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 > 窥觑(母子乱伦) > 摩天轮上的吻
    杰克逊辞去了酒吧里的工作,有沉揽月雄厚的财力支撑,他也没必要也没想要再出去工作,从学校宿舍里搬出来,住进沉揽月送他的一套房子里,正式过上了被包养的的生活。
    此刻,杰克逊和沉揽月正在一个大型商场里,开始扫荡式的逛街。
    “杰克逊,你看这件,挺适合你。”沉揽月拿着一件T恤,纯白的,没有什么花纹,简约到了极致,整体只有LV的logo暗纹。
    杰克逊皱了皱眉,他不太喜欢过于简洁的衣服,在他看来这会显得很廉价,但他还是笑着接过,走进试衣间里换衣服。
    杰克逊换完衣服出来,沉揽月又丢了一件七分休闲裤过来,杰克逊接过又无奈的往试衣间里走。
    杰克逊出来时,沉揽月正在女衣区挑选,杰克逊喊了一声,“亲爱的?”
    沉揽月回头,眼睛一亮,略微看呆,勾起一丝笑容,在杰克逊认为,这笑容朦胧。
    沉揽月笑着说,“你这么穿很好看,我喜欢。”
    朴素又简单,使杰克逊的少年感凸现,青春活泼。
    沉揽月很少如此直白的,真诚的夸赞人,善于言察观色的他很敏锐得捕捉到这一点,“亲爱的既然喜欢,那我以后就多穿点。”
    沉揽月朝他飞了个吻,优雅又妖媚。
    结完账,SA手巧的将每一件商品打包,杰克逊发现她买的衣服大多都是红色,其他有几件暗色系的。
    他问,“亲爱的很喜欢红色?”
    “喜欢,有人说我穿红色很好看。”沉揽月看着他,神色眷恋,漫不经心的说。
    “亲爱的无论穿什么都好看。”
    “油嘴滑舌。”沉揽月笑了一声,“我想去做摩天轮。”
    他们来到伦敦眼底下,沉揽月看着旋转的的机器,难得的揽起身边人手臂,如同普通的情侣一般,很快融入了一旁的情侣群体。
    今天的沉揽月很开心,精神甚至有点亢奋,嘴角的笑容就没放下。
    她时不时会跑到路边买平时根本不会买的冰淇淋,甜腻腻的奶油蛋糕,跟小年轻一样,会挽着男朋友的手臂亲密的走在一起。
    沉揽月将吃了几口的蛋糕地给他,轻微的洁癖让杰克逊心里有一点嫌弃,但还是接过吃掉。
    他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
    坐上伦敦眼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正是白昼与黑夜交替的时候,缕缕阳光在夜色中挣扎,挥发最后的余温。
    沉揽月搂着杰克逊,依偎在他怀里,从沉揽月的视角向上看去,黄昏的光模糊了杰克逊的五官,即使在这么近的距离,也透着一丝朦胧。
    很像一个人……
    沉揽月搂住他的脖子,打断他说话,说,“我们拍张照吧。”
    “嗯好。”杰克逊自然的拿出手机,沉揽月说,“用我的吧。”
    杰克逊笑笑,接过她的手机,找好角度,拍好照片,他把手机还给沉揽月,沉揽月看着手机里的照片,黄昏将他们镀了一层暖光,女人依偎在男人怀里,男人扬起笑容,两人亲密无间。
    沉揽月看了手机足足几秒,满意的将手机收起。
    她扭头看向即将消失在海平线的太阳,她很喜欢黄昏。
    像垂暮之人最后的挣扎,像绝望中最后一丝曙光,像行者倔强的挣扎,像绝望者最后的嘶吼。
    也像她……
    沉揽月懒洋洋的挺了个腰,如午后眯着眼昏昏欲睡的缅因猫。
    她说,“你知道吗,在华夏有一个传说,当摩天轮到达最高点的时候,要接吻,这意味着幸福。”
    杰克逊疑惑的看着她,等着她往下说,沉揽月仰头,蒙住他的眼,在摩天轮到达最高点,唇轻轻碰上他的嘴。
    那一瞬间,最后一丝阳光也被黑暗侵蚀,太阳彻底消失在海平线。
    没有更多的深入,没有缠绵悱恻的口齿交融,仅仅只是一刻,她就离开他的唇。
    如同清风抚叶,一扫而过。在单纯不过,却朦胧了杰克逊的大脑。
    沉揽月阻止杰克逊想要更过分的举动,说,在他耳边低语,发出邀请,“今晚,去我家吧。”
    下了摩天轮,沉揽月就变回了高贵女王,挽着他的手送开了,远远的走在前面,这让杰克逊感觉有些空落落的,刚刚温柔缠眷的她如梦一般,随着太阳的落下而消失。
    想到她摩天轮上绻恋温柔的眼神,缠绵的如同在看前世的情人,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瞳,幽幽的让人差点溺在深不见底的水里。
    仿佛,是在透过他看什么……
    ……………………
    今天是掺水的一天,要不要试一试珍珠激励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