
    ——————————————
    在明河上,一艘渔船顺着明河朝南海方向驶去。
    船尾有三人站立,望着渐渐远去的港口,眼中充满仇恨。
    站在最左侧的是一名身材矮壮的少年,他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短袖t恤,全无半点怕冷的意思:“陆叔,陆大哥他们就这样白白死了?”
    “哼!那个不成器的东西,竟然会在海星城绑架当地巡检的女儿,我怎么会有蠢成这样的儿子!这种蠢货,死了就死了吧。”
    站在中间的男人冷冷的说。
    他面容苍老,脸上布满被海风吹出的皱纹,肤色在古铜中带着几分黑,但是浑身肌肉如同铁铸铜浇,他站在船尾,任由船身摇摆,身体却稳如泰山。
    “陆哥节哀。不过,魏老板被抓了,我们就这么回去,怎么向金老大交代?”右侧的中年人忧心忡忡。
    “有什么好交代的?为了保住姓魏的,我陆明把儿子的命都搭进去了,还绕上三个手下,姓金的如果还不满意,哼!”
    哼了一声,陆明沉声说道:“老李,你在这边还有可靠的人手吗?”
    “还有几个,不过现在风头太紧,我让他们把手头的活都停了,先去别的地方避避风头——现在海星城巡检司都像疯狗一样到处抓人。”
    “嗯,避过这阵风头,让他们帮我查查,到底是谁杀了我儿——不用他们动手,能查消息就可以。我那儿子蠢归蠢,算死在巡捕手里我也认了,可他死在一个莫名其妙杀出来的混蛋手里,我这个做爹的怎么也得给他报这个仇。”
    说完,陆明的声音更低了,用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咒骂:
    “蠢货、蠢货、蠢货!姓魏的就送了你几个女人,你就傻乎乎的把命去卖给人家,还敢去动巡检家人——我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儿子!”
    泪水溢入他眼角的皱纹,然后被风吹干,不曾有半滴滑下脸颊。
    ——————————————
    当陆明望向码头方向的时候,码头上也有人在望着渔船离开的方向。
    “张强,就这样放他走了?巡海鲨陆明手里最少有三十几条人命,他儿子可是死了。”王星眉低声问。
    陆明这等亡命徒报复心极强,让他活着离开,日后必有后患——尤其是这事情还牵涉到张强的女儿张玉鸥。
    张强的妻子已经去世多年,张强工作忙,张玉鸥小时候常常来巡检房写作业,管王星眉叫做王小姨。
    张强微微一笑,只叫王星眉放心,并不做进一步解释。
    这桩走私大案前前后后牵涉金额超过四十亿,前前后后为此奔走的可不光是他们这个小小巡检所。
    他张强能够拔下头筹,正是因为巡海鲨找上门来,把姓魏的卖了个底掉——他张强要升职成为巡检司副司长,也要承巡海鲨一份情。
    再说了,姓魏的栽在海星城,巡海鲨倒是全须全尾回去了,金天桥能放过他?他能不能活过下个月还是两说呢。
    现在的麻烦是,那个叫高寒的小崽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身手高超也就罢了,可出手之狠辣决绝,根本不像是正常的中学生,倒像是自小就在黑道里厮混的亡命徒。
    玉鸥决不能和这种危险人物在一起——更别说女儿正是高考的冲刺阶段,更加不能分心。
    ————————————
    高寒并不知道这些事。
    这些事就像是海面下的暗流,对于海面上的人来说难以察觉。
    高寒如今生活很是规律。
    每天清晨六点起床,一路长跑赶往向真馆,用运动手环记录跑步距离,完成热身跑。
    到了向真馆以后,高寒在训练室里完成剩下的力量训练,然后接受于霞的基础体术指导——这还谈不上什么武技,只是一些基本对抗套路,就像是左勾拳、右摆拳之类的基本技巧,以及相关防御注意事项。
    有时候,于霞也会带他去后院,观看真传弟子们的对抗训练,甚至还会让高寒上场接受实战指导,增长对抗经验。
    人的体力是有限的,大约在下午三点左右,高寒就可以结束一天训练任务,然后趁身体疲惫的时候使用昂贵的药浴,并由专业按摩师按摩放松肌肉,拉伸筋骨,拍打身体,将药力的效果充分发挥出来。
    最后,则是医师根据一天下来运动表现,调整高寒身体模型,并将之交给营养师,营养师会根据人体模型变动,确定高寒未来三天的营养补充方案。
    这还不算完,高寒每天还必须完成一定文化课程。
    成为国家认证的武士,踏入士大夫阶层,除了必要的武者积分之外,还需要通过文化考试。
    所以立志获得武士称号的人,必须拥有相当于中级教育的文化水平,并不是一味能打就行的。
    不过比起高考来,这考试的难度也不算什么,高寒应付起来并不困难。
    唯一让他有些不满的是,分班以后张玉鸥进入高考冲刺阶段,每天光是上课就要上到晚上九点,她的父亲张强不放心女儿晚上回家,天天开车来接她,让高寒这个男朋友没有用武之地——高寒现在连见她一面都不容易,只能通过手机联系。
    除此之外,高寒每天晚上的《天蛇经》修行,也已经推进到三十七副图——更后面的图示动作,高寒也做得出来。
    不过高寒发现,《天蛇经》的前三十六副图示,就已经可以完整建立内循环,第三十七副图就是让这内循环联动起来——至于三十七副图示以后内容,都是些深入身体更深层次、更细节部位的导引法门。
    这些导引方式不但更加繁复微妙,而且需要更充足的内力支持,可高寒才练了几天?
