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高辣文 > 洛丹伦的黎明 > 第三十章 序幕
    阿尔萨斯的假期非常愉快,他从暴风城一路北山,到铁炉堡见了老朋友穆拉丁,并获得了一套全新的铠甲,又在达拉然陪吉安娜过了一个美满的冬幕节后,他终于回到了洛丹伦。
    重新回到洛丹伦王都的阿尔萨斯收起了放松的心情,开始处理起堆积起来的文件和指令。
    训练骑士团,参与白银之手一些任务,以及对枢密机关在卡利姆多和诺森德的行动作出指示和建议。
    阿尔萨斯在繁重的计划和任务当中,也不忘充实自己的实力和知识,除去各种布置和后手,自身的强大才是他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上安身的本钱。
    可尽管自身的实力稳步提升,当白银之手的导师,圣光的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最终回归圣光的时候,参加葬礼的阿尔萨斯仍感受到了时光的无情与短暂。
    白银之手的圣骑士们早就知道了这一天的来临,他们并未太过悲伤,而是在庄重和肃穆的神情中,送了大主教最后一程。
    “世间并没有什么是永恒的,王权、圣光、魔法,甚至连死亡最终也会消逝。”
    阿尔萨斯站在葬礼的前列,默默地注视着大主教的棺椁被埋入提瑞斯法林地东北部,血色修道院外的墓地中。
    当墓穴的石门被关闭时,圣光的代言人,正义与光明的导师,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属于人类的身份也随之永远的长眠了。
    三年的时光匆匆而去,让阿尔萨斯从一名年轻的圣骑士,变成了白银之手中的大骑士之一,而他在卡利姆多和诺森德前哨站已经初步建立完成,前不久,范克里夫才向他发来捷报。
    他的父王,泰纳瑞斯的年岁已高,准备在这两年内,正式把洛丹伦的王冠传给自己的儿子。
    可是就在这段时间里,泰纳瑞斯又收到了好几个不好的消息,为此他还在联盟的例行会议上和其它几国的代表吵了一架。
    其中最让老国王头疼的事有两件,一个是王国南部的领土,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又有兽人的身影出现,他们劫掠了一些村庄,还攻破了一座堡垒,救出了不少在那里被关押着的兽人。
    但这件事情都还算好,那些兽人们在救出了自己的一部分同胞后很快的跑入了山林中,泰纳瑞斯已经派了光明使者乌瑟尔带着一批部队前去希尔斯布莱德严加防守。
    本来阿尔萨斯也该和乌瑟尔一起去,可另一件事情还需要阿尔萨斯去办。
    据各个城镇的执政官传来的消息,洛丹伦境内似乎发生了一场诡异的瘟疫,泰纳瑞斯已经派阿尔萨斯出发去解决这件事,而达拉然也派来了一位肯瑞托的顾问来协助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带着一支枢密骑士小队,面色凝重的赶往了有瘟疫事件传出的布瑞尔小镇。
    他十分清楚这背后是克尔苏加德的诅咒神教在搞鬼,枢密机关的刺客已经解决了很多暗中信仰诅咒神教的家伙,东西威尔德也有枢密机关的特工严加看管粮食运输的路线。
    没想到在这样严密的防守下,克尔苏加德和他的诅咒神教还是能搞出这么多事情来,不愧是达拉然的前大法师。
    在阿尔萨斯的严加管制下,已经杜绝了瘟疫通过安多哈尔和斯坦索姆两个重要产粮地区传播的可能性,但是巫妖王和他的手下如阿尔萨斯料到的那般,没有轻易死心。
    克尔苏加德专门选择了兽人在洛丹伦境内再次活跃的时候,在洛丹伦开始进行自己的谋划,就是为了让洛丹伦无暇顾及两头而出现差错。
    亡灵瘟疫的时间出现的比阿尔萨斯知道的早了很多,他不免更加奇怪,如果说自己之前的事情还未有对时间线造成巨大变化的话,整整提前了快一年的瘟疫事件,都还没能引起青铜龙的注意吗?
