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言情小说 > 沐云初顾爇霆 > 第772章 佛系王妃很难追:71

第772章 佛系王妃很难追:71

    狱卒被尤舟的官威吓了一跳,也不敢说谎,赶紧跪下来道:“大人,这是老夫人吩咐的。”
    “老夫人,你母亲?”
    苏映雪眼里的怒火更强了,尤舟看着挺出色一小伙子,他的老母亲搞什么飞机?
    “打开牢房!”
    狱卒看了尤舟一眼,赶紧上前打开。
    宗珂脸色很差:“王妃,我没想到事情会办成这样,我当时真的是正常交易,那些小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成了赃物。”
    宗珂没有觉得委屈,反倒是觉得拿了王妃那么多银子,却把事情办成这样,心头很过意不出。
    “这事不怨你。”
    苏映雪此刻也没有时间跟她解释,眼底压抑着火气:“还不去请大夫!”
    尤舟赶紧让人去请大夫。
    “你回来,母亲为什么让你们殴打宗珂姑娘,这事你们为什么没有禀告本官?”
    那狱卒本来想开溜的,这会儿又战战兢兢的回来,低着头道:“回大人,是老夫人不让说的,老夫人说怕您被夫人影响,不能公正的断案,本以为……本以为用用刑,宗珂姑娘就会招供。”
    “母亲简直给本官添乱!”
    苏映雪皱眉:“你母亲对影词有意见?”
    “回王妃,我母亲是个后宅妇人,她什么都不懂。”
    尤舟出了一身的冷汗。
    “本妃问你,你母亲是不是对影词有意见。”
    苏映雪神色冷了下来。
    尤舟只好硬着头皮道:“是……母亲不太喜欢影词。”
    “尤大人,当初可是你上门求娶影词的,本妃要是知道她嫁给你后还要受你母亲的气,是断然不会答应的。
    我家影词若是有兴趣高攀,什么样身份的男人她都有机会。”
    “是……”尤舟的态度很好,苏映雪也不好继续说这个,深吸口气:“行了,这事你回去问问你母亲到底为何要插手案子,总不可能看见影词能插手案子,她便忍不住也插手管一管吧。”
    尤舟退了下去,苏映雪在这里等着大夫过来。
    宗珂道:“王妃,这事情奇怪的很,我觉得有人故意针对我。”
    “不是针对你,是针对我。”
    苏映雪将林云菲的事情说了,有些愧疚:“这次是我连累你了,等尤舟回来,我让他把你放出去。”
    “不,我不出去。
    我爹好歹也是军中校尉,他们一个马帮敢这么整我,我就要在牢房中待着,回头查清楚事情原委,不让他们给我个交代,我绝不会罢休!”
    她第一次做生意就被人针对,心里不爽啊!宗珂不怕吃苦,不过这会儿倒真有事情要求苏映雪:“王妃能不能让季溢出去,他只是个伙计,没道理跟着我一起吃牢饭。”
    季溢就是跟她一起出门办事的伙计,本以为把银子要回来就完事,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这么严重。
    跟她一起被狱卒严刑逼供却没有说她一句坏话,宗珂心头还是很感激季溢的。
    “东家都没能出去,我怎么能先出去。
    我出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留下,好歹能跟你说说话。”
    季溢不愿意走。
    最不好受的几日都过去了,现在秦王妃到了,以后也不会有人打他们,顶多就是牢饭难吃一些而已。
    “真的不打算出去?”
    苏映雪含笑看着这个小伙子。
    同宗珂差不多岁数,看打扮还没有娶妻,不知道订婚没有。
    季溢被看的一脸懵,还以为秦王妃不相信他,赶紧道:“当然是真的,我出生贫寒,这点苦不算什么。”
    “那好吧,你留下也有人照顾啊珂。”
    “是!”
    季溢像是领了多重要的任务似的,坚定的点头。
    “王妃,我在这里不需要人照顾。”
    宗珂没明白苏映雪心头的想法。
    “左右季溢出去也帮不上忙,他在这里好歹有个人陪着你,且他也愿意,就让他留下吧。”
    “是,草民愿意!”
    季溢目光炙热的望着宗珂。
    宗珂这就没有说什么了。
    等大夫过来给他们开了药,苏映雪给狱卒留了五十两银子,让照顾好他们两人。
    尤舟还没有回衙门,影词先迫不及待的来了。
    她如今已经梳起了妇人的发髻,其余倒是没有半点变化。
    寒暄了两句就进入正题;“马帮的人跟江王有关系,我那婆婆是因为江王才配合马帮的人办事。”
    苏映雪问:“林家的人在睦州吗?”
    “林家没人来,他们的二当家在。
    这二当家其实也只是林家手里比较有权势的奴才。”
    影词道:“和林家马帮一起作证称小马价格上涨的十几户人家,都得了林家马帮口头承诺的好处,人现在住在宏福客栈。”
    该了解影词早已经了解清楚了,不过就是没有证据。
    苏映雪问:“马帮跟宗珂做交易的人住在何处?”
    因为偷盗没有为人销赃的罪名严重,所以那个跟宗珂做交易的人反而是没有被扣押。
    “就在宏福客栈对面的睦州客栈,还有林家马帮的二当家也住在睦州客栈。”
    正常情况盗贼跟苦主肯定不可能住在一起的,但是这次的案子明显就是故意的。
    苏映雪直接去了可睦州客栈。
    和宗珂做交易的人叫冯德元,人称冯三,乍一见有人找,他眼中带着几分警惕;“不知这位夫人找我所为何事?”
    “为了你跟宗珂交易一事。”
    苏映雪开门见山:“冯老爷,你在林家马帮担任一方管事,林家对你不薄,你该没有理由偷盗林家的小马出售才是。”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做了也不怕认,这位夫人倒是要为我伸冤?”
    冯三眼底带着几分嘲讽。
    苏映雪面色不动:“你知道跟你做交易的宗珂是谁吗?”
    “怎么着,她还能是天王老子啊?
    夫人瞧着身份也不低,不过我冯三也不是没有见过大人物,江王府的茶我也是去喝过几次的。”
    冯三想拿江王府来吓唬人。
    苏映雪笑了:“江王府我倒是没有去过,秦王府倒是去过不少次。”
    冯三顿了顿:“您是?”
    就算他是普通百姓,也知道秦王和江王的分量是不一样的,秦王是皇室是君,江王是异姓王爷是臣。
    苏映雪也没有准备隐瞒身份,淡淡道:“秦王妃。”
    冯三的脸色当即变了,看着苏映雪的眼神都透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