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言情小说 > 超品命师 > 第94章 无言的默契
    阴店虽然不同于古玩店,有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夸张说法,但至少也是暴利行业。
    苏晨疑惑,但最终还是接过了老者递过来的这五十块钱。
    阴店有规矩,只要鬼魂付得起交易的价格,另外不违背阴阳两界的规则,那阴店店主就不能拒绝。
    “在我家后门一块青石板上压着一笔钱,就当给先生您的费用。”
    “可以。”
    苏晨点头,拿出一本纸薄,用黑色毛笔在上面登记上老者的名字和地址,这笔交易便算是成立了,等到完成之后,再在后面打个勾便算是好了。
    登记协议,老者在纸张上按下了手印,原本老者这鬼魂是透明的,正常来说是不会有手印的,可当他的手放在纸薄上之后,偏偏是留下了手印。
    看着纸上的手印,又看着老者离去的背影,苏晨突然对眼前这本纸薄有些好奇,这纸薄可不是他的,而是鬼差交给他的,所有和鬼魂的交易,都必须记录在这纸薄上。
    “这纸的材质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但能够让这种刚死之鬼留下手印,显然不是一般材质,可惜我感受不出来。”
    把纸薄给盖上,苏晨又在柜台站了一会,最后当天际快要破晓时候,走到门口把两个红灯笼里的烛火给熄灭掉,烛火熄灭的那一刻,风铃声也是瞬间消散。
    灯笼灭,风铃歇,这就是打烊关门的意思。
    关好店门,苏晨回到了二楼,回到自己的聚阴棺内开始修炼起来。
    ……
    马岭街,市区的一条老街道,没有什么高楼,不过人倒是挺多,居住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当地的居民。
    利群超市。
    名字烂大街的超市,说是超市实际上也就是小卖部,收银的是一位年轻男子。
    “你好,请问葛军在吗?”苏晨走进店门问道。
    “找我爸吗,爸……有人找你。”
    年轻男子冲着内里喊了一句,没一会一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葛军看到苏晨的时候,脸上有着疑惑之色,因为在他记忆中认识的人当中,好像没有眼前这位年轻人。
    “你是葛军吧,我是受人之托,给你带一样的东西的,说是还给你的。”
    见到当事人,苏晨也不卖关子,将一个信封递给了葛军,葛军疑惑接过信封,等到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五十块钱的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不就是五十块钱吗,爸你这表情?”
    葛军的儿子看到自己父亲的表情,是一头的雾水,那五十块钱他也仔细看了,除了皱了一点其他的没有任何的特别,又不像是什么重要信物。
    而且自己家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也达到了小康之家,人家还个五十块钱,也不用反应这么大吧。
    “是刘伯送的吗?”
    许久之后,葛军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苏晨问道。
    “嗯,委托人是刘庆红。”
    刘庆红是那位老者的名字,苏晨念出这名字之后,葛军面色变幻了好几下,苏晨也是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刘庆红已经是死了,眼前这位肯定也是知道的,这死人给送东西,还能够保持这么的镇定就已经是很不错了,大部分人都会被吓一跳。
    “东西送到,那我就告辞了。”
    苏晨没有和葛军过多的交谈,转身走出了超市,而葛军拿着这五十块钱,到现在都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人不知道想什么。
    “爸,你这是怎么了,刘庆红是谁啊。”葛军儿子好奇问道。
    “刘庆红就是刘伯,就是咱们这附近拾荒的那位老人家。”葛军答道。
    “原来是那位捡破烂的老头啊,不过爸你别说,那老头这个月好像还没有来。”
    葛军儿子对那位刘伯也是有印象,那是附近捡破烂的老头,一直都是打着单身,光棍一条一个人居住在一间破败的棚子内。
    这老头每个月月初的时候都会来店里找自家老爸借个五十块钱,然后每个月月底上门还钱,已经是持续了好几年了。
    葛明记得自己当时还有些疑惑,这老头既然没钱,那何必要来还钱了,这月底还了钱,过两天到月初又来借,那还不如拖延一段时间再还。
    当时自己问自家老爸这个问题,结果自家老爸只是笑着说自己不懂。
    “刘伯去世了,五天前走的,还是我在他房间发现的他尸体。”
    葛军知道自己儿子疑惑什么,缓缓说了一句,而他这话让得葛明一个机灵,脸色变得有些惊慌,“爸,你没跟我开玩笑吧,这人要是死了五天,怎么还会委托人上门来还钱。”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刘伯在去世前跟这年轻人说过欠钱的事情,又或者……”
    有些话葛军没有说的那么明,这个世上有些事情可不像表面那么的简单,年轻一代是没见过不相信,但他是见过不少东西的。
    这进来的年轻人,来历应该不简单啊。
    看到自己儿子还是有些不懂,葛军没打算深说这些,而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刘伯每个月并不缺这五十块钱,之所以每个月月初来借月底来还,只是为了给我传递一个信息。”
    “传递信息,什么信息?”
