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小说 > 家庭性奴(H) > 分卷阅读29
    家庭性奴(H) 作者:我爱吃冰棒

    分卷阅读29

    兽的贯穿着,他依然挣扎着抓住男人紧扣着自己的手,拉到布遍潮红小脸旁摩挲着,娇娇软软地要求着:“裤子~呜呜不要裤子,难受嘛……daddy~”

    仅拉开裤链干得正爽的男人虽然不耐烦,却也是停了下来,扯掉自己的裤子,抱着小东西面对面重新又插了进去。

    “不要这个姿势啊~~daddy呜呜,碰到肚子了啊啊啊……求求主人了,呜呜,清清要跪着给主人操,呜呜,从后面插啊求求主人……啊啊~”被打断的不虞,以及好几天没干这小贱货的饥渴,让叶致宣根本不顾叶清的求饶,每一下都顶弄得凶狠无比,仿佛要将那小穴贯穿一般,那孽根几乎每次都拔到穴口,再狠狠地顶弄进去抵着骚点干,不过二三十下,那穴口就被磨得又红又肿,激烈的抽插甚至在肛口磨出了一圈白沫,看着越发淫乱。

    然而饿了几天的男人犹嫌不够,大掌开始一下又一下地掴在臀肉上,室内除了男人的粗喘叶清的浪叫,此时又加入了手掌狠狠打在臀肉上的啪啪声。

    “夹紧,小骚货,那幺松是想让爸爸操到明天早上吗?”又是狠狠的一掌打在屁股上,那小穴咬的更紧了,让里面的男人仿佛置身天堂。

    大掌毫不留情地肆虐着那挺翘的屁股,找的借口却千奇百怪,“咬那幺紧,想夹断爸爸吗?”又是一阵啪啪声,理由并不重要,男人只是见到他这淫乱的样子就想打而已。

    “啊啊~好痛,daddy轻一些啊~插死宝宝算了……呜呜,爽死了~还要啊啊再深一点~~把小洞插坏掉也可以的~呜呜……”叶清被操得一边哭一边爽,连大肚子被挤压的痛苦也拦不住下身传来的足以淹没一切的快感。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叫了些什幺,只渴望身体里的大肉棒再插得狠一些,被操死在床上也愿意了。

    此时,忽然耳边传来叶陵的声音,却不是对着他说的,而是问身下正凶猛干着他的男人:“换个姿势?让我干他前面。”明显他也对因为父亲忽然回来而夭折的鸳鸯浴十分不满叶致宣冷淡地看他一眼,下身狠狠地顶醒已经迷失在快感中的小美人,扬手一掌重重打在叶清已经肿起来的翘臀上,“小骚货,自己出去。”

    “啊啊呜~”又被打了一掌的叶清根本无力起身,迷糊地在叶致宣肩膀上咬了一口,只可惜被操得浑身无力的他只能在上面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和一片口水,却换来男人更加凶狠的几巴掌和顶弄。

    “啊啊啊~不要再操了,呜呜…小洞要坏掉了~不要插了,呜呜……”几乎被干得要崩溃的叶清终于在叶陵的帮助下慢慢脱离了在自己体内肆虐的巨物,大龟头划过洞口的阵痛让他只能背靠在叶陵怀里不断地抽噎着。

    叶陵看看叶清鼓起的肚子,再看看旁边空的酒瓶,就明白发生什幺了。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自己和阿宭哪有叶致宣那幺会玩,亏这小笨蛋还黏着他。

    忍不住手痒地压了压他的肚子,惹得小东西强打起精神恶狠狠地瞪他,叶陵笑笑,道:“别瞪了,还得哥哥给你放出来呢。”

    叶清惊喜地看向灌了自己一肚子酒的爸爸,他刚才根本没听见大哥来的时候说了什幺,此时大哥说可以让酒流出来了,自然开心得喜不自胜。

    叶致宣皮笑肉不笑地看一眼叶陵,倒也点点头,“脏东西洗干净了,骚逼里面的水当然可以放出来。”

    旁边叶陵的脸当场就黑了,操,以为老子听不出来你骂谁呢。

    红酒塞被叶陵猛地拔出,里面已经被捂得温热的液体再不受限制地流出。

    肚子里液体迅速流失,花穴里大量酒水流出的感觉就像失禁一样,而两个男人还目不转睛得盯着自己失控的下身,让叶清忍不住尖叫出声:“啊啊啊~不要看啊,呜呜……清清好难看不要看,呜呜呜~清清尿床了,呜呜,不要看……”

    叶致宣看着幺儿难堪地捂住脸,忍不住笑了,说道:“小乖乖喜欢这种感觉吗?今天和哥哥一起操到你失禁好不好……”说着亲昵地吻上了他的嘴唇,堵死他一切想反抗的话,下面已经毫不犹豫地再次操进了后穴里。

    叶陵也不甘示弱,说了操到他失禁就要做到,拉开小骚货的腿,看看已经被自己疼爱过一次的花穴,冷笑,被洗干净了?老子不会再射满吗?也便狠狠地操了进去,耳边果然响起叶清甜腻的呻吟声。

    叶清早就习惯了两个小穴都有肉棒疼爱自己,只要他们不三个人一起干,什幺都好说。软软地倚在叶致宣身上,双臂环住叶陵的脖子,小骚货又开始享受地吚吚呀呀叫个不停。

    两个小穴被操得好舒服,呜呜……叶清胡乱地想着,daddy出去了,哥哥又会进来,啊啊啊,好喜欢,呜呜,他们一起操到里面去的时候真的是要爽死清清了~啊啊,好喜欢~啊啊啊,要高潮了,呜呜又喷水了,清清太坏了,呜呜呜……

    两个男人隔着薄薄的肉壁在小穴中抽插着,只恨不得把那小穴捅穿了才好,不过一会儿,叶清又尖叫着潮吹了一次,他已经高潮了好几次了,而体内的两根肉棒还是又热又硬,呜呜,才不想被操到失禁啊……

    他忍不住开始勾着叶陵的脖子讨饶了,“哥哥,不要了好不好~清清好想吃哥哥的精液啊~求求哥哥了,射给清清嘛……”叶陵却不为所动,戏谑地看着他,下身的动作丝毫没有放缓的意思。

    见此路不通,叶清转而蹭着身后的男人,“daddy~宝宝好爱daddy哦,好想吃主人的精液呜呜,喂给清清好不好,呜呜~清清……不想被操到失禁嘛呜呜~”说着说着还是顶不住压力坦白了。

    叶致宣干脆连回答都没给他,示意叶陵换个姿势,两人便就着站起的姿势再次狠狠地操弄起来。可怜的叶清被夹在中间,几乎全身悬空,那两个高潮了一次又一次的小穴被人穷凶极恶地贯穿着,直把他操得眼泪汪汪的。

    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小骚货忍不住高声求饶起来:“啊啊~不要啊!!呜呜~好舒服~清清要被操死了,不要了~求求主人们了~真的不行了,啊啊啊啊啊~~死掉了~”

    终于叶清在男人们凶狠的抽插中前面忍不住射了出来,他哭哭啼啼地扭头看着叶致宣,刚想道歉,男人却温柔地笑了笑,残忍地说:“说了要把小骚货操到失禁,当然要先把精液射完。”闻言,叶清哭得更凶了。

    “啊不要了呜呜~”高潮过后两个男人连缓冲的时间都没给,一刻不停地越操越凶狠,弄得叶清敏感的身体几乎一直处于高潮中,喷的水根本停不下来,滴滴答答地往地上

    分卷阅读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