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 > 窥觑(母子乱伦) > 金亚斯马甲掉了yùzнαiwùн.čōm

金亚斯马甲掉了yùzнαiwùн.čōm

    沉琨这几天上课,教室后空了一个座位,金亚斯已经几天都没来上课了。
    教室后面的几个人都骚动起来,时不时就聚在一起“开小会”,叽叽喳喳的,搞得班上的自习课极不安宁。
    老师提醒过几次,安静一会之后又开始,时不时还有个刺头出来顶撞老师,后来,也就没人管了。
    沉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便是教室吵翻天了,他也无动于衷。
    终于有一天放学,一个小混混忍不住了,走过来跟沉琨说,“老大都消失了整整一个星期了,你他妈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桌子被他砰的一声敲响,周围人看到以为是找事的,急急忙忙收拾东西走人。
    今天难得放一次假,不用上晚自习,夕阳的余晖照进教室,整个教室都弥漫上暖暖的昏黄色。
    沉琨看着夕阳照射的课本上,上面有他为金亚斯辅导时写下的笔记,比他平时写的笔记要更加详细,密密麻麻布满课本的边角。他才意识到,金亚斯确实已经很多天没有出现了。
    他心沉了沉,决定还是管一管这事。
    “亏老大还对你这么好,好心喂了白眼狼了。”
    “他……没有联系你们吗?”沉琨问。
    “没有!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老大的事,让老大伤心了!”
    沉琨看了眼对方暴躁的神情,没计较他刚刚的无礼。他也奇怪,那小子才刚刚觉醒学习之心,每天补课都认真极了,刚有点学习的劲头,怎么就突然就旷课这么久。Уǔsнǔωǔ.269;lǔЬ(yushuwu.club)
    “他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不是你什么意思,想找打啊……”
    他抡起拳头,作势要往他身上砸,想玩严刑逼供那一套。瑞姆连忙拉住他,叫他冷静点,“喂,你没听老大说过吗!”沉琨被金亚斯罩着,谁也不能找他麻烦。
    “那又怎样!你也不看他那样子,冷冰冰的跟个傻子一样。”气氛瞬间凝结到极致。
    “喂,过分了哈,没准沉琨还能帮到咱们呢。”瑞姆赶紧替沉琨解围。
    那小混混停嘴了,所有人都看着沉琨,希望他能说出点什么有用的信息,毕竟,这几个月,与老大接触最多的人是沉琨。
    沉琨冷冷的回一眼他们,“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他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没什么吧……”几个小混混认真思考了一番,“可能……是最近喜欢上学习了?”
    “哦,对,这就挺奇怪的。”
    “是啊是啊,从来没见过老大又这么奇怪的行为。”
    “老大最近就跟你走挺近的,这就挺奇怪的。”
    沉琨皱着眉,隐忍着怒火,“还有别的吗?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几个小混混见状又想抡起拳头打人,气势汹汹的威胁他,又被瑞姆拦下来,二当家的气势这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你们他妈能不能冷静点,几个没脑子的,光会轮拳头能找到老大吗?!”
    几个人被骂的闭上了嘴,没再说什么。
    没想到这等级秩序还挺完善的。“你们两个人想想,他消失的那两天,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或者有没有说过要去什么地方?”
    “他那两天心情好像挺不好的,老是走神,叫他都不应。”
    “哦,对对对,我本来想叫老大一起组队打游戏,就被老大骂了一句。”
    “好像是耶……”
    “还有吗?”沉琨问。
    “嗯……老大还跟我借钱,说要和你出去吃宵夜。”
    “老大也跟我借钱了,说是看上了一个新设备。”
    “这不正常嘛,借两个小钱而已,大家都是兄弟,这有什么奇怪的。”
    “他也跟我借了……”
    “等等,他从来都没跟我说过要跟我出去吃宵夜。”沉琨捕捉到不对,他问,“他最近总是跟你们借钱?你们谁借了他钱?”
    “我借了。”
    “我也借了……”
    “他也跟我借了……”
    一圈问下来,基本上在场的人都被借了个遍。这时大家才觉得不对劲,老大怎么会需要这么多钱呢?又为什么会找这么多人借钱呢?
    “你们去过他家找他吗?”
    众人摇摇头,露出迷茫的神色,“其实……我们都不知道他家在哪。”
    几人将沉琨围得水泄不通,全然一副大军师,快救救我的神情。
    “你们想想,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一个学生旷课两个星期,还需要大量的钱?”沉琨问。
    “抢劫?”
    “高利贷?”
    “吸毒?”
    “赌博?”
    ……
    几人越说,脸色越难看,脑海里无数画面闪过。
    “你们先去他常去的地方找他,比如酒吧,打听打听有没有他的踪迹。”沉琨说完这些背上书包走出教室,其余几人一连串的跟上去。
    “别跟着我。”沉琨回头,淡淡的语气中带着警告。
    他走到他与金亚斯分开的十字路口,向右转。
    街边的景色在变化,右转是别墅群,好几个别墅小区。这里的地段实在好,依山旁水,位于河流上游,城市边缘,环境优美,空气清新。
    他拿着手机里的照片,找到小区的门口站岗的警卫员,询问他们金亚斯的消息。
    警卫员没搭理沉琨,直到沉琨拿出一张卡片,黑金色古老的花纹,在阳光下泛着华丽的色泽。
    警卫员一看,尊敬的给他敬了个礼,仔细揣摩了一会金亚斯的照片,他平时也是在这时上岗,对于每天走过的人,多少都有点印象。
    他指了指一个方向,沉琨说了声“谢谢。”
    沉琨一路问下去,顺着警卫员的指引,不断往里走。越往里走,路边的花越来越杂乱无章,从精心修剪的花枝到稀稀散散的野花野草。
    经过一片荒废的建筑荒地,路途比沉琨想的还要远。
    天色渐暗,有人开着自行车经过,沉琨也没报多大希望,拦下他随口问了一句。“您好,请问您认知这个人吗?”
    白发老舍带上眼镜,端起手机一看,“哦,麦斯韦家的孩子。”
    沉琨眼神一亮,“对,您知道他住哪吗?”
    白发老者指着前方的路说,“就在前面,顺着这条路右拐,看到有灯火的地方,最右边的那一排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谢谢。”
    沉琨顺着白发老者指示的方向,道路的尽头,沉琨呆住了。
    连篇低矮的房屋,微弱的灯光从屋子里的每一条缝隙里头出来,泥泞的泥地尽头依旧泥泞。密集的房屋紧紧的挨在一起,矮矮的屋檐下人们如同蚂蚁一般走动,隐隐约约能看到人们活动的轨迹。
    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麦斯韦家的孩子,金亚斯,一众官二世,富二代的小头头,竟然居住在平民窟。
    ……………………
    有木有珠珠啊,送两颗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