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快穿之苏乳香 > 第8绝s小孤女(6)双双破身(新手C作出错修

第8绝s小孤女(6)双双破身(新手C作出错修

    第8  绝se小孤nv  (6)  双双破身
    他突然掰开她两片sh漉漉的花唇,露出里头更加粉yan的nengr0u,小如针芒的mixue口浅浅的一收一缩,像一张小嘴吐出一小gu一小gu的晶莹蜜露,靡yan又y1ngdang,他喉头滚动,心中升起疯狂的yuwang。
    她被弄得颤栗不止,弓起小腰,柔声jiao,“嗯、啊······嗯……哈、啊……公子,痒·····”痒得她浑身都沸腾着,好难受,身t深处像是有什么要冲出来……!
    “宝贝儿······这就来给你······止痒!”
    他手指猛地cha了进去,这次是三根手指齐根cha入。
    “啊……”她惊喘一声,腰肢提了起来,宛如一道美丽的月弧。
    “宝贝儿······你的x太sao·····太紧了,要给你好好·····松松x,不然等会儿会伤到你······”他喘息变重,手指一进去就被软绵的nengr0u缠缚得紧紧的,高烫的r0ub1蠕动不止,含着男人的手指密密麻麻的吞吐x1付。
    “唔、嗯……”她低柔的sheny1n急促起伏,光洁的t0ngt随着他在t内的缓慢ch0u动而一颤一跳,一扭一晃,x前两只蜜瓜甩着诱人的波涛,惹得他又俯身吮住。
    rujiang被唇舌上下t1an过,蜜园被把玩挠搔,x儿中男人的手指磨蹭不停,这些从未被人触碰过的地方被他撩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快意,她再也承受不住,秀颈一抬,媚声尖叫,t内一gu澎湃的热流涌出,流向ch0u动不止的x口。
    他手指还在她t内,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刻她身t的变化,xia0xsi命的咬着他不放,快速的咬合收缩,腔内黏稠的miye激流般往下直窜,浇淋在他的手指上,从x口喷了出去。
    随着miye喷涌而出,鼻息间瞬间充斥着若隐若无的馥郁幽香······
    他没想到,这么清纯的美人脸有着这一副y1ngdang的身t,r肥,x紧,水多,敏感,t香,真是千年难遇的极品尤物。
    这喷cha0的画面激得他按捺不住。他一手扶着巨根,一手扒开媚x口的软r0u,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入美人的身t。
    欧yan慕寒跨在了苏鱼的x上,腿间的yu龙大刺刺地立在她的眼前。那yu物足有小儿整根手臂粗长,深粉se的r0u柱上青筋环绕,宛若披了一层鳞甲,紫红se的如鹅蛋大的guit0u热腾腾的,冠周长有一圈r0u粒,那r0u珠顶端上的小眼,正汩汩冒着热气,一下一下地对着她点头,似是迫不及待地要开始攻城略地了。
    苏鱼还从来没有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观看男子的x器,被这天赋异禀的巨龙惊的呆住了,眼睛直gg地看着那热烫的r0u刃,这下是真真正正的羞到不行。
    “宝贝儿——怎么样,喜不喜欢?待会儿他一定要狠狠地c——你的媚x,sjing血进入你的nvg0ng,让你yu仙yusi。”欧yan慕寒很满意美人儿呆愣的反应,那根粗壮的yanju被往前送了送,势必要让苏鱼说出喜欢两字才罢休。
    苏鱼臊红着脸,不得已之下用蚊鸣一般小声地回了声喜欢,那娇羞的样子让火热的yu龙又大了一圈儿。
    欧yan慕寒哪里还忍得住,准备工作也已经做到位了,于是他重新跪回了苏鱼的双腿间,用手从那sh哒哒的x儿里抠出一大滩miye,迅速地抹在了已如烙铁的rgun上,对准huaxin,窄腰用力一入到底!
    “啊……宝贝儿……”他闷哼,从喉间发出低沈的嗓音。
    欧yan慕寒何曾进入过如此令人xia0hun难忘的神仙洞!夹得他浑身su麻忍不住想大泄jing关。
    太舒爽了,男根在她高热紧致的t内舒服得像泡在温泉中,舒爽的让他想埋在里面一辈子不出来。
    撕裂的疼痛瞬间令苏鱼哭了出来,她泪眼汪汪地踢打着身上颀长壮硕的身躯,边打边哭叫着让那根折磨人的物件从她身t里出去。
    “公子……疼……啊……你,太粗了……啊······痒······不要······”她发出啜泣尖叫的sheny1n。
    欧yan慕寒知道美人破身不好受,  他虽然不近nvse,却有个不为人知的嗜好,钟情春g0ng图录,纵使尚未与nv子燕好,却十分知晓男nv之事,他知道刚破身后,不能大动,得让nv子那处习惯男人物事的大小,入到huaxin尽头后也没冒进,停在那里等着苏鱼缓过来。
    只是他远b一般人粗大,而她又是初次破身,他趁她喷cha0时腔r0u一松时直直t0ng到底了,竟还有一截留在外头。
    他擒住那张不时溢出拒绝话语的樱唇,双手抚弄起又大又白的n儿和因为刺激b0起的花珠,包hanzhu他分身的x儿紧得让人发狂,正因为疼痛而收缩着,内里密密麻麻突起的小颗粒刮蹭着bang身,使他从尾骨升起战栗。听闻她啜泣减弱,便直起身,开始缓缓ch0u送。
    苏鱼被吻得忘记挣扎,小舌更是自然的回应与它缠绵交错的大舌,连津ye被搅得流出嘴角都无所觉。她的双手下意识的揽过他的脖颈,经过最初的疼痛后,媚x更是不由自主的分泌汁水,收缩夹紧蠕动。
    “啊……”他一动,她就情不自禁的y叫出声。
    硕大的roubang合丝无缝的卡在她的neng腔中,浅浅ch0u出,那层层叠叠的媚r纠缠不停,x1shun含咬,那力道b之手指塞在里头还要激烈。
    欧yan慕寒连忙屏气下压了想要喷薄而出的yuwang,同时观察着美人的表情,待到美人汗浸香腮,似哭泣一般sheny1n出生后,便大刀阔斧地开始整根没入,整根拔出。
    她水润的小洞不断被roubang刮出混着血丝的yye,nengr0u被磨蹭得susu麻麻,渐渐盖过了火烧的感觉,奇异的感觉叫她难受,她忍不住抬起腿缠着他的腰,红唇泄出低y喘息,
    “公子……嗯……啊·····”
    “宝贝儿·····我在,我一直都在……”他低沉的喘息,手臂拉高她玉白的双腿,折得更开,强劲的腰身一挺,深深的顶进去。
    “啊······公子……入得太深了!”她浑身剧烈发抖,t内深处像是被撞开了,酸麻的滋味可怖的辐散到全身每一处。
    他喘息也变得更重,“嗯啊……宝贝儿,你里头有绒毛裹着我的roubang不让出来·······啊·······x里头竟然长了一张r0u嘴……”
    只要一顶到,那张嘴就软绵绵的x1附住他硕大的龙头,跟着吐出r0u刃cha进马眼,跟着猛地一吮————啊——爽的他全身发麻,直冲头顶百会x门!!!
    他算捡到宝了,这种极品尤物沾了一回再难戒去!
    他,欧yan慕寒,也不想戒,他要把她囚禁在身边,随时随地取悦他,供他泄yu————(真香警告)苯書渞髮站:яOúяOUщúっOяɡ 請箌渞髮站閲渎苯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