    “告诉我,他还活着。”
    葛明沉默了,因为他听懂了自家老爸话里的意思了。
    那刘伯是一个孤寡老人,身边并没有亲属照顾,说实话,这样的老人如果在家里走了,除非是尸体发臭被人闻到,否则还真不一定会被人给发现。
    “刘伯每个月月初来借钱,月底来还钱,这就是告诉我他还活着,哪一天他要是月底没来还钱,那就是出了意外或者是离世了,我就该去他家里看看他了。”
    葛军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感慨,一个孤寡老人只能是靠着这种办法让人惦记着他。
    这是他和刘伯两个人之间没有说破的默契。
    “怪不得当初刘伯每次来借钱和还钱的时候,你们两都不怎么说话,只是一个借钱一个还钱。”
    葛明是彻底的懂了,随后又好奇问道:“那刘伯这一次的尸体?”
    “是我发现的,月底刘伯没有来还钱,第二天我就去他家里了,那个时候刘伯已经是走了,后世是街道办给处理的。”
    ……
    苏晨不知道这些,他只是完成了一个鬼魂的要求,而现在他来到了一栋简陋的棚屋前,这是刘庆红的住所,他来这里是收取报酬的。
    刘庆红所说的后门青石板苏晨一眼就看到了,这青石板差不多有一米多长,厚度也有十公分左右,一般人还真的是移不动。
    苏晨蹲下身子,发现这青石板和地面之间还是有着一个手指高度的缝隙,不过苏晨并没有将手指给伸进去,而是直接挪动了青石板。
    喜神术第一层大圆满,挪动一块青石板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青石板挪开,有着一个被压的瘪瘪的黑色塑料袋,苏晨把塑料袋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些人民币,面值都是五十块和一百块的,总共有那么两千多块钱。
    这两千块钱,苏晨是收的心安理得,这是他的劳动费,把钱收好之后,他便是原路返回。
    ……
    梦时代广场。
    整个商场今天没有对外营业,物业保安禁止了居民进入,但不少居民哪怕没有进入商场,也看到了出现在商场的一群僧侣。
    “这是佑民寺的和尚吧。”
    “是的,那位大师我去佑民寺烧香的时候还见过。”
    当地居民没能进商场但也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不远处指指点点议论着,对于佑民寺的和尚他们自然是认识了,也看到了佑民寺的住持圆光大师。
    “圆光大师,我这商场有什么问题吗?”
    在商场内里,李轩陪着圆光大师已经是走了一圈,这一路上,圆光大师一言不发,眼看着就要走出商场大门口了,李轩终于是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李施主,你这商场风水有问题,是属于元运运转导致的阴阳失调,按道理来说你这应该是阴气弥漫的,可怪异的是,老衲竟然没有感受到过多的阴气存在。”
    圆光大师脸上有着困惑之色,他这一次会带队来,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可以解决这商场问题,可现在看来这商场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大师的意思是?”
    “李施主你这商场风水问题已经是被人给解决了,难道不是李施主你找的高人?”
    在圆光大师心中,这出手解决商场风水问题的人绝对是一位真正的高人,因为他走了一圈都没有看出有什么风水布局之类的手笔,这只有两种解释,一种是这位高人在风水上的造诣很高,已经可以做到化繁为简了,风水布局无迹可寻。
    另外一种就是这高人是用了其他的办法来解决,但不管是哪种,圆光大师仔细回想了下本市的同道,好像还没有这么厉害的人。
    圆光大师在思考的时候,李轩也是在思考,他听完圆光大师的问话,脑海中浮现的却是那位苏先生的身影,如果说有谁解决了自己这商场的风水问题,好像就只有那位苏先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