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 > 窥觑(母子乱伦) > 想着母亲的样子自慰
    护士将沉揽月的衣服撩起来,边上放了一个小冰箱,护士嘱咐了两句注意事项就走了。
    沉琨看到母亲裸露出的肌肤不过短短一会,嫩白的肌肤就已经变得暗红一片,暗红色将半个腰部都覆盖。
    沉琨拿着冰袋,刚刚一放到母亲身上,沉揽月就反弹性的退缩一下,沉琨连忙抬起手,观察一下母亲,母亲还在昏迷中。
    他深吸一口气,将冰袋重新放下去,轻轻按压打圈旋转。一项简单的工作,他却做得极其细致,细心到害怕她敷太久冻伤,每隔五六圈就抬起来一会,给皮肤升升温。毛巾擦掉融化在皮肤上的水雾,免得冰水弄湿她。
    每隔大概半个小时,护士过来看一下,每一次看到都是满口的夸赞。
    暗红色的扩散范围减缓,颜色减轻了不少,护士姐姐过来说,“你姐姐这摔的有点厉害,扭伤的挺严重,还得再敷一个小时哈。”
    沉琨这才想起来抬头看看钟,已经晚上11点了,时间确实有点晚了。
    一个小时后,护士宣布休息一会,沉琨将冰袋放回小冰箱,里面放了五六个用过的冰袋,软趴趴的躺在冰箱里。
    他握了握已经快冻僵的手,活动活动筋骨,将母亲的衣摆拉下,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看着母亲。
    直到肚子“咕咕”的想了几声,他才想起好像连晚饭都没吃,母亲也是。担心母亲醒来会饿,他又连忙跑下楼,买点热食。
    这附近大多都是西餐商场,这时候想找一些中餐小店反倒成了件困难的事。
    等他带回食物走进房间时,母亲已经醒了,反着手轻轻触碰后腰那一片伤,又颤抖着收回手。她皱着眉,似乎对当前的状况极其不满,心情极其不好锤了两下枕头。
    沉琨看在眼里,竟觉得一贯不耐表情的母亲此时竟有些的可爱。
    “妈妈,我带了粥,吃点粥吧。”
    “滚开!”沉揽月听到沉坤的声音,没来由的烦躁更加上升一番,她扔了一枕头过去,受视觉的限制加上伤势严重,没扔到沉琨身上,扔到了他前面的地板上。
    “还不赶紧拿过来!”沉揽月心情烦躁的很。
    沉琨将粥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打开盖子,浓郁的米香混着香油的气味,充满了整个病房。
    他将枕头捡起来,放在一旁的沙发上。
    沉揽月艰难的移动着身体,腰部的伤势让她只能趴着或者侧躺。
    沉琨走过来,忐忑的说到,“妈妈,需要我来帮你吗?”
    “那还站在那废话什么!”沉揽月对于这个木讷寡言的儿子真是不满到了极致。
    沉琨将一个枕头垫在母亲后背,方便她躺着,端起粥,试探性的给母亲舀了一勺。
    “妈、妈妈,吃粥。”他害怕母亲会将碗一把打翻,大骂他滚远点,警告他离她远点。粥是滚烫的,他将碗放的离床远一些。
    沉揽月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仅仅是这一会,却给沉琨莫大的压力,拿着勺子的手甚至有些颤抖,些许粥落回碗里。他不知道一向不喜欢他的母亲,会不会接受他……
    “拿过来点!你这样让我怎么吃!”沉揽月瞪了他一眼,真的怀疑花那么多钱送他去贵族学校到底有没有意义。
    “……哦、哦!”沉琨反应过来,脸上顿时扬起灿烂的笑容,璀璨得能照亮整个宇宙。他重新舀了一勺,送到母亲嘴边,沉揽月张嘴吃下。
    整个过程,沉琨感觉整颗心都是飘飘欲仙,似梦非幻。
    母亲躺在床上,一口一口的吃下他喂的州,就好比宇宙中耀眼的太阳,不可一世,用灼热的火焰逼退众人,火焰依然在,现在却收敛了逼人的滚烫高温,光芒不再灼热,温暖如春。
    沉琨从病房出来时,手里拿着半碗粥,楞楞的站在门口,半天都回不过神。
    护士看到一个高高的身影站在门口,还以为是什么不歹之人,走近一看,原来是那个照顾母亲的男生,正站在门口,嘴角还挂着痴痴的笑意。
    “喂喂,回神了。”
    护士姐姐一向欣赏帅哥,尤其是这种皮肤白,五官深邃俊美,却有一种东方少年独特的不屈不挠的包容感,偏偏又是清冷高傲的那一类。
    她想到里边住着的也是一个美丽的东方女人,不禁的感慨基因择优遗传的力量。
    沉琨终于舍得低眼看她一眼,仅仅就是这一眼,看的她内心小鹿一下子发飙了似的就撞在心房上,她捂嘴咳了两声。
    “照看房在隔壁,你姐姐应该还要在住两叁天,你准备准备点这几天的日常用品。”
    “那是我妈妈。”沉琨说完,就走到隔壁的看护房。
    留着护士一个人在走廊里发愣,妈、妈妈?!
    沉琨坐在看护房的沙发上,顺着原来的勺子,将剩下的那半碗粥吃掉,母亲的唾液变成摄人心魂的利器,他平静的吃着,讲完放到一旁,双腿中间巨物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他隔着裤子,重重的揉了两下,如同隔靴搔痒,反而更让他欲罢不能。
    他将性器从裤裆里放出来出来,粉紫色的巨物带着雏子般的干净纯洁,却又挺直涨大的色情。
    浴室里里洁白的酮体,嫩滑的肌肤,纤细的脖颈,母亲温热的呼吸,低低喘着气……无一不在勾引他
    他握紧手中的性器,脑海里想着母亲的样子,一眸一笑,躺在床上时并拢的双腿,中间的秘境……
    仿佛抓着性器的手变得柔软娇嫩,那是母亲的手,母亲细滑的肌肤包裹住他粗长的性器,上下揉动。一阵风吹过,是母亲吐出来的热气,扫过龟头,进入马眼,极尽挑拨他的敏感。
    手中的性器越来越硬,小腹愈发紧绷,终于在一阵微风的吹拂中到达了顶端,放松了下来,精口大开,浓稠的白色液体占满沉坤的掌心。
    他捻了捻粘稠的液体,嫌恶的跑到卫生间把手搓洗干净。
    白色液体洗掉了,母亲的身体却牢牢的刻在他脑中。
    …………
    猪猪,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