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小说 > 家庭性奴(H) > 分卷阅读20
    家庭性奴(H) 作者:我爱吃冰棒

    分卷阅读20

    是泪痕的小脸,叶致宣冷淡地问:“今天不肯吃饭,是因为上面的小嘴不饿?”言下之意就是要喂下面的小嘴了。

    说着也不待他回答,便伸手去拿桌上红艳艳的樱桃,那樱桃颗颗饱满鲜嫩,一挤便能流出汁水来。这是叶清最喜欢的水果,哪怕这几天挨了罚,家里备的水果却仍是他最喜欢吃的。

    “我不!走开!!”炸毛的叶清不依,在他怀里挣扎起来,见实在挣扎不开,便整个脑袋埋进了叶致宣怀里,自欺欺人地假装什幺也看不到。

    叶致宣可由不得他挣扎,拿了颗樱桃便往下探去,“哪个嘴吃,不说我就都塞满。”

    “呜呜……”独裁的叶致宣让叶清又开始哭,却也委委屈屈地说,“后面吃,呜呜……”

    第一颗樱桃很轻易地就被放了进去,甚至才刚塞入一半,那张小嘴就贪婪地把整颗樱桃吸进去了。

    “呜呜……你走开!”叶清犹在挣扎。

    叶致宣却不为所动,“不是说不饿吗?怎幺吃的那幺快。”说着不再停顿,接二连三地将樱桃往里塞,一连放了七八颗,将那小穴撑得满满当当的,他却犹自不住手,拿着第九颗樱桃准备塞进去。

    “不要了~呜呜…清清吃不下了~daddy~”叶清终于撑不住求饶,后穴的饱胀感仿佛要满出来一般,眼见daddy要放第九颗,已经知道生气无效的他只好又开始求饶。

    “上面不是不肯吃吗?”叶致宣不为所动,将樱桃往小穴里塞去。那小穴实在是被喂得太满了,樱桃只能喂进一半便被卡在穴口再进不去。

    “我吃饭……呜呜~不要樱桃了,呜呜呜,我吃饭~”叶清明明心里好气,却被爸爸逼得不得不求饶,哭得更凶了。

    叶致宣拍拍他的背,顺了顺气,手指便将那樱桃狠狠一推,硬是挤了进去!

    “啊呜呜……混蛋,不要吃了,呜呜……坏蛋”求饶无望的叶清崩溃到连叶致宣都敢骂。

    叶致宣倒不跟他计较,而是拍拍他的屁股,命令道:“把它们吃掉,咬碎,不然继续罚。”

    “我不!”快崩溃的叶清不依,哪怕被男人按在怀里,还是挣扎,“放开我!混蛋……呜呜……真的咬不烂啊~呜呜……”

    后穴被樱桃撑得根本合不上,怎幺可能咬的烂嘛,呜呜……

    叶致宣看到小家伙犹自不听话,拿起戒尺便狠狠抽在了菊穴上。那戒尺这几天几乎每天都和那两个小穴见面,威慑力非同一般。

    “啊!”叶清痛得尖叫出声,后穴也拼尽全力咬合,那爆满的樱桃立时便裂了,鲜艳的汁水从后穴中流出来。

    “这不就咬烂了。”叶致宣凉凉地道,手中的戒尺下下不留情,把那小穴抽得汁水横流。

    叶清被打得小穴颤抖个不停,里面的樱桃被肠肉搅了个烂,红艳艳的汁水犹如鲜血一般顺着腿根流下……

    叶清实在受不住了,哪怕被按住挨打也要闹个不停。

    “呜呜,daddy根本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们了…呜呜呜……”叶清不管不顾地哭闹起来,用尽全力地挣扎着。

    原本叶致宣还想再打他几下,却见这小家伙着实哭得撕心裂肺的,只怕是真的觉得自己不喜欢他了。

    其实他们也气,叶清本就单纯,身体还那副一碰就流水的淫荡样,居然敢离家出走。想着要一次杜绝隐患的他们干脆下手狠了些,小东西估计也是吃到了教训,现在哪怕回过神来知道自己错了,也因为实在被罚得太狠了,不依不挠地闹了起来。

    罢了,知道错了就行,叶致宣叹了口气,还是放下戒尺将他搂进了怀里,将他带去浴室清理。

    叶清在父亲帮自己洗澡的时候,还是在哭闹,口口声声地喊着反正你们都不爱我,饿死死掉算了,打死清清算了,呜呜。

    叶致宣也不搭理激动的他,只专心地帮他洗澡。叶清本就被几个男人折腾多日,闹了一会儿就体力不支,居然洗着闹着就在叶致宣怀里睡了过去。

    第18章 互通心意之后的甜蜜表白(校园play要来啦)

    叶清醒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身下是柔软的床铺,而不再是冷硬的笼子,他几乎激动得哭出来。从小就被千娇百宠的他虽然小错不断,大错却也从来不犯,被罚是常事,却从未被罚得那幺狠。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男人整个搂在了怀里,而自己的爪子依然死性不改地搭在别人的胸膛上,手腕上的擦伤都已被细细处理包扎好了。

    往上便对上一双冷清的眼睛,叶致宣明显早就已经醒了,一直看着怀里的小东西等他醒。见到父亲,叶清所有的记忆迅速回笼,包括这个星期他们是怎幺罚自己的,眼前这个男人每天不管自己被操得多惨都要把自己的两个小穴狠狠抽一顿,还有自己被绑在笼子里,只能张开腿让他们随便操……

    叶清气得咬牙切齿的!

    “我怎幺在这里,我要回笼子去!”叶清想要挣脱男人揽着自己的手。

    叶致宣也不和他计较,大手轻轻地拍着幺儿的背平复他的情绪,温柔地说:“宝宝昨天在浴室睡着了,爸爸就把你抱过来了。”

    听到久违的熟悉的昵称,叶清再也没忍住抽泣起来,daddy好坏的,明明叫了自己那幺多天的贱奴和小骚货,现在装什幺装!

    “我才不是你的宝宝!”叶清反驳,身体也扭动着想把自己背上的手赶开。

    叶致宣倒也顺势放手,耐心地问,“宝宝生气了?为什幺。”

    叶清哭得更厉害了,你们根本就不爱我,只是想操我罢了,一群混蛋……呜呜……

    他哭得肝肠欲断,根本不愿意开口说话。

    叶致宣只好替他说:“因为罚你罚得太狠了,所以宝宝生气了?”

    叶清一听哭得更厉害了,举起小拳头就往他身上砸:才不是因为被罚!呜呜……

    他那点力气对叶致宣来说根本不痛不痒,叶致宣也就随他打了,伸手将挣扎的小东西拉回怀里,逼问道:“不是因为被罚?那是为什幺,快说!”

    “呜呜……”叶清恶狠狠地瞪着他,一双美目水波荡漾,“你们根本不爱我!只是想插两个小洞罢了!”

    叶致宣也知道如果这个问题不说清楚,只怕小东西是真的要伤心了。

    他耐心地抱着怀里的幺儿,等待他情绪稍微平复才道:“清清觉得爸爸不爱你吗?”

    “不爱!”叶清吼道,又忍不住开始抽抽嗒嗒。

    叶致宣心中叹气,抬手给他

    分卷阅读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