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历史小说 >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 第一百零五章 一群无趣的灵魂

第一百零五章 一群无趣的灵魂

    特蕾妮是威尼斯人,说是在水里长大都不为过。
    和这么一个女巫在水里飙船,就属于专业头铁……别车别到了车神藤原拓海头上。
    不给你弄个车毁人亡,已经算对得起你了。
    所以,开车千万不能有脾气,更不能和女司机有脾气。不然分分钟教你做人。
    嘲笑德姆斯特朗归嘲笑……但人还得救啊。不然这传出去,不咋好听啊。
    明天《预言家日报》的标题,可能就是:
    震惊!德姆斯特朗校长率学生奔赴霍格沃茨,参加三强争霸赛……全军覆没,无一人生还!
    这还交流个屁,牢不可破的友谊就这样没了。
    但没想到最大的阻力不是捞船,而是……人鱼。
    人鱼族长认为德姆斯特朗的船,砸坏了不少人鱼的家,要求赔偿。
    那些从霍格莫德再就业的女人鱼,也是求‘鲜’若渴。
    这可是一群十七、八岁的精壮成年小鲜肉,哪里能说放过就放过呢。
    邓布利多交涉了许久,才劝说了人鱼族长。
    德姆斯特朗的船,被打捞上来时……原本造型就很像沉船遗骸的它,变成了真正的遗骸。
    船上的巫师,在女人鱼的依依不舍下,朝着岸边走去。
    他们穿着一种毛皮斗篷,上面的毛蓬乱纠结,看起来都是水。
    走在最前面的卡卡洛夫校长,穿着银白色的斗篷,满身都是水的他,瑟瑟发抖道:
    “邓布利多!我亲爱的老伙计,你最近……怎么样?”
    他说话的时候,牙齿都在打颤。
    “好极了,谢谢你,卡卡洛夫教授。”邓布利多回答。“要不要先去暖和一下?”
    “当然……这些该死的人鱼……”卡卡洛夫眼神阴翳。
    那可是他最喜欢的船,每次出远门都开着。
    上次去了威尼斯,那里虽然变成了废墟,但造船业还是独一档的。
    他又花了大价钱,找威尼斯的巫师修缮。
    谁曾想,才过了几个月,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该死!
    等等……
    他无意一瞥,望见了黑湖上飘荡的另一艘船。
    “邓布利多,这是谁的船?”他立即咬牙切齿问道。
    就是这艘船!
    突然一个提速,他没有反应过来,一头撞在了八爪章鱼上。
    “我的船。”站在威廉一侧的特蕾妮问道,“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卡卡洛夫激动道:“你说什么事?赔我的船!”
    “我为什么要赔啊?”特蕾妮讥笑道:“我是追尾了,还是撞到你的船了?”
    “你……”卡卡洛夫语塞了。他能说自己在‘别车’的时候,撞在了八爪章鱼上吗?
    “这人是谁,邓布利多?”卡卡洛夫扭头看向校长,气急败坏道:“为什么会在这里?”
    “和你一样,被邀请来观看比赛。”邓布利多露出笑容。
    “谁邀请的?!”
    “我邀请的,怎么?还得需要德姆斯特朗的同意吗?”威廉缓缓问道。
    卡卡洛夫看到了威廉,向后退了一步,习惯性地摸了摸湿漉漉的斗篷。
    自从目睹威尼斯的惨案后,卡卡洛夫看见威廉,就有些不自觉的畏惧。
    “自己技术不行,还怪别人?”就在这时,马克西姆不重不轻的嘲讽传来。
    “欺软怕硬的货色。”
    卡卡洛夫怒瞪了马克西姆一眼,气愤道:
    “邓布利多,水太凉!
    我们需要找个地方换衣服!”
    “当然。”邓布利多让斯内普教授带路。
    “威克多尔,跟我一块去换衣服,这么冷的天,又在冷水里泡了那么久。”卡卡洛夫招招手。“你的感冒都加重了。”
    一个巫师走过去,他引人注目的鹰钩鼻和两道又粗又黑的眉毛,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他似乎真的感冒了,全身瑟瑟发抖,擦着鼻涕,身上的斗篷也滴着水。
    那人看见了威廉,似乎想说什么,却被卡卡洛夫拉走了。
    “哈利——是克鲁姆!”人群中,罗恩仿佛吃了兴奋剂,在那上窜下跳。
    “他是德姆斯特朗的飞行课教授吗?”
