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 > 窥觑(母子乱伦) > 以泥土的姿态,去疯狂的品味她的美好。

以泥土的姿态,去疯狂的品味她的美好。

    沉揽月与威廉的恋情如火如荼地展开,她大多数时间都在外面跟新晋男友谈恋爱,两人最初的一个月热烈的如同初恋的新人,巴不得时时刻刻粘在一起。
    沉琨回到家的时候,很意外的看到了沉揽月在家,躺在客厅的贵妃椅上,最新的3D投影屏上播着许多年前的恐怖电影。
    沉琨向母亲问了声好,沉揽月敷着面膜,没搭理他,桌前的小樱桃被吃下了半盘,残骸零零散散的落在米白色的大理石桌面上。
    沉琨沉寂的内心因为见到母亲雀跃起来,上楼放好书包,欢悦的跑下楼,从冰箱里拿出各式各样的水果,整理好放到茶几距离母亲最近的地方  。
    沉琨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悄悄抬眼看了眼母亲,见母亲拿着手机正在回复信息,压根没注意到他,随即沉琨又看了眼正在播放的恐怖片,因为电影出版时间早,现在在看来,画质对比现在的影片那是不能比,画面有点模糊不清。
    菲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沉琨走过去帮忙,“我来吧。”示意菲佣可以退场了。
    菲佣在一旁帮助小主人处理食材,沉琨一边做着菜,时不时还回头看一眼沉揽月,一想到她将会吃到自己做的饭菜,心里升起一种暗喜。
    就算跟母亲交往又怎样,跟母亲朝夕相处的人还是他。
    饭菜摆上桌,五菜一汤,传统的中国料理,比平时丰盛的许多。
    沉琨对中国料理没什么感觉,甚至是心底有些摒弃。高温烘煮使得蔬菜里的有机质溶解,过多的调料使得食物失去了最原始的味道。营养比不上蔬菜沙拉,味道比不上叁文鱼鱼生。
    但沉揽月喜欢。
    沉揽月此时已经不在客厅,他猜想她应该是回房间里去了,他走上二楼,敲了敲她的房门,“妈妈,开饭了。”
    明明只是等待了一会的时间,沉琨就有些焦虑惶恐,直到母亲懒洋洋的声音传来,“知道了。”
    沉坤下了楼,坐在餐桌前,母亲没上桌,他也没动筷,等了没到十分钟,楼上没动静,他迫不及待的上楼又敲了敲门,“妈妈?”
    “等一会!”里面传来一声不耐的声音,表示着对他催促的厌烦。
    沉琨不敢再多说什么,放轻脚步下楼,安静的等待母亲的上桌。
    又过了十几分钟,沉揽月才懒洋洋的下楼,身上带着沐浴过后的湿气,沐浴露混着她的体香,挥发到了极致。
    沉琨暗暗深吸了几口气,醉的让他脸红。
    碗筷沉琨已经准备好放在桌上,里面放着大半碗米饭,颗颗晶莹剔透,粒粒分明。
    沉坤知道,母亲是不会吃完碗里的饭的。
    沉揽月拿起放在一旁的空碗,舀起一勺汤,腌笃鲜被菲佣炖了许久,汤汁浓稠,肉块软烂。
    沉揽月尝了一口,酸咸味充满口腔,由于往里面放盐了,整个汤显得有点咸。腌笃鲜不能加盐,用鲜肉和咸肉熬制,咸肉的咸在炖煮中自然熬出来,再加上辅料鲜笋的酸,混在一起,是她喜欢的味道。
    错误的做法,过咸的口感,满满都是不合格,她皱了皱眉,喊来菲佣,“这道菜,上一任没教过你是么?”
    “这……”妇女黑色的脸庞不知所措。
    “算了,下个月,拿着钱走吧。”沉揽月挥挥手,也不再为难她。
    她转向另一个菜盘,没有汤的滋润,整个体验感都干涩了许多,沉揽月随意吃了几口饭,尝了几道菜,就没了兴致。
    这时,沉琨开口问道,“妈妈,明天就是家长会了,你……”有时间吗?
    沉琨没敢开口问,妈妈总是有很多时间干很多事,却从不把时间分一点给他。
    想到明天预约的美甲美容spa,之后还有和情人的约会,她拒绝道,“不去  没时间。”
    沉琨的眼光划过一丝暗淡,对母亲说,“嗯,知道了妈妈。”
    她裹着浴袍正要上楼,电话声响起,里面传来她情人的声音,“亲爱的,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你。”
    “你打扰的还少么?”沉揽月嘴角勾起。
    “抱歉,亲爱的,明天的约会要取消了。”里面情人语气愧疚。
    “能告诉我什么原因么?”她嘴角笑意消失,语气带着讥讽。
    “明天我父亲给我安排了一项活动,挺重要的,你知道的,父亲一直都不重视我……”
    “好了,我知道了。”沉揽月挂断电话,对于解释过失原因这一项流程,她一向都没什么耐性去听。
    她回头对沉琨说到,“托他的福,你明天的家长会有人去了。”
    说完,手一松,黑色的手机从二楼跌落,摔在一楼的灰色大理石地板上,没碎,收到惯性,手机反弹,再一下啪的一声跌在地板上,最新款的手机碎屏开裂,里面电池液流出。
    沉琨抬头,母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廊道上,他眼底是难以抑制的喜悦。
    母亲的情人,必须是完美的,完美到无可挑剔,完美到符合母亲的每一项标准。但是,没有人是完美的,所以,每个人在母亲身边都呆不久。
    只有他,才是一直陪在母亲身边的人,只有他,才可以……
    他端起母亲吃剩的饭碗,里面没动几口,但一想到母亲的红唇曾经与饭粒摩擦,筷子在母亲嘴里进进出出……
    他转动洁白的瓷碗,看到了碗壁上残留的唇印,仿佛还带着她的清香。
    他抬起手,他的唇与她的唇印重合,用着她用过的筷子,吃着她吃过的米饭,吞下她残留的唾液……
    以卑微到泥土的姿态,去疯狂的品味她残留的美好。