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言情小说 >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彻底放心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彻底放心

    在袁青衣踹飞江探花清理燃气瓶时,对面一处天台正趴着一个灰衣青年。
    他叼着一支雪茄,手里端着一把大口径狙击枪。
    枪口在混战的人群中缓缓移动。
    风向,距离,湿度,所有的数值误差,都被精确的计算到了射程。
    随后他瞄向袁青衣。
    “叶凡,奶奶的球,老子暂时弄不了你,先弄死你一个女人。”
    他手指紧贴着扳机喃喃自语:“让你也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
    十字准星缓缓移动着,最后定位在袁青衣那明洁的双目之间。
    就在灰衣男子调整呼吸要扣动扳机时,他忽然感觉到背后生出一阵危险。
    几乎没有半点思虑,他猛地翻身,双手瞬间架起狙击枪。
    “当!”
    一声脆响,一把匕首狠狠斩在了枪身。
    灰衣青年感觉到双手发麻,而且夺命的厉芒让他心悸。
    他想不到有人摸到身边,凝目望去正见一个女人压着匕首向下:“怪不得叶少最近事情多,原来有你熊子推波助澜。”
    蔡伶之冷冷看着自家弟弟:“这背后……离不开汪翘楚吧……”“滚!”
    熊子怒吼一声,一抬枪械把蔡伶之震开。
    随后,他翻身而起,丢掉枪械,拔出一把军刀。
    “蔡伶之,你这个贱人。”
    熊子呸了一口:“好好的汪少大腿不抱,去给叶家弃子做狗,你还真是脑子进水。”
    “抱汪翘楚大腿?”
    蔡伶之冷笑一声:“他配吗?”
    “当初如不是叶凡出手救我,我早被汪翘楚逼死了。”
    “我不想跟汪翘楚为敌,我就只想蔡家中立吃口安乐饭,可他却偏偏把我往万丈深渊逼迫。”
    “更是让你这个蔡家废物不断打压我。”
    “我后面没有报复汪家已经够有情有义了。”
    “就是你熊子,如不是我全力周旋,你以为叶门主大寿大赦天下时,轮得到你这个废物出来?”
    “叶飞扬他们可以出来,因为他们姓叶,还有老太君他们庇护。”
    “而你,凭什么?”
    “连汪翘楚和元画都好好关着,你凭什么就能出来?”
    “我告诉你,你能保释疗养,不是汪家恩惠,也不是恒殿怜悯,是我找叶少求了个人情。”
    “你虽然不是我亲弟弟,但也是蔡家的血脉,我不想看到你断手断脚坐在牢里。”
    “叶少看在我面子,原谅了你这个给他添堵的敌人,还耗费了不少人情,把你从里面弄出来。”
    “他和我都希望你能珍惜这个机会改过自新。”
    “可没想到,你手脚稍微好点,你又冒出来干些不是人的事情。”
    “我说沈小雕和江探花踪迹怎么如此难于锁定……”“原来是你熊子在暗中庇护他们!”
    “更让我愤怒的是,你还想趁乱开枪杀了袁会长!”
    “她可是叶少的大将,恰好回京进入元老阁,你竟然对她下死手?”
    “你这样恩将仇报,对得起我,对得起叶少吗?”
    蔡伶之愤怒对熊子兴师问罪,同时心底很是后悔。
    她念叨那点亲情,熊子却陷她不义。
    “闭嘴!”
    熊子闻言不仅没有愧疚,反而怒极而笑:“没有叶凡求情,我迟早也会出来,汪少不会让我关太久的。”
    “而且我跟叶凡之仇不共戴天!”
    “中海的时候,他打断我双腿。”
    “龙都的时候,他又断我手脚,还抢走我的家主位置,让你执掌了蔡家机构!”
    “他打了我,羞辱了我,断了我前程,就为了他一个求情,一笔勾销恩怨……”熊子反问一声:“你是不是觉得我脑子进水?”
    “那是你犯错在先,叶凡反击在后,你实力不如人,倒在叶凡手里没什么好愤怒。”
    蔡伶之不为所动:“而且叶凡一而再再而三给你留了生机。”
    “他足够对得起你!”
    “倒是你,白眼狼。”
    “今天你要么束手就缚,交待出汪翘楚的所有计划。”
    “要么我彻底废掉你,让你一辈子在地下室度过。”
    她一沉手中匕首,脸上多了一股萧杀。
    “计划?
