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言情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1191章 求娶,有过一次合作

第1191章 求娶,有过一次合作

    第1191章 求娶,有过一次合作
    殷玄清方才的话分明就是打乱告辞离开的,但凤无忧这么说了,他却急了起来。
    凤无忧只做看不见,极为善解人意地说道:“既然殷公子无意案牍之劳,我也不好强留,殷公子放心,这些日子你所做之事,本宫俱都记在心里,东林芳洲燕云三国,殷公子尽管随意去留,但凡殷公子有什么需求,本官也定然极力满足……”
    “不……不是!”
    凤无忧一口气说了一大串,根本不给殷玄清开口的机会,殷玄清急了,只能开口打断凤无忧。
    “不是?”凤无忧一脸疑惑:“殷公子是觉得本宫所给的方便还不够么?殷公子若是还有什么条件只管提,就是在这三国内划出一座山来给殷公子清修,本宫也是做得了主的。”
    殷玄清何等聪明伶俐的一个人,却给凤无忧逼得话也说不出来。
    他急出一脑门子汗,正想着如何一口,一眼看到凤无忧目中促狭的光芒。
    一时之间,他一下子明了了。
    凤无忧早就看出了他的来意,也知道他要求什么。
    他本想拿捏一下,可结果,凤无忧根本不惯着他。
    和凤无忧共事过一段日子,殷玄清对凤无忧倒是也有些了解。
    他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只要好好地和凤无忧说,但凡不过分,凤无忧定然不会为难,说不定还会一力促成。
    可若是想在她这里耍这些小聪明,那还是趁早省省。
    立时,他稳了稳气息,起身对凤无忧拱手行了个礼。
    凤无忧也不动弹,只笑看着他。
    殷玄清心头郁闷的不行,但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只好说道:“娘娘,下官的意思,是下官完全可以留下来,继续为娘娘效力。”
    方才还不是大人呢,此时就变成了下官。
    凤无忧着实很想笑,这殷玄清可真是个人才,能屈能伸一条,在他身上绝对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可现在不能笑,她得绷住。
    她看着殷玄清,做出欣喜之色道:“当真?那可实在是太好了。殷公子满腹经纶,又有治事之才,若能留下,本宫求之不得。”
    凤无忧说了好几句对殷玄清的欣赏,对于条件一事,却是绝口不提了。
    殷玄清咬牙。
    是谁说凤无忧只会打仗,对政治一事完全不懂的?
    这不是懂的很吗?
    可他同样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继续说道:“只是……下官有一个不情之请。”
    “是俸禄?殷大人放心,本宫用人向来宽厚,绝不会苛待殷大人。”
    “不是……”
    “那便官位?这个殷大人也可放心,如今东林上下,本宫能信得过的唯有殷大人一人,这官位,自然是百官之守。”
    “也不是……”
    “那么房屋仆妇?车马使用,还是……”
    “娘娘!”
    殷玄清实在是忍不住了,苦笑道:“娘娘就别消遣下官了,娘娘明知下官求的是什么。”
    凤无忧收了玩笑,上下看他几眼:“殷玄清,你所求的,你自己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
    殷玄清深深弯下腰去:“下官想向娘娘求一个人。”
    “不准!”
    凤无忧这回应极快,殷玄清被这干脆利落的回答都给整懵了,抬头茫然地看着凤无忧。
    凤无忧神色淡然:“殷公子,你求错人了。”
    “你求金银田土,官位尊荣,本宫都能许给你,唯有人不可。你所求之人是谁,难道不该自己去求她?求到我这里来算怎么回事?”
    “可是……”
    她是凤无忧的属下……不,金玉卫隶属于秦王妃,说是奴隶也不为过。
    求这样的人,去问她的主人,有何不对?
    “没有可是。”凤无忧转了正色:“你若肯留下帮我,我很感激,你若不愿留下,我也绝不会强求。但你若想以此为凭恃,来交换我身边的什么人,那就是你打错了主意。殷玄清,我这么说,你听明白了么?”
    殷玄清愣了半晌,神色方才渐渐地变过来。
    他对着凤无忧揖了一揖,道:“难怪娘娘如此能得人。”
    难怪那些跟在她身边的人,最大的恐惧,居然是凤无忧不再要他们。
    对这个说法,凤无忧不置可否,只说道:“前路漫漫,殷公子还要多努力才是。”
    殷玄清又愣了愣,总觉得凤无忧这话里似乎还有话。
    但凤无忧已经端茶送客,他也不好再留,只好出来了。
    他刚离开,就从后堂转出一个人来。
    凤无忧笑着道:“你就这么不待见殷玄清?”
