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 > 窥觑(母子乱伦) > 这里,并不能满足你 yùzнαiwùн.©ōm

这里,并不能满足你 yùzнαiwùн.©ōm

    这天,沉琨正在实验室里研究新型毒品,两名助手正在一旁记录下他的调配步骤。
    门口突然被敲响,工厂里的人大多都知道他平时不喜欢敲门被打扰,大家平时非必要是不会打扰他。
    他并不打算理会,一名助手前去开门,来人说有很重要的贵客,希望沉琨能尽快上楼见见。
    助手在一旁提醒沉琨,沉琨却依旧专注手里的试管。助手又提醒两叁次,她看着门口站着等候的保镖,心一急,夺过他手里的试管,将正在反应的溶液倒进废液池。
    等做完这一切,助手才战战兢兢的抬头看他,果然,对方的眼神如同毒蛇一般扫过来,看着她,绞着她的脖子让人喘不上气。
    在他人的催促下,沉琨收起目光,朝她笑了笑,蕴含着友好的歉意。随后跟随保镖上楼。
    沉琨走远,助手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明明他没有说任何话,她的冷汗却浸湿了后背的布料。Уǔsнǔωǔ.269;lǔЬ(yushuwu.club)
    沉琨走进办公室,看到一个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人。
    那个……叁番两次要杀他的黑衣人。
    意料之外的是,这个黑衣人,站在一个男人的身后。
    他视线转移到那男人身上,坐在杨荣坐着的位置上,杨荣站在平时保镖站着的位置。
    男人头发灰白,坐在主位上气质浑然天成,这办公室太小,压不住男人的威严,坐在这屈尊了。
    确实是屈尊了。
    沉琨看他的同时,男人也在不着痕迹的打量他,他抬抬头,示意沉琨坐下,男人问,“你就是沉琨?”
    “是。”他是为他而来的。
    “你找我有什么事?”他以为,这男人是来找他定制货品,客人尊贵,一定要见见人,验验货。
    男人笑了,这人,非池中之物。不过一会,老道精湛的男人就把沉琨看了个透,会隐忍,冷漠薄情,有胆识也有胆量,最重要的是,有才。
    他对一旁的助力招招手,助理见状迅速的清场,杨荣离开办公室前,还在回头张望,心里揣测,做着心里的打算。
    人走了,男人也不打哑迷,直接问道,“这里,你并不满意吧。”
    他说对了,这里确实不是他最满意的地方,拘束,不自在,还有杨荣贪得无厌的时不时压榨,监视,都让沉琨厌恶。
    “来我这吧,年轻人。”男人叹了口气,“创造你的更大价值。”
    “凭什么?”沉琨看着对方气定神闲,势在必得的样子,忍不住问。
    男人瞟了他一眼,仅仅是一眼,上位者的气压带给他身体一瞬间的紧绷,警惕起来,男人轻笑道,“你并不满足于此。”
    “也是。”他认同一声。
    他急需要钱,需要自己的钱,很急。他也需要权,经济的,军事的,明面上的,还是别人看不见的,他都需要,虽然目前来说有点远。
    “你需要的,我都有,门票给你,就看你能不能拿到。”
    而这些,杨荣都给不了。这很显而易见。
    他说到这,沉琨不禁有些好奇,他为什么这么自信。
    男人看出他的疑惑,好心的解释,“奥雷米。”
    沉琨听着有点印象,想起来时身体一震,震惊得看向他,随后,开口,声音夹着一丝微不可见的颤抖,“你为什么会找我?”
    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兴奋,是激动。对突如其来的兴奋,对意料之外的激动。
    “找你,是因为你有过人之处。”奥雷米看了眼表,眯眯眼,条件已经抛出,他不打算再浪费时间,说,“我没这么多时间,给你叁分钟时间考虑。”
    “顺便说一句,我的考验,是会出人命的。”
    沉琨没有任何的迟疑,选择加入。风险与机会并存,这个道理他懂得。
    奥雷米见他如此果断的选择,眼角弯了弯,带着一丝欣赏,脸上的皱纹显现,昭示男人的衰老。
    “够果断!欢迎加入,送你一个见面礼物,想要什么?”
    沉琨神色闪烁一下,阳光的照映下,笑得邪魅,“我想要杨荣的一切。”
    “这不算什么礼物。”奥雷米不以为意的说,“下个月,来找我,别放鸽子,课有人帮你上。”
    说完,奥雷米走了。
    沉琨坐在椅子上,奥雷米还没走远,杨荣走进来,如同一个被惦记了奶酪的老鼠,面容急切,问,“他和你说了什么?”
    “我加入了他。”
    杨荣皱皱眉,心下只觉得愤怒,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你怎么敢!”
    在他认为,他将沉琨培养起来,给他优厚的待遇,他的人,现在也反手就不认人。
    自己辛辛苦苦养出来的苗子,才露出点头,就被人抢了,不敢跟奥雷米生气,来找沉琨发泄。
    正僵持着,保镖敲门打破紧张的气氛,“杨先生,威尔先生交代有东西给您”
    人进来,一并拿来一张支票和英国东南区的贩毒权。
    这一个交换条件,杨荣看了眼沉琨,神色复杂,最后没说什么,放沉琨走了。
    沉琨走之前,回了趟实验室,将自己的药品打包带走,进了实验室,发现那名女助手还在实验室。
    女助手见到沉琨,整个人激动的一跳,说,“对,对不起,刚刚不该打断你的实验……”
    沉琨没有理她,手上动作没停,耳边是女助手叽叽喳喳的声音,嘈杂得很。
    助手见他没反应,以为他不接受自己的道歉,刚想上手帮他整理药品。
    沉琨烦躁,“啪”响亮一声,女助手被打退两步,歪着脸,手捂着脸,又疼又麻又辣的触感,让她再一次确认自己真的被打了。
    “滚远点。”
    ……………………
    沉揽月:这小瘪叁学我,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