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其他小说 > 狩猎好莱坞 > 第1321章:欧洲、非洲和亚洲

第1321章:欧洲、非洲和亚洲

    “就在这个月初,南联盟和科索沃地方武装再次发生了大规模冲突,欧洲各国都希望联邦能够直接介入,避免地区局势持续恶化。不过,华盛顿并不想干涉。老板,你知道的,因为近些年联邦经济局势的持续好转,根据去年10月份以来的财政数据,今年可能是自1969年以来,联邦相隔将近30年时间的又一个财政盈余年度,如果能够成真,对于民主党今年的中区选举会非常有利。而如果发生战争,稍微动作,都可能将不多的盈余消耗掉。”
    美国东海岸。
    这是2月16日,周一。
    格林尼治北郊的庄园内,西蒙与西莉亚·米勒在书房里对面而坐。
    听女人大致介绍完,西蒙从面前一份军事承包协议草案上抬头,笑道:“说起来,比尔最近应该焦头烂额,既然欧洲各国都希望我们出手,打一场地区战争恰好可以转移注意力,不是吗?”
    西莉亚·米勒明白自家老板的意思,跟着笑道:“这只是小事呢,联邦间隔30年的一个财政盈余年度,对于民众而言,象征意义非常大。而且,就我个人而言,老板,我认为共和党对总统先生私生活的纠缠已经开始起反效果了。”
    西莉亚说的是事实。
    不过,西蒙也知道,事情发展到后来,克林顿不得不在1999年通过发动一场战争转移国内对他弹劾的注意力。
    这么想着,西蒙再次瞄了眼手中的协议草案,摇头道:“我们不确认,但,一次性追加2000人进入科索沃地区,太显眼了,最多再给1000,剩下的,让五角大楼随便从其他公司挑。”
    西莉亚闻言,有些疑惑。
    西蒙瞄了眼对面女人,说道:“西莉亚,你要明白,维斯特洛体系的私军进行商业运作只是一个表象,追求利润绝对不是我们的目标,这么做只是为了方便挂靠政府体系,根本目的还是不引人注意。如果一次性派出2000人,会引起很多方面的关注。”
    “但,老板,实际上,我们已经很引人注意了?”
    “因此才更要收敛一些,”西蒙道:“总之,只有1000人,剩下的,呵,我知道也是因为我们的报价比较便宜缘故,但五角大楼那边,他们追求的可不只是性价比。”
    西莉亚稍微考虑,说道:“老板,我们这样直接让出去,其实也得不到好处,不如,剩下的1000人名额,转包出去?”
    “转包?”
    西莉亚点头:“我们做中间人,选择其他军事承包商,这样也算是很大的一个人情。”
    西蒙想想也对,西方人可不懂的西蒙骨子里秉承的某种来自东方的中庸之道,平白让出订单,只会让其他承包商认为维家私军底气不足,于是点头:“那就这么办。另外,非洲那边,最近怎么样了?”
    西莉亚在面前备忘录上记下几笔,听到自家老板的问题,抬头道:“卡加梅预计在月底的选举中会当选卢旺达爱国阵线领袖,虽说还缺一个总统头衔,但基本上已经是卢旺达的实际控制者。去年卢旺达协助卡比拉推翻了刚果金领导人蒙博托,因为卢旺达武装在战事结束后拒绝撤出刚果金,还占领了大量土地,双方目前已经剑拔弩张,随时可能爆发冲突。”
    四年前的卢旺达内战之后,维家私军虽说干脆利索地撤出,但商业资本还是顺利在卢旺达扎根。
    考虑到接下来关于‘得电池者得天下’的布局以及记忆中刚果金是重要电池材料钴金属的重要开采地,维斯特洛体系对非洲的布局只会进一步加深。
    根据西莉亚的描述,接下来,由卢旺达与刚果金冲突引起的战争,很可能就是曾经将大量非洲国家都卷入其中的第二次非洲世界大战。记忆中这次战争的死亡人数远超卢旺达大屠杀,具体多少则无人知晓,因为没有权威机构对于统计这一数字感兴趣。
    西蒙也只能静观其变。
    因为从根本上来说,这其实是一次苏联解体后世界各国势力在中非地区利益的一次重新划分,如果没有幕后势力的支持,一群连饭都吃不饱的土著,很难持续一场长达五年死伤千万级别的大规模混战。
    交代西莉亚密切关注非洲局势,两人又聊了一些其他事情,女人离开,维斯特洛家族政治游说事务的两位主要负责人约瑟夫·施拉普和保罗·斯派茨一起进门,开始另外一次会议。
    这次是关于今年的中期选举。
    今年中期选举的投票日还是11月3日,距离现在还有将近10个月时间,不过,中期选举的选战从去年就已经开始。
    以维斯特洛体系当下的体量,想要避开这件事都不可能。
    不过,这次会议的内容,倒不是如何操纵选举支持自家的竞选人,而是关于舆论的控制。
    简单来说,西蒙需要各州的候选人都尽可能避免以维斯特洛体系相关企业作为竞选话题。
    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哪怕是替维斯特洛体系说好话的,西蒙都不想看到,总之一句话,闭嘴就行。
    仇富是普通的大多数根本不可能改变的某种本性。
