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其他小说 > 大清隐龙 > 5013 白桦送尸首
    完了!富庆惊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杀了……杀了多少人……”
    “回大人……一百多……”
    “啊!”富庆悲愤的吼叫着“何至于此啊!何至于此?叛军本来就心不齐,看起来来势汹汹但是毕竟不占着大义名分!”
    “所以他们才要速战速决!只要拖住时间,越久对咱们也就越有利的!有家眷在咱们手里捏着,他们打仗都会缩手缩脚的……”
    “如今杀了他们的家眷……这不是铁了心逼这些人一条道儿走到黑吗?”
    大殿内众人久久无语,最后还是同治帝的冷笑打破了平静“本来就不是什么白道,既然选上了这条路,也就别指望下去了,更别指望朕的大度原谅……”
    “死了就死了,搞死那三宝,不要逃了任何一个漏网之鱼……”
    “启禀陛下……”小太监犹豫了半天,还偷偷的看了富庆一眼,弄的载淳非常不痛快“有话快说!”
    “嗻……陛下息怒,那三宝将军枪毙了所有人犯……但是……但是逃了一个……”
    “谁?”
    “富玉川……富察家的主犯逃走了,那将军正在南城撒网寻找,但是离奇的是根本就找不到!”
    “嗯?呵呵……呵呵呵呵……好,真好啊!告诉那三宝,他要是抓不住逃犯,那就不要来见我了!”说完,同治帝拂袖而去离开了太和门,把臣子都给晾在一边了。
    富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大殿,宝鋆和英桂分手时候跟他打招呼都恍惚的没有听见!
    同治帝秉性多疑,这世人都知道,富庆好容易给自己分辨清白了,结果又出了富玉川逃法场这么一档子事儿!
    没有人能证明这件事儿跟自己有关系,但是这人只要是沾上了富察两个字,在皇帝心中下了蛆那就不好了!
    “罢了罢了……”富庆跺脚说道“家大业大的,我能有什么办法!他们爱造反就造反去,死活我也不管了!”
    富庆气冲冲的走出午门,管家和一众亲兵护卫早就在这里等候了,一看主子出来了,赶紧上前迎接。
    就在这时候,富庆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顶小轿子里下来,一样气呼呼的往里走。
    “哎……这不是翁大人吗?这么急匆匆的要去见陛下吗?”三爷赶紧给翁同龢见礼。
    翁同龢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对富庆一拱手“富庆大人回来了?好好好……”说话也没头没尾的,就这么扬长进宫去了。
    富庆一愣心说就算咱们政见不合,也不至于连点头的客气都没有了啊?
    一旁老管家赶紧低声解释“主子!翁大人家里遇到点事儿,这是进宫找陛下麻烦去了!”
    “从昨夜开始,也不知道谁在他家大门还有墙壁上,写了密密麻麻都是犬儒两个字,甚至还有人泼粪……”
    “翁大人气不过就进宫让陛下抓人,这人是那么好抓的吗?京师大乱,都去抓奸细去了,哪里有人管这种小事儿啊!”
    “估计老翁还是进宫找陛下施压去,这两天陛下心情不顺,也真的是千头万绪一点高兴事儿都没有了……”
    当世大儒,清流领袖,让人泼粪骂犬儒,这口气是个人都忍不下去的,富庆叹了一口气“哎……我以为我就够憋屈了,看看老翁,我觉得刚刚那点事儿也不算什么事儿了!”
    “国难当头,大家都心里不好受啊……回家去,我稍微休息一下,你们记得在各城门等候李拓,他回城了之后立刻告诉我!”
    一行人骑马回老宅,一路无话但是刚到老宅门口,就看见两辆人力车停在了大门口,看车上的铜牌写的是八八洋车行。
    “有客人来?谁知道我今天回老宅的?”富庆恼怒的问道。
    老管家摇头说道“奴才哪里敢泄露大人的行踪,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大人今天回老宅啊,我前面去问问……”
    老管家策马冲到大门口,一看门洞阴影里跪在这几个人,打头的一个是熟面孔,顿时放心扭头对富庆说道。
    “主子……是咱们家的奴才,白桦……八八洋车行的白桦!”
    一听是白桦,富庆放了心策马向前“白桦!你不好好经营你的洋车去,跑到这边来干嘛?你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白桦一看富庆来了,赶紧上前磕头“主子,小人哪里敢前来骚扰,实在是有一件吓破胆子的事情,只能跟您说了……”
    白桦低声说道“吓死奴才了……老爷,有人让我给您送一具死尸过来,还说您肯定要回老宅,说完死尸丢在我们洋车行的院子里,人就逃了!”
    “嗯!死尸?你好的的胆子,死尸不送京师警察局去,你送我这里来?”
    “大人啊,不是小的胆子大,实在是死尸有蹊跷……”白桦看左右无人低声说道“是富玉川大爷的尸首啊!”
    嘶……富庆倒吸一口冷气“尸体呢?”
    “已经停放在门房了,老宅里面无人,小的不敢擅进,就在门房这里等着了!”
    要说这八八洋车行的老板白桦,那也算是最近几年京师商界里新冒出来的一位奇才了,股市里杀出第一桶金,凭借着深夜路条经营出一个八八洋车行。
    最后有冒险投靠到了富庆的门下,最后居然从一个臭拉洋车的摇身一变成了京师响当当的大老板!
    他的八八洋车行是京师所有车行里规模最大的,手上还有一个路灯公司,专门给京师马路提供煤气灯照明的。
    最近兵荒马乱,生意不太好做,白桦正琢磨怎么才能减少开支呢,突然有人翻墙闯进了他公司的后院,用刀子逼着他送一具尸体到富庆老宅。
    这具尸体就是富玉川了!
    富庆掀开蒙脸的白布,果然是他那个五服以内的堂哥富玉川,脖子上的伤口翻着,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整个人身体里的血都被放干了!
    “妈的……这是谁干的?那些人有没有说他们的身份?”富庆压低怒火问道。
    白桦吓的两股战战“没有……他们没说,他们就说没有恶意,只是为了富庆大人好!”
    “还说,这富玉川要是逃出京师了,会立刻接受鬼子六那边记者的采访,到时候一定会有不利于大人您的消息放出……”
    “叛军的目的就是借刀杀人,想让陛下亲自断了自己的臂膀!”
    “他们还说了……人送上来,请大人赶紧送进宫里,给陛下看……就说您大义灭亲了,这样您就能渡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