    高寒刚练出来的那一点点内力,连走通第三十七副图示,让全身内循环联动起来都很勉强,更别说这些深层次的训练了。
    ‘欲求登天之路,先筑九层之台。’
    直到现在,高寒才对这句话有了切身体会。
    他为了修炼第三十七副图示以后的内容,强行引导驱动那一点点内力行进,结果那些内力就像是一股清泉流入沙漠,直接被身体吸收掉了。
    要是换了一个人,内力连续数次消散一空,估计吐血的心都有。
    提炼内力不但需要正确的循环引导法门,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力,甚至还需要正好合适的精神状态——也就是所谓的‘感觉来了’,
    也就是高寒,仗着被王蛇道人开启了识海,精神在识海中纯净无杂念,随时随地都处于‘合适’的精神状态,更有《天蛇经》这等神奇的导引法门,所以他从气血中提炼出内力的成功率接近百分之百,内力数次失而复得。
    几次失败下来,高寒才知道《天蛇经》为什么把这句‘欲求登天之路,先筑九层之台’放在总纲里面。
    所以高寒如今虽然能做出后面图示记载的导引动作,但他主要精力依然放在前三十七副图示上面。
    随着时间过去,高寒的气息愈发悠长,举手投足之间,微薄的内力开始可以随之响应,虽然还不能给高寒增加几分力气,但是却可以让他身体协调性更好,传导力量的反应更快。
    只是高寒在向真馆训练中依然表现平平——当然,看在高额学费的份上,向真馆对他的训练倒是尽心尽力。
    两个月后的某一天,高寒持着手靶,配合马社杰完成一套组合攻击套路训练之后,观战的于霞说道。
    高寒吃了一惊。
    “你的基本功已经练得不错了,想要继续提升,就要练习向真馆真传武道,跟我来。”
    于霞带着高寒来到办公室,拿出一份协议让他签名。
    高寒仔细看了看。
    这是一份竞业协议。
    协议规定,高寒从向真馆学到的各种向真馆独有武技,均不得用于公开传播,也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及同业竞争,其中包括但不限开设武馆、到武校担任指导老师、给私人担任武道教练等等。
    “我需要请人帮我看看。”高寒没有直接签字。
    “可以,这份协议你可以先带回去,今天训练就到这里。”于霞点了点头。
    于霞并不奇怪,这是很正常的反应,大户人家的孩子都受过这方面的教育,绝不会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贸然签署任何协议。
    第二天,高寒带着签好的协议来到向真馆。
    于霞把协议收好,脸上露出笑容:“高寒,从今天开始,你才是我们向真馆的弟子。”
    “今天,我要教你真正武道的第一课,站桩!”于霞带着高寒来到平日里使用的训练室,脸色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如果只是一味急功近利,强调在擂台上击败对手,那只要一个强壮的身体,练习一下基本散打技巧,就像拳击那样,注意多练、多打、多分析,选择合适的战术就可以了。
    如今大多数低层次职业武者,其实都是这个水平——包括你马社杰,周时远两位师兄,他们虽然获得真传,但功夫其实还不算练上了身,也只能算在这个水平里,在擂台上,虎形拳的真正威力他们是发挥不出来的,还不如用基本散打套路。
    这在行家眼里称不上武道,只好算是‘技击’。
    真正的武道,可以让人拥有更健康的身体,甚至可以真正提升人体潜能,在修行到极深湛境界之后,还可以打破理论上的人体极限,进入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境界——这种境界被称为‘武道大师’!”
    “你在电影上看到的那些飞檐走壁,凌空虚步,拳掌硬接子弹等镜头,并不完全是特技,他们的原型就是打破人体极限的武道大师!”
    “我们向真馆就有一位真正的武道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