    “不,他穿着学生一样的校服,应该也是学生。”哈利摇摇头。
    “什么?”罗恩难以置信,“我一直以为他三十岁,没想到这么小!”
    哈利也是点点头。
    克鲁姆从长相来看,确实很老成。这和常年的训练分不开,每日风吹日晒,哪里会注意保养。
    查理也是二十岁出头,却长着三四十岁的老脸。这就和他在罗马尼亚日夜撸龙分不开。
    人群朝着礼堂里走去,大家都在讨论着刚刚的一幕。
    不少霍格沃茨的学生,也认出了克鲁姆,准备跑去要签名。
    “如果可能的话,我也想得到他的签名照片。”罗恩热切的说道,“你没有带羽毛笔吧,哈利?”
    哈利摇摇头。他对这不太感兴趣,反而朝着拉文克劳的餐桌望去。
    他发现布斯巴顿的学生,都坐在了拉文克劳的餐桌。
    这一刻,他真想立即办理转校手续,转到布斯巴顿去!
    不知道麦格教授会不会同意。
    拉文克劳餐桌上,威廉也被缠住了。一群布斯巴顿的学生,都围着他要签名。
    甚至还有一个大胆的女生,掏出口红,让他签在她的礼袍上。
    地方确实是礼袍,但女孩指的位置,却是胸口。
    好在邓布利多解救了他,校长带着一群老师入座了,学生们顿时安静下来。
    随着马克西姆夫人,布斯巴顿的学生从座位上站起。
    连威廉身旁的芙蓉也不例外。
    “这是布斯巴顿的习惯,校长坐下后,学生才能坐下,以示对他们的尊重。”
    小萝莉加布丽,凑在威廉耳边解释。
    她好奇地打量着霍格沃茨的礼堂,这里没有布斯巴顿那么金碧辉煌,但却很有趣。
    尤其是那个天花板。
    “怎么样,来霍格沃茨上学吧?”威廉趁机说道。
    加布丽立即问道:“那我可以来拉文克劳学院读书吗?”
    威廉满口答应道:“当然了,分院帽是我小弟,我随便和它打个招呼就好了。”
    小丫头点点头,又摇摇头,哼哼两声道:“为什么不是你来布斯巴顿?你可以来当教授啊?
    我听姐姐说,你在霍格沃茨也在教古代魔文。这个学校连老师都缺,一看就知道不行!”
    威廉哭笑不得地看着歪脑袋的加布丽,弯曲手指在她额头轻轻一磕。
    “我才不当教授呢,要当就只当校长。
    以我的能力,去布斯巴顿当个校长绰绰有余。”
    威廉可以来个史无前例的四校校长。
    小丫头翻个了白眼,对这个往自己贴金的坏蛋,都懒得说他了。
    她只是扯了扯威廉的袖子,放低声音问道:“安妮在哪里?”
    威廉指了指格兰芬多的方向,她抬头望了眼主宾台,然后立即弓着腰,蹑手蹑脚地朝着格兰芬多餐桌跑去。
    威廉与芙蓉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
    加布丽跟着安妮学习,也快出师了。
    这一对暗黑女子破坏天团,在三强争霸赛的时候,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邓布利多再次站起身,他抬起手,礼堂里渐渐安静下来。
    “晚上好,女士们,先生们,鬼魂们,还有——特别是——贵宾们。”
    邓布利多说,笑眯眯地望着那些外国学生。
    “我怀着极大的喜悦,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茨。我希望并且相信,你们在这里会感到舒适愉快。”
    “争霸赛将于宴会结束时正式开始。”邓布利多说。
    “我现在邀请大家尽情地吃喝,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校长似乎还准备了一点小惊喜,送给新来的客人。
    比如……冷笑话精选合集,自由选调、唱校歌环节。
    在所有老师的怒视下,邓布利多识趣且委屈的没有开口。
    这些惊喜……真的就没人喜欢吗?
    真是一群无趣的灵魂呢。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琴图戏书画”,“齐普拉斯”两位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