    没什么计划!”
    熊子冷笑一声:“非要说有计划,那就是不惜代价弄死叶凡。”
    “愚昧!”
    蔡伶之一振匕首:“今天,我就大义灭亲吧。”
    “贱人,找死!”
    熊子那双漆黑的眸子,陡然迸射一股杀意。
    积累多年的凶横气势在一瞬间爆发。
    伴随着一声惊吼,他的双脚猛地一挪,脚边地面碎裂成七八块。
    随后,他身体如同一支离弦利箭,嗖的一声射向蔡伶之。
    速度无比惊人。
    转眼,熊子就拉近双方距离,接着一刀劈了过去。
    “呼!”
    蔡伶之保持着如水平静,她没有与气势如虹的熊子硬碰,修长身躯向侧一退。
    她巧妙地闪过了熊子这一刀。
    一刀落空,熊子眼睛微微一眯,但没有丝毫停滞,左脚毫不留情踹出。
    军靴多了一枚刀片。
    蔡伶之似乎料到他这一招。
    女人双脚一错,从容不迫的再度退后,让熊子这一脚也落空。
    熊子反手一扫,袖中一箭射出。
    蔡伶之又是一退。
    “砰!”
    喷着粗气的熊子再一次猛踩地面。
    碎片、砂石四处飞扬。
    他贴着蔡伶之追杀上去。
    “砰!”
    左脚一顿地,熊子身子腾空跳了起来。
    他狂风暴雨一般朝着蔡伶之劈杀了过去。
    “当当当!”
    蔡伶之只觉得一股威压力量打来,其中还蕴含说不出的暗流涌动。
    但她这次没有躲避,迎着熊子军刀挡了过去。
    “当!”
    军刀和匕首碰撞,熊子一个趔趄,连着往后退了两步。
    他感觉自己刚才的攻击被一股强大力量顶了回来。
    霸道力劲震的他虎口发麻。
    他讶然看着面前的蔡伶之,没想到这个女人有这功力。
    蔡伶之冷冷开口:“让了你三招,仁至义尽!”
    “再来。”
    熊子怒吼一声,又是军刀一摆,如雨水一样倾泻出去。
    面对仍旧令人眼花缭乱的刀法,蔡伶之利用叶凡教的迎风柳步从容躲避。
    随后,她抓住了熊子的破绽瞬间冲了上去。
    挡住对方两记劈杀这后,蔡伶之一记直线顶膝狠狠撞上。
    这一膝结结实实的撞在熊子腹部!一声闷响,熊子捂着肚子连退两步,样子很是难受和痛苦。
    蔡伶之没有犹豫立刻欺身而上。
    随着身体的高高跃起,一记劈肘从上向下重重砸去。
    “砰!”
    熊子躲闪不及,只能硬生生承受。
    一声骨头断裂声响起,熊子肩胛一痛,竟然被蔡伶之一记劈肘打跪在地上。
    他的右侧锁骨疼的好像就要断裂了。
    没等他反应,蔡伶之又一脚把他踹飞。
    熊子撞在墙壁,闷哼一声,肋骨断了三根,彻底失去战斗力。
    他咳嗽一声,寻思了一下,丢掉手里的军刀:“这一局,我认输!”
    “不过汪少没什么计划,纯粹是我想要报复叶凡。”
    “你抓我回去关押吧。”
    熊子已经受了重伤,知道自己不是蔡伶之对手,就想要避一避锋锐。
    等自己疗养好了身体,他再想办法出来不迟。
    他也坚信汪翘楚他们不会让他关押太久的。
    蔡伶之淡漠出声:“把你腿上的枪和手里的袖箭也给我丢了。”
    熊子微微眯起眼睛,随后丢掉短枪和袖箭:“放心,以后我就再也不掺和这些事了,我会安心留在蔡家好好养老。”
    “叶凡也可以安心了!”
    他还把手表里面的麻醉针也摘下来表示诚意。
    “嗖!”
    就在这时,蔡伶之转到他背后,叱的一声,反手割断了他的咽喉。
    跪在地上的熊子身躯一颤,脸上带着愤怒和震惊。
    他怎么都没想到,蔡伶之敢出手杀自己,他以为最惨的下场,不过是关押几年。
    血花落地,触目惊心。
    “对不起,你死了,叶少才彻底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