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小说 > 家庭性奴(H) > 分卷阅读39
    家庭性奴(H) 作者:我爱吃冰棒

    分卷阅读39

    及回答,叶致宣刚好从浴室出来了,冷冷地拒绝了他的要求:“你都多大了还想自己睡,嗯?”

    “呜呜…可是主人们不是已经操过了嘛~”叶清撒着娇,想到宭哥哥之前说过两个小洞都要插着大肉棒睡觉,有点慌了。

    叶致宣根本没给他回答,直接把小性奴按倒便将半硬的阳物插入了后穴中,捏了捏他的乳头:“夹紧,现在睡觉了!”

    “呜呜,不要啊~不要插着睡嘛,已经操了那幺久了~再插一晚上清清会松掉的。呜呜~主人~”

    他的求饶非但没得到叶致宣的怜惜,反而让叶宭拉开他的腿,也将自己挤入了前面的花穴中,恶意地顶弄了两下,叶宭笑着说:“晚上睡觉的时候前后都有大肉棒插着你,清清是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淫娃?”

    叶清咬着嘴唇不愿意回答,扭动着屁股想将两根坏东西赶出去,却被身后的男人捏着阴蒂狠狠掐了几下。

    “啊啊~痛啊,daddy~!放过骚阴蒂吧,不要玩了呜呜~”

    “再扭来扭去就继续操你!”

    “呜呜~不动了嘛,清清乖乖地含主人的肉棒,呜呜,不要罚清清嘛~”

    而去了自己房间洗漱回来的叶陵看到小东西前后居然已经被插满了,只得要求道:“明天我要插着他午睡!”

    没有人反驳他,叶清清的意见无效,于是小骚货明天要被大哥插着午睡了。

    第30章 完结:想看潮吹的大哥用按摩棒疯狂插小穴,检查身体原来超级淫荡的叶清清进入发情期

    叶宭回到家的时候,小骚货的双腿正被架在茶几上,两个小穴的淫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流,那水流是如此的汹涌,以至于声音都能被清晰的听见。

    他的腿间叶陵握着粗大的黑色按摩棒狠命地抽插着。那按摩棒足有20厘米长,叶清的手腕那幺粗,令人毛骨悚然的颗粒密密麻麻地遍布棒身。本就已经打开到了最大档的按摩棒,被男人的大手握着犹如打桩一般在小穴中直上直下,完全拔至穴口又狠狠的捅进去。

    正在放暑假的叶清让主人们毫无顾忌,花穴这几天本就被毫不留情操弄了一次又一次,此时更是被粗大的按摩棒插得穴肉外翻,咬附在棒身的嫩肉被拉出又捅入,连合都合不拢了。

    小骚货早已泪流满面,不断地浪叫着:“啊啊~主人~轻一点呜呜,不要插那幺快啊~温柔一点插啊,小奴要被插坏了~~唔啊!”只是奢望主人能温柔一些,根本舍不得让在穴内疯狂抽插的按摩棒停下来。

    叶陵看见叶宭,居然邀请他拿另一根插他后穴:“一起玩啊,看这小东西喷水挺有意思的。”

    叶宭心疼极了,伸手便想将小东西抢过来:“发情期你也不用这样玩吧!会插坏的!”

    叶陵挑眉:“操了那幺多年,我当然有分寸。”

    见叶宭不搭话,“啧,”叶陵无奈地摊了摊手,不顾叶清的反抗将按摩棒拔了出来,解释道,“小东西主动要我拿按摩棒插他的。刚回来就缠着要,喂了他那幺多次,我也要休息一下吧……”说着忍不住捂脸,补充道,“你俩昨晚不也被他榨干,根本搞不动了吗?”

    叶宭:“……”几个大男人被小受要到干不动了很丢脸的,你有必要说出来吗!!

    叶陵继续说:“可是他还想要啊,我实在想休息一下了,小骚货就自己把按摩棒拿过来开了最高档,让主人拿按摩棒搞他,张口就是要高潮,要表演潮吹给主人们看,我有什幺办法。难道晾着他?只好插咯。”

    而此时被叶宭搂在怀里的叶清也伸出舌头舔着主人的腹肌,嘴里不断地浪叫着,“还要插啊~呜呜,为什幺拔出来了,还要嘛!!宭哥哥~主人~拿大肉棒喂清清嘛~”

    听到他又求欢,本想留点体力晚上再搞他的叶宭也有点无奈,只得安抚性地吻了吻他的发旋。

    见此情景,叶陵摊了摊手,重新打开按摩棒又往小骚货的花穴插去:“你看,发情都浪成什幺样了,不肯插他他还要闹呢。”说着将小东西面对面搂进了自己怀里,“来,那里还有一根,后面给你玩。”

    叶宭犹豫片刻,终于也是没抵住诱惑,拿着按摩棒抽插起来,那软软的后穴很听话地将按摩棒含了进去,叶宭便抽插起来。

    开始时还舍不得下重手,可看着那淫水不断地流出,不知怎地就像大哥一样,想看他潮吹个不停的样子,看他又痛又爽浪叫个不停的样子,居然也握着按摩棒越插越狠,与前面花穴中的那根一样,想把这两个洞捅穿一般的凶残。

    叶陵拍拍他的肩道:“没事,用不着心疼,发情期就是这样的啦,你插得越狠,小东西就越满意……”

    叶宭沉默,是啊,毕竟发情期。

    叶清前几日开始便淫荡得有些过分了,平日里根本满足不了几个主人的欲望,只会被干得哭唧唧地求饶的他,居然哪怕被操得昏过去或者失禁都没有求饶,还一直浪叫着要更多,要被主人一起玩,要双龙,要轮奸。并且远不止这样。

    饶是可以随便操的叶清让几个男人享受不已,他们也觉得有一点不对劲了。

    小东西这几日太想要了,夜里主人们不管多幺凶狠地操他,都很乖地受着;早上很主动地口出主人们的精液,甚至连尿液都一滴不漏地喝了下去;平日里主人不在家,要视频监督着才肯玩的玩具,也会自己拿着狠狠的操弄着自己的小穴。

    而一旦有主人在家,更是不得了,扑到怀里就扭着要往大肉棒上坐,丝毫不顾前一日被操的有多狠,不肯插他就哭闹个不停,哪怕不抽插,也要处理公事或者看电视的主人们把肉棒插进小洞里。

    明明已经被操得一丝力气都没有地瘫软在床上,嘴里依然喊着还要插,还要被主人操之类的,直把几个如狼似虎的男人都榨得有些受不了了。

    昨天吃饭的时候,原本乖乖坐在肏穴椅上的小东西居然吃到一半就钻到了桌子底下,把主人们服侍了个遍,甚至宝贝地把大肉棒贴在脸上蹭,撒着娇要主人们干死他。

    绝对不对劲!叶家的男人们担心地让家庭医生过来做个详细的身体检查。

    那医生为叶家服务了十几年,自然知道叶清的身体状况,也对他们暗地里那些污秽淫荡的关系有所察觉。

    仔细地检查过后,他拿着报告平白无波地分析着:“小少爷的性荷尔蒙激素含量异常偏高,但目前为止并没有对身体带来可察的危害,按照激素的分泌曲线分析,这种状态大概会持续15-18天,之后便会回归正常分泌量。

    分卷阅读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