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 > 窥觑(母子乱伦) > “哟,又见面了。”男人阴沉着脸。

“哟,又见面了。”男人阴沉着脸。

    沉揽月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带着墨镜,提着Gucci的星空包,一身红衣,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完全不像一个病患。
    沉琨手里拿着病历本,一张张的检查资料,跟在她身后,一边在整理资料,一边还要注意不能与母亲拉开太远的距离。
    “真是的,医院就是麻烦,我人都好的差不多了,我真不知道这样的检查有什么意义。”沉揽月嘴里源源不断吐槽对医院的不满。
    “谨慎一点比较好……”沉琨在后面安抚道。
    “谨慎?这是小题大做!”来到科室门口,前面还有两个人,沉揽月坐在门外的沙发上等待。
    “我真奇了怪了,这私人医院不是人少吗?什么鬼?”
    沉琨给母亲提个建议,“妈妈,我去给你买瓶饮料?”
    “要冰的。”沉揽月环臂抱胸。夏天到了最严热的时候,英国的夏天气温也就二十几度,沉揽月受不得热,这才走了几步路,就感觉闷热的不行。
    沉琨去寻找自动贩卖机,沉揽月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沉琨在医院四处寻找,寻找自动贩卖机的身影,在走廊的一个拐角的角落,他看到自动贩卖机。
    一旁就是消防通道,他看了看贩卖机里面的饮料种类,点了两杯冰美式。他准备好零钱投进贩卖机。
    等待贩卖机出饮料过程中,一旁的消防通道里响起交流讨论的声音,声音细细碎碎,说什么没听清,不太真实的感觉。
    秉承着不多管闲事的原则,沉琨下意识的屏蔽掉消防通道的声音,安静的呆在贩卖机前。
    贩卖机轰隆隆响了一阵,两杯冰美式被推出,取出台放的有点矮,沉琨弯腰去拿饮料。
    这时候,消防通道楼梯的们突然打开了,沉琨抬头,眼前的人让他瞳孔一缩!
    尽管这人戴着鸭舌帽,口罩,整个人包的严严实实,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他记忆犹深。
    是他,那个巷子里与杨主任做交易的男人,沉琨屏住呼吸,空气滞停,他的动作无线放慢,沉琨大脑在这一瞬间飞快旋转。
    男人看到他也是一愣,很明显也是认出他。沉琨双手拿着杯子,缓缓起身,身子紧绷到了极致,抬起头与他对视。
    气氛紧绷到极致,沉琨不敢轻举乱动,眼神打量四周的环境,记得来的时候走廊一旁有一个房间,门是虚掩着的。
    他心中有了计谋,只要那个男人一动,他就跑过拐角,躲进一旁的房间里。他不知道,这一次,这个男人会不会放过他。
    凡胎血躯,两条腿,肯定是跑不过他手里的子弹,只能躲了!
    “哟,又见面了。”男人阴沉着脸,嘶哑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沉琨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出声。
    “这一次,可没有杨狗保护你了。”男人冷笑一声,举起手中的枪…
    沉琨连忙转身就跑,按照心里的计划,跑进房间里,锁好门,就在他心里刚送下一口气时……
    一只手搭在沉琨肩膀上,沉琨心一跳,条件反射的拉住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狠狠往前一拉,身后的人失了平衡,他一个过肩摔,他将身后的人猛地摔在地板上,双手按着那人的肩。
    “喂,你干嘛!”
    熟悉的声音,沉琨一看,是金亚斯,他皱了皱眉,问,“你怎么在这?”
    “拜托,我可没有跟踪你的,我来这当义工。”金亚斯指了指身上的这一身制服。
    “你这时候别给我搞乱!”沉琨低声对他警告。
    “谁给你捣乱的,我是来帮你的!”说着,金亚斯就把沉琨推到一旁,两人连人带滚的多到墙角。
    “咻”的一声,一颗子弹穿过门,在接近门锁的地方留下一个空洞,直直打在他们刚刚停留的位置。
    “fack,这种人你也敢招惹。”金亚斯骂了个娘,低声咒骂了一句。
    “走,从窗户走,爬到楼上,那里人多,他不敢乱来。”金亚斯指着那边的窗口,低语道。
    沉琨点点头,双人猫着腰,窗是上锁的,金亚斯有钥匙,他打开窗。沉琨看了眼楼下,是一片茂绿的草坪。
    金亚斯爬到护栏上,说,“快点,那门顶不了多少颗子弹的。”
    沉琨回头看了一眼,门板上又多出两颗子弹孔,幸亏这门是医院存储资料的防盗密码门,不然早破防了。
    “把你那破咖啡扔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喝咖啡!”金亚斯看到他手里还拿着咖啡,心里就气就不打一处来。
    沉琨手里端着一杯咖啡,还有一杯刚才撒了,“不碍事。”
    说着,他也爬上栏杆,咬住咖啡杯边缘,将杯子衔在嘴里,双手顺着栏杆往楼上爬。
    铝制的栏杆表面光滑,在太阳的照射下有些烫手,每一个着力点都相隔甚远,攀爬起来真有点难度。
    楼上有个露天阳台,他们轻松的爬到阳台上,沉琨将要在嘴里的咖啡杯拿下。
    “牛啊,兄弟,还没发现你体格这么好呢。”金亚斯锤了锤沉琨的肩膀,“走吧,省的人有追上来。”
    “他不会追上来。”沉琨说到。他本意就不是来杀他的,自然不会将事情闹大。
    两人走进房间,走到走廊上,还别说,跟刚刚空旷的走廊相比,这还真是热闹了不少。
    走廊上叁叁两两的人,坐在办公室门口。金亚斯问道,“你怎么找惹上这些人的?”
    “他们在楼道里做交易,被我撞见了。”沉琨简单的解释。
    “哼,你还真是不幸,不过你也挺聪明,幸好跑得快,我跟你讲,这种事一见就跑,别硬刚,毕竟人家手里都有真家伙,啥气人来都不眨眼的。哼,这种事情我见多了,我跟你讲……”金亚斯拿出他大哥大的气范,一脸你是我小弟我才告诉你的欠扁表情。
    沉琨淡淡扫了他一眼,“里面有个医生好像在招呼你进去。”
    “啊?哪个?”金亚斯扭头到处观察。
    “好像是肛肠室,应该是叫你进去打扫卫生吧。”沉琨假装仔细思考了一会。
    “行行,我马上去。”他从走廊上随手拿起一把扫把,刚想进办公室,想到了什么,又转身低声对沉琨说:“我来这干义工这件事,不许在学校里说。”暗含这浓浓的威胁,“知道没。”
    “……”
    “知不知道!”他又重复一遍恶狠狠的瞪着他。
    “……嗯”无聊。
    沉琨回到检查室门口时,沉揽月已经检查完了,坐在沙发上收拾东西,应该是刚检查完不久。
    她看到沉琨的身影,骂道:“你怎么回事,买杯饮料这么久!”
    “抱歉,妈妈。”沉琨将冰美式递过去,沉揽月接过,喝了一口,说,“难喝死了。”
    沉琨沉默,速溶的,肯定难喝。沉琨很自觉的接手过资料,帮母亲整理沙发上资料。
    虽然嘴里在骂着,手上还是拿着咖啡,“算了,凑合吧。”
    ………………
    珍珠珍珠快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