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 > 窥觑(母子乱伦) > 他手痛,心更痛。
    沉琨回到家的时候,沉揽月已经躺在沙发上,窗户关的严实,整个别墅都是一片阴暗。
    占满整个墙的幕布上,放着恐怖片,整栋别墅萦绕着恐怖片里女主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妈妈,我回来了。”沉琨上楼,没敢凑过去,担心再一次把母亲惹生气。
    与杰姆森教授谈完话之后,母亲的脸就非常臭,
    “等等,切两个水果放桌上。”沉揽月叫住他,菲佣也是走的利落,今天早上做完早餐就打包好行李走了。新的菲佣还没有找到,一向习惯人伺候的沉揽月只能使唤沉琨了。
    沉琨愣了愣,他还以为母亲会像以前那样不理他,马上屁颠屁颠的跑进厨房,打开冰箱。
    沉琨将摆放得精美的的果盘放到茶几上,偷偷瞄一眼母亲,母亲侧躺在贵妃椅上,一件布料柔软的睡衣披在身上,紧紧的贴合母亲身体的曲线。
    纤细的腰,丰润的臀,纤细的双腿随意搭在柔软的贵妃椅上,婀娜多姿的曲线一览无遗。
    母亲一直都是美的,他一直都知道。
    原本的偷瞄放大了胆子,如同看到眼前摆着丰盛的肉,瘦弱小狼却没有勇气向前一步,仅仅只是看着,看着其他狼任其撕咬分时,小狼也不敢往前一步,眼里的贪念却是愈演愈烈。
    她戴着蒸汽眼罩,枕着颈部按摩仪,按摩仪生硬的力道让她感觉不适,微微皱眉。
    “妈妈,水果切好了。”沉琨咽了咽口水,开口说道。
    “嗯。”沉揽月懒懒的应了声。
    拿起水果叉随意的挑了一个车厘子,放进嘴里。
    沉琨低下头,回到厨房,菲佣没了,估计妈妈会想着去外面饭店吃……
    他看着冰箱充裕的蔬菜,水果现在倒是不剩什么,垃圾桶里尽是水果残骸,沉琨为了让母亲吃好喝好,全都都用水果最精华的中心,稍微旁边点的,全都给扔到来垃圾桶里。
    沉揽月迷迷糊糊睡醒的时候,沉琨已经将最后一盘菜端上了桌。
    见到她睡醒了,沉琨如同兔子发现吃食一般,眼睛一亮,“妈妈,吃饭了。”
    沉揽月走到桌前看了一眼,看了一眼菜盘,满盘子都是葱花,她微微嫌弃的皱起眉,还有若隐若无的生姜味,她微微捂住鼻子“我出去吃。”
    沉琨解下围裙的手一僵,全身因为母亲说的这句话浑身冰冷,仿佛跌落进冰窟里,他甚至不敢转头,低着头小声回应道,“好的,妈妈。”声音是说不出的僵硬。
    沉揽月回房间,随意换了件衣服,披了件外套,准备走出门,正在换鞋的时候,她感觉衣角背轻轻拽了一下,她回头。
    沉琨小心翼翼的拽着她的衣角,眼底是说不尽的委屈,还有一丝不甘埋藏在心里,“妈妈,我又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不吃他做的饭?
    沉揽月将衣角抽出来,“下次别做菜了。”沉揽月走出别墅,走到车库。
    别墅重回寂静,头上的吊灯在沉琨脸下照下一片阴影,他回到餐桌前,桌上放着丰盛的五菜一汤,那是他花费了两个小时的成果。
    为了保证每一道菜保持刚出炉的口感,每一道菜做好,都讲他们放入蒸炉里保温。
    沉琨从厨房打了一碗饭出来,也给主位放了一碗饭,默默的埋头吃起来,右手生疏的拿着筷子,每一块肉他都切成大小均匀的肉丁,他尝试着夹起其中的一块肉,筷子不断摩擦着手上的水泡,每动一下都是不尽的痛楚。
    夹了好几次,都没能夹起来,沉琨将筷子抓紧,狠狠将筷子一扔,木条与瓷器碰撞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尤其刺耳。
    他猛的将所有的菜挥翻,瓷砖接二连叁的跌落在地板上,完整的盘子碎成了碎片。
    手痛,心更痛……
    他看着自己的手,他迷茫有无措的看着自己的手。靠着桌角,无助的蹲在地上,将头埋在膝盖里,无声地哭起来。
    沉揽月随意找了家日料店,老板是个幽默乐观的老头,白发苍苍。沉揽月看着他一头的白发,联想到杰姆森教授,烦闷的喝了口清酒。
    日料店的名酒度数低,不怎么醉人。
    日料店挺讲究,前餐,正餐,饭后甜点一次递上,小店里没多少人,日料店老板只为这一两个人服务,还能闲暇的与客人交流。
    “这位夫人,日料需要用心品尝,叁心二意反而会让寿司的味道被淡化,无法品出最美的口感。”寿司老板递上来一块鱼子酱寿司。
    她冷笑了一声,“您还真是神通广大,连食客想什么都要干预。”
    “没有没有,您能光临本店,是我的荣幸。”白发老头笑了笑。
    饭后的最有一份甜点是米酒糯米丸,老头说了一句,“您之所以烦呢,是因为心思歪了,您把这心思捋直了,这事情啊,就顺了。”
    “你多管闲事了。”沉揽月吃完最后一口,转身走出店,黑夜的冷风吹的她一个醒神。
    回到家时,整栋别墅的灯都关了,明亮的别墅黑了,独留门关处一盏灯,等着她归来。
    沉揽月看到餐桌上的菜盘已经收起来了,恢复了以往的整洁。她收回目光,往楼上走去。
    沙发后,沉琨坐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目光空洞,小声喊了声“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