    涉及到选举,总要有些话题,而一旦以维斯特洛体系为话题,为了迎合大多数,舆论倾向最终几乎必然会转向对维斯特洛体系的攻击,哪怕大部分都只是为了选举的空口白话,但说多了,为了进一步迎合公众,总要兑现一些。
    西蒙要尽可能避免这种趋向发生。而最好的办法,就是闭嘴。
    不谈最好。
    “你们各自成立专门的团队负责这件事,如果有候选人过界,先通过体系内的人脉进行压制,如果无效,就支持对方的竞争者。另外,还有媒体层面,如果有哪些媒体刻意引导相关舆论,也及时采取措施。总之,我需要维斯特洛这个词在整个选举过程中都尽量隐身,不能成为话题焦点。”
    与施拉普两人的会议结束,天色已经是傍晚。
    送走两人,西蒙乘坐直升机赶往曼哈顿。
    今年春季的1998年度秋冬时装周在2月12日开幕,梅丽珊卓在北美最重要的CK品牌大秀于2月14日的情人节当天举办,西蒙当时还在西海岸陪自家人,无缘亲临,今晚照例还是捧场自家的一个小牌子,安娜苏。
    被梅丽珊卓收编后,安娜苏这两年发展迅速,体量虽说依旧不大,却是圈子里最受瞩目的新锐品牌之一,而且因为风格独特,死忠粉颇多。
    至于西蒙,更多只是晚间的消遣,陪女人们凑热闹。
    不过具体也说不上哪个女人。
    哪怕这两年不知不觉放生了不少,西蒙在时尚圈的女人还是一抓一大把。
    安娜苏的走秀时间安排在晚间七点钟,西蒙抵达曼哈顿,先与上次随同返回北美的陈晴汇合,一起吃晚餐。
    顺便又说起另外一件事。
    “大概就是上周五,防火墙正式启用,很多以为在YouTube平台上刚刚找到一个发财渠道的传媒公司和散户媒体团队都蒙了,呵呵,不过我们没受到影响,周末就已经拿到了许可证。至于其他,没有人脉的话,内容啊资质啊一连串审核下来,估计要几个月,普通散户更是直接清场。”
    第五大道公寓的餐厅内。
    西蒙听陈晴兴致勃勃地说着,对于这些小生意却没有太大感触,只是再次叮嘱道:“你那边加快培养本土团队吧,我前几天已经和贝佐斯他们沟通过,中国的团队只要表现出相应的潜力,伊格瑞特的各项业务,都会逐渐剥离出来,以换股方式交给他们。”
    陈晴点点头,却是又道:“老板,已经发展起来的数据中心业务也要出让吗,这不是涉及到核心的云计算技术吗?”
    “这个会晚一些,但还是会让出的,”西蒙道:“云计算技术其实没有太深的壁垒,伊格瑞特拥有的只是时间和规模优势而已。而且,哪怕出让,伊格瑞特依旧会保持持股,一些关键技术也会由我们继续掌控,只是伊格瑞特这个名字会逐渐退出中国。”
    “老板,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分这么清呢?”
    “这里面水很深……”
    “啊,又来,老板,你最近很喜欢用这句话搪塞我们。”
    “是吗?”
    “是的。”
    “好吧,坦白说,我懒得和你解释,自己去想。”
    “我其实明白呀,老板以前也透露过一些,不过,如果将来中美真得转向竞争,我们在中国投资的其他很多产业,怎么办?”
    “你这么想,说明还理解的不透彻。”
    “嗯嗯嗯,我明白,水很深。”陈晴又是哼哼哈哈几句,也不再追问,打算私下里自己琢磨,转而又道:“对了,老板,前些日子在中国没能找到机会,这次,关于国内那些自媒体团队,我喊来一些参加这次时装周,见世面嘛,顺便涨涨名气,老板晚上要不要见一下?”
    “嗯?”
    “这次来了三个,庾小敏、谢青苔还有荆小穗,老板看视频的话,肯定见过,都很漂亮呢,也很有能力。”
    “那就见一下吧。”
    “还有蔺曌和蔺稚姐妹俩,也来纽约一段时间了呢,老板好像忘记了都?”
    “嗯,都喊来,都来。”
    “呵呵。”
    “忘了问了,那姐妹俩,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蔺曌诈死,然后,想要让自己妹妹也脱离苦海,我就用救那家子的儿子作为代价,把他们二女儿也换来了,说起来也可气,那夫妻俩,真是太重男轻女了。”
    西蒙打量着对面妮子恨恨的小表情,饶有兴致地突然问道:“那你救了吗?”
    陈晴眨了眨眼睛:“什么?”
    西蒙见她装迷糊,大概明白,也无所谓,只是道:“你悠着点,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陈晴又不迷糊了,嘿嘿傻笑两声,道:“老板放心,反正她们姐妹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去了。对了,蔺曌,蔺稚,这两个名字很大哦,老板知道吗?”
    “嗯。”
    陈晴满眼小星星:“老板真博学。”
    “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