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百合小说 > 江湖奇功录 > 第940章 我去会会他
    “多几个又何妨?”仁海说道。
    “哈哈~~”巴托颜大笑一声道,“好胆气,我们鹰神教的弟子就差远了。看看他们,哪还有什么斗志?”
    被巴托颜这么一说,鹰神教的弟子都是有些羞愧。
    尤其是一些长老,他们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之色。
    刚才他们的确是被对方的人马吓住了。
    对方竟然有两大副教主和五大太上长老,自己这边联合起来,也就是两个副教主和三个太上长老。
    数量不如对方,实力更是不如。
    被巴托颜这么一激,鹰神教的众人都是有些不忿了。
    连浮云宗那些小子都不在意,自己这些人还在想些什么呢?
    “杀啊。”角山大声喊道。
    这边两百多鹰神教弟子朝着那边杀了过去。
    “仁江宗主,我们上吧?”巴托颜看了仁江一眼道。
    “当然。”仁江笑了笑道。
    他们这次五个师兄弟一起过来,还带了门下一百个弟子。
    巴托颜微微点了点头,便朝着窝度迎了上去。
    巴托颜不可能将窝度让给浮云宗的人去对付。
    对方过来是帮助自己的,这些强大的对手肯定是自己来解决。
    “大师兄,那个听说是狼神教第一太上长老,实力直追副教主。”仁海看到哲源格一马当先冲过来的样子,不由喊道。
    “我去会会他。”仁江沉声道。
    “大师兄,你可要小心一点。”仁海笑道,“那我们就去对付另外两个太上长老了,你要是不敌,赶紧喊我们。”
    说完仁海便和仁风他们朝着狼神教第六和第七太上长老杀去。
    浮云宗那一百弟子自然是冲向了狼神教的那些弟子,其中包括那些长老。
    “副教主大人,鹰神教果然是浮云宗勾结在了一起。”娄登一眼便看到了角山,同样也看到了仁江他们。
    实在是仁江只有一只手,太过显眼了。
    “这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桑托说道,“对方也就是五个小子值得我们重视一些,其他的一百个弟子无关大局。”
    “这倒是。”娄登笑道。
    “你去对付角山吧。”桑托说道,“你们两个之间也有一些恩怨啊。”
    “是,属下这就去。”娄登急忙说道。
    角山正在和狼神教的三个长老厮杀,在他身旁已经躺着两具尸体了,这是死去的两个狼神教长老。
    “你们退下,让我来。”
    三个狼神教的长老在角山的攻击下,不住地后撤,显得岌岌可危。
    娄登快速朝着这边冲了过来,三个长老看到之后,没有多话,立即朝着鹰神教其他长老杀去了。
    “娄登。”角山双眼一凝,沉声道。
    “角山,今天咱们也做个了断吧。”娄登轻笑一声道。
    “来吧。”角山话音刚落,脚下一蹬,身子直接朝着娄登杀去了。
    娄登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你是准备送死了。”
    “谁死谁生,打了才知道。”角山喝道。
    两人立即缠斗在了一起。
    短短几息内,两人交手数十招。
    ‘嘭’的一声,两人的身子纷纷退开了。
    “角山,你还差点。”娄登喊道。
    “就凭你也想杀我?”角山嗤笑一声道,“这才刚开始,再来。”
    娄登冷笑一声,杀向了角山。
    两人的厮杀,大家都没有太过在意。
    因为在场的人都有自己的对手。
    再说在大家看来,角山和娄登两人的实力应该是差不多的,要想真正分出胜负恐怕要不少的时间。
    “去死吧。”娄登大喝一声,只见他的右臂猛地一震。
    角山闷哼一声,他的身子不由被震退了好几步。
    当他站定之后,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
    “角山,你真是长能耐了,敢和我硬抗?”娄登冷笑道。
    “有什么不敢的?”角山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
    “那是找死。”
    两人身影一晃,又是厮杀在了一起。
    娄登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角山这个鹰神教第九太上长老他还没有放在眼中。
    在娄登的猛烈攻击下,角山被逼着不住的后退。
    角山的嘴角血迹再次流出,显然受了一些创伤。
    “娄登,你就这么点实力吗?”角山身子继续后撤,拉开了和娄登的距离。
    “哼,你逃不了。”娄登冷哼一声,猛地一个前冲便到了角山面前,让角山无法拉开距离。
    角山出手抵挡娄登的攻势期间不由说道:“看来你在狼神教安逸太久了。”
    “你想说什么?”娄登一拳轰出,将角山轰飞后,脚下一点,身影立即追了上去。
    在空中倒飞着的角山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我想说,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想要再有突破是不大可能了。”
    “说的你好像能够突破一样。”娄登冷笑一声道,“你倒是突破一个给我瞧瞧。”
    角山没有出声。
    娄登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没话可说了吧?你终究不是我的对手,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角山身子一翻,落在了地上,脚下一个踉跄,勉强才稳住了身影。
    看到角山的样子,娄登心中一喜。
    角山在自己刚才激烈的攻击下,显然是有些吃不消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娄登早有预料。
    “角山,你再嘴硬啊?”娄登身子一跃,便冲到了角山的上方。
    角山还是没有说什么,他脚下一点,身子朝着一侧掠去。
    “休想逃。”娄登从空中落下,立即朝着角山逃走的方向追去,“你逃不了。”
    “你以为我怕你?”角山大吼一声道。
    听到这话,娄登不由大笑道:“你要是不怕,逃什么?”
    角山原本在急速狂奔的身子猛地一转身,杀向了娄登。
    娄登的双眼瞳孔微微一缩喝道:“我早就知道你有这一招。”
    说话间,娄登身上的气息大涨,双掌齐出,两道凌厉的掌劲击向了角山。
    角山的身子一翻,避开了这两道掌劲,然后又是朝着一侧逃开了。
    “岂有此理。”娄登不由骂道,“角山,你只会逃吗?你觉得自己还能逃多久?”
    “有本事就追上我。”角山在前面道。
    这倒是让娄登感到有些郁闷了。
    他的实力是比角山强一些,可角山要是一心想要避战的话,自己还真的难以击杀他。
    当然,娄登倒也不担心角山能够从这里逃走。
    自己这边占据了太大的优势,如果角山真的想要逃走,自己这边其他人也会出手阻截。
    现在自己给了他一对一的机会,没想到竟然用这样的手段,令他有些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