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 > 窥觑(母子乱伦) > 母亲的双乳竟是如此的柔软

母亲的双乳竟是如此的柔软

    沉琨走在回家的路上,手上提着一袋超市卖的新鲜食材,最近这两天阿姨请事假回家了,沉揽月嘴挑,吃不惯护工做出来的饭菜,做菜这种事情自然而然的轮到沉琨身上。
    回到家的时候,刚开进门,却听到了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还混着母亲一道道欢愉的笑声。
    “呀,沉琨回来了。”沉揽月亲切的根沉琨打招呼。
    经过几十天沉琨的精心照顾,沉揽月对于自己儿子的态度缓和了不少,也上心了些。
    “母亲……这位……”沉琨看着出现在自己家客厅的金亚斯表示非常震惊,还蕴含着毫不掩饰的厌恶与排斥。
    “哦,这个是金亚斯,他说是你的同学。”沉揽月心情极好的说到。
    金亚斯一来进到客厅,就非常热切的与沉揽月打招呼,沉揽月看在自己儿子的份上,本来是打算意思意思招呼一下,几分钟就上楼看电影。
    金亚斯凭借自己的花言巧语,说着一个又一个校园故事,凭借自己生动形象的描述,倒是将无趣了许久的沉揽月带来了点乐趣,也乐意给他捧捧场。
    “母亲,我……”沉琨话还没说完,就被金亚斯给打断,“姐姐,你不知道啊,在学校里,我跟沉琨可是扛把子啊!学校都在传我们俩的传奇故事,您想听听不。”
    “嗯?”沉揽月示意他接着讲下去。
    金亚斯嘴就跟窗外的夏蝉似的停不下来,编故事变得那是一个精彩,硬生生的将自己营造成了一个救赎他人,英勇仗义的好人,一副沉琨根本就离不开他的样子。
    沉琨看着母亲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金亚斯给吸引过去了,只好无奈的来到厨房,准备果盘。
    沉琨越想越气愤,金亚斯竟然没经过他同意就来到他家!关键是母亲好像还蛮喜欢他的!凭什么!
    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恼火,一气之下手中失了力道,将一整颗草莓都给按碎了,红演的草莓汁从他指间迸发出来,滴在灰色的瓷砖上。
    沉琨反应过来,将手洗干净,重新拿来一个新草莓,去掉草蒂。
    沉琨将果盘放到茶几上,沉揽月招呼着金亚斯,金亚斯摇了摇头,十分客气。
    金亚斯虽然在激情的讲着话,配上双手夸张的动作,但并拢的双腿,正襟危坐的坐姿出卖了他此时的紧张。
    沉琨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母亲的腰刚解开腰围外,还不能太大幅度的扭动,坐在沙发里,整个人都要陷进柔软的沙发,从侧面看去,只能看到若隐若现的身体曲线,胸前凸起的柔软是沉琨视觉上最突出最完整的部位。
    柔软的凸起随着身体主人的呼吸上下移动,母亲穿着白色的家居服,披层外套表示对客人的尊重。胸前的双乳似两只白兔,调皮的在红色的草丛中跳跃。
    红白的视觉冲击,不由得让人想起它那绝妙的触感,比腰部更细腻,更柔软,更引人犯罪…
    前几天晚上,趁着母亲睡着,过于宽大的衣领根本挡不住脱离束缚禁锢的双乳,半只都跳出了衣领,暴露在空气中。
    正在按摩的沉琨看呆了眼,他咽了咽口水,手中的动作慢了下来,直到沉揽月不满的嗯哼了两声,沉琨才回复原来的力道。沉琨抬头看了眼母亲紧闭着的双眼,实现往下移,再没离开过她胸前雪白的肌肤。
    他指腹摩挲要见的皮肤,在想两处之间会不会是一样柔软的触感。
    沉琨神使鬼差的抬起手,颤抖着将手虚罩在母亲胸前,觉得似乎是一只手刚好能握住。
    他慢慢的将手往下移,目光在母亲紧闭着的眼睛与胸前的双乳间来回流转,是忐忑,紧张,是害怕母亲醒来发现的恐惧,更多的是能触碰到梦中的天堂的激动与兴奋。
    当手完全附上母亲的双乳时,他第一个想法竟然是狠狠地揉搓它。母亲的乳比他想象中要大,一只手都握不过来。
    柔软似梦中白兔的毛,风拂动的草,软绵绵似云中似梦非实的触感。掌心与双乳相交的地方热的发烫,烫意直击腹部,再蔓延至全身,让他全身发麻,浑身酥软。
    沉琨整个人定住一般,他明明能更过分,能揉捏享受胸前的柔软,内心的恶魔在叫嚣,鼓动着他再用力点,反正母亲在睡觉,她不知道的。理智告诉他,要收手了,母亲会醒过来的。
    他口干舌燥,他好想捧着母亲的乳,就像壁画上天主教徒双手捧着上帝赏赐的圣水,带着诚恳的虔诚,一口一口饮下让人走向幸福的天堂。
    他忍不住回想起,小时候这双乳是否也会为弱小的他给予养分的乳汁,婴儿般的他抱着母亲的乳吸吮的津津有味。
    小时候行,为什么现在不行?
    沉琨慢慢的低下头,眼里时沉沦的疯狂,就在沉琨的嘴即将碰到母亲的乳时,母亲突然动了一下,似乎想翻身。
    沉琨这才反应过来,触电似的收回了手,慌张的抬眼看母亲,母亲依旧在睡眠中,不只是梦里的什么惊扰了母亲。
    沉琨没敢再待下去,匆匆收拾一下,挺着坚硬的下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用自己仍留有母亲余温的手,对自己开启荒唐而又愉悦的时刻。
    时间回到现在,还在发愣的沉琨被母亲的一声“要不留下来吃饭吧。”给惊醒。
    沉琨立刻跳出来拒绝,“妈妈!”
    沉揽月疑惑的看想他,对他这副反应极大的反应表达出不满,“干什么?!”
    他硬着头皮,说到,“金亚斯还有事情要忙,可能没时间了。”
    他一点都不想别人来分享他做给母亲的晚餐。
    说着,就把金亚斯拉起来,急忙推向门口,金亚斯急忙辩解道,“没,我时间很……”
    想说出口的话被沉琨一把捂住,沉揽月吃着果里的草莓,“这样啊,那有点可惜了。”
    沉琨将他赶出门外,冷漠的对他说,“你越界了!”
    金亚斯愣了愣,没想到他这么计较,随即也不服输的对他说,“切,跟个秘密一样守着,至于么。”他不是不带自己来见他母亲么,自己来了,那跟他有个毛关系。
    金亚斯丝毫没有任何愧疚,对于他来说,别人不肯给他的,那他凭自己努力得来的,就和别人没什么关系。
    沉琨瞪了他两眼,转身关门,犹豫了片刻,对母亲说,“妈妈,我不认识他。”
    “沉琨,多交点朋友,这不算是件坏事。”沉揽月对他说。对于自己这个寡言木讷的儿子,她是真想敲他两个瓜子,去学校,不光是要学习,更是要利用里面的人脉资源。
    ………………
    沉揽月:想不想我快点好起来了!快把你们的猪都拿出来!
    沉琨:想不想快点出上肉了?还不赶紧放两头猪逼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