    这时,阿尔萨斯开始确定,青铜龙那里肯定出了什么问题,没来或者说没法干涉自己所在的这条时间线。
    按理说可以放开手脚的阿尔萨斯其实并不怎么开心,因为青铜龙虽然有些死板,但他们确实在艾泽拉斯许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做出了重大的作用。
    在通往布瑞尔的道路一侧,阿尔萨斯和他的骑士们在那里搭建了一个简单的营地,等待达拉然派来的“顾问”。
    当太阳在天空的位置变动了一大截后,阿尔萨斯的副官,枢密骑士的法瑞克队长对王子说道,“殿下,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快一个上午了,布瑞尔的情况紧急,我们还要等下去么?”
    “耐心点,法瑞克,吉安娜是经常会迟到一小会儿。”阿尔萨斯已经知道了肯瑞托派了谁来,并不显得急躁。他现在正拿着一份资料,坐在石头上阅读。
    法瑞克点了点头,王子殿下的话就是他需要执行的命令,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森林里却发出了几声嘶吼。
    骑士们纷纷做好战斗准备,法瑞克对阿尔萨斯说道,“殿下,听声音是食人魔。”
    副官的声音刚落下,一支半边身子被冻住的高大身影从一边的高坡上摔了下了,哀嚎几声后失去了动静。与此同时,比食人魔还高一头的水元素从森林中滑了出来,女法师站在水元素的头顶,手掌上升起紫蓝色的魔法符文。
    又有两头食人魔提着粗大的木棍从树林里追了出来,女法师不见有丝毫的慌乱,已经准备好的魔法从手中放出,寒冰迅速地冻住了一头食人魔的双脚,那水元素支起拳头挥舞起来,高压的水流瞬间洞穿了这头食人魔的胸膛。
    “殿下,我们要上去帮忙么?”
    “不用,两头食人魔而已,”阿尔萨斯很是相信吉安娜的实力,“传令下去,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了。”
    果然如同阿尔萨斯所言,吉安娜并未花太多功夫就把最后那头食人魔击杀,她挥手将巨大的水元素解散,看着带领着一队骑士的阿尔萨斯,叉着腰问道,“你都不知道来帮我一下么?”
    “我这不是来了么,可惜你动作太快,他们不那么经打。”阿尔萨斯提溜了下战锤,很无辜地说道。
    吉安娜没好气地对阿尔萨斯翻了个白眼。
    “来,先生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肯瑞托的特使,我们这次行动的法师顾问,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
    骑士们纷纷向吉安娜行礼,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听说过这个名字,也知道这位和王子的关系。
    “好了,不用多礼,我们还是赶紧开始任务吧,”吉安娜翻身骑上了阿尔萨斯替她留的战马,走到阿尔萨斯的身边,“我们得赶快,我的老师说这次瘟疫很不同寻常。”
    “我的探子已经得到了情报,毫无疑问,克尔苏加德就是捣鬼的人之一。”
    “克尔苏加德?”女法师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旋即变成了担忧,“老师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也许当初只决定把他驱逐是个错误的决定。”
    “那么现在就是纠正这个错误的时候。”阿尔萨斯很平静地说道,无论瘟疫的结果如何,克尔苏加德一定会死,这是所有阴谋的起点。
    可惜原本的自己把克尔苏加德的死当成了是事情的结局,从而忽略了在洛丹伦滋生的黑暗。
    克尔苏加德只是个代言人,他的生死与否,对诅咒神教都没有任何影响,诅咒神教的真正主人是远在诺森德的巫妖王,甚至连这次瘟疫真正的幕后黑手他都算不上。
    那个在推动瘟疫进程的,是看守巫妖王的狱卒之一,来自扭曲虚空的纳斯雷兹姆,他们是以阴险狡诈、诡计多端著称的恶魔。
    在人类的记载里,对他们的种族还有另外一个称呼:恐惧魔王。
    洛丹伦瘟疫的真正推手,就是恐惧魔王玛尔加尼斯,而对于这位恐惧魔王的具体位置,阿尔萨斯的眼目已经在追查了,等到把克尔苏加德料理了,就轮到他了。
    “接下来,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猎杀。”
    阿尔萨斯的神色冷峻,时代的大幕正在缓缓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