    殷玄清的心思,凤无忧只猜了七分,还有三分,却是玉铃亲自来告诉他的。
    “也没有。”玉铃上前给凤无忧换了杯热茶,有几分羞怯,但却坦坦然然地说道:“他若是直接来提亲,我也是愿意的。”
    “那你又不让我答应?”
    凤无忧笑问着。她和萧惊澜在西秦对付蛮人的时候,东林都是殷玄清和玉铃在主持大局,二人朝夕相处,生出感情十分正常。
    凤无忧虽没答应殷玄清,但那是因为殷玄清所求之人不对,只要玉铃愿意,她是很愿意看他们成为一对的。
    玉铃倒了茶就在一边站着,说道:“娘娘不知,他那人看着不拘礼教,其实大男子主义的很,我倒要先拧拧他这性子。再说,我是不肯离开娘娘和金玉卫的,他若是留下来,就必得心甘情愿,否则万一将来有一日,他说出是为了我才委屈留下的话,那多没意思。”
    凤无忧没想到玉铃想得这么通透,难怪她先跑来说殷玄清可能会来求她,又请她千万不要答应。
    “你想得明白就好。”
    玉铃又道:“其实之前也没有那么明白,是听了娘娘方才的话才想得更明白的。”
    凤无忧微怔,玉铃道:“我以为娘娘会直接拒了,万没想到娘娘会说他求错了人。”
    她看着凤无忧,眼睛都是发光的:“娘娘对属下这么好,属下又怎么不能娘娘找个助力?殷玄清性子疏懒,才学却是真有几分的,这样的人,不抓来为皇上和娘娘做事效力,白白扔在那边,多浪费。”
    这几句话说的凤无忧彻底笑出声。
    她伸手掐了玉铃一把,笑道:“这才是我这里出去的人,知道向着娘家!”
    说话间,千心千月几个人也都进来了,凤无忧看着千心千月的目光就有点奇怪。
    “娘娘,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么?”
    “没什么。”凤无忧摇着头,心里却在暗暗可惜。
    她这两个丫头,怎么这么早就内部消化了?早知道,也让她们向外发展发展啊。
    真是亏了……
    不过,这也就是闹着玩的想想,若是真让聂铮和燕霖知道她这想法,只怕聂铮能给她看半个月苦瓜脸,燕霖则能把剩下半个月给她闹个鸡犬不宁。
    千心千月是凤无忧派到上官修若身边暗中看护着他的,此时过来汇报,上官修若一切都好,没有人再刁难他。
    聂铮和燕霖则是来找萧惊澜汇报些事情。
    等到事情完毕,几人就各自离开。
    萧惊澜从一侧书房转过来,笑道:“恭喜皇后娘娘又寻到一个得用之人。”
    “你都听到啦?”凤无忧笑着迎向萧惊澜。
    萧惊澜把她抱了满怀,十分感慨:“怎么我手底下的人就没有这分能耐,知道给我划拉些人来。”
    凤无忧笑道:“这等魅力是天生的,你学也学不来。”
    “是,娘子的魅力连为夫都要拜倒,旁人哪里学得来。”
    “肉麻死了。”凤无忧推开他,实在忍不住。
    她装腔作势一下,萧惊澜比她自己还能捧她。
    萧惊澜抱着凤无忧,说道:“殷玄清不错,东林有他镇着,我们可以少费不少心思。”
    凤无忧点头,道:“他那个性子,没有野心,让他去做帝师也很合适。”
    上官修若的脑部机能正在慢慢恢复,但和从前的灵动到底不能相比,想要让他学习到能治国的地步,谈何容易。
    虽然萧惊澜可以教他一些,但这些事不是一朝一夕能成就的,得有人长年累月地陪在他身边,慢慢教,慢慢学。
    这个人,放殷玄清正好。
    萧惊澜也认同这个看法,当初凤无忧去找殷玄清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以为然。
    谁能想得到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殷玄清竟成为一招恰到好处的妙棋?
    两人一起说了会儿话,萧惊澜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处理,就从凤无忧这里出来。
    他去前殿找了个地方,吩咐了身边人一声。
    没过一会儿,殷玄清出现在萧惊澜面前。
    “燕皇找下官?”殷玄清打定主意要求娶玉铃,对萧惊澜和凤无忧自然执礼甚恭。
    萧惊澜示意殷玄清坐,但却没有立刻说话,而是默默地喝了好一会儿茶。
    殷玄清不知萧惊澜是什么意思,也不好开口问,只好也在一旁陪好。
    足有半刻钟之后,萧惊澜才放下茶盏,淡声开口:“本皇与殷大人,似乎还有过一次合作?”
    殷玄清微微一怔,旋即想起当年之事。
    萧惊澜率军进入东林,将上官幽兰追赶得有如丧家之犬走投无路,而殷玄清则借着这个机会,完成了对上